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805节 圆石仪式
    安格尔睁开眼,从梦之旷野回到了现实。

    他这次在梦之旷野里待了不到一刻钟,确认了里昂无恙,便匆匆的回到现实。原因则是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从门外响起。

    安格尔伸出手指轻点虚空,数米外的房门便自动打开,露出了一个佝偻的人影。

    站在门口的正是阿娜达。

    虽然门被打开了,但阿娜达却有些犹豫该不该踏进屋内,直到“请进”一声传出,阿娜达才低着头,步履蹒跚的走了进来。

    阿娜达手里端着一个餐盘,内里装着精致的秘银茶壶和配套的矮杯,以及一盘翠绿甜点。

    “大人,这是夜魔红茶,还有冷式茶点。”阿娜达有些拘谨的将餐盘放在安格尔面前。

    安格尔:“这是兹斯莱德叫你送来的?”

    阿娜达摇摇头:“不是的,大人,这是我……”阿娜达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支吾了好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安格尔轻轻一笑:“所以,这是你准备的饭后甜点……唔,味道还不错。”

    安格尔的平和,让阿娜达紧张的心情,慢慢的放松了些,她点点头:“是的,这是我准备的点心。我很感谢……”

    “很感谢大人当初告诉我,凛夜药剂的事,让我不至于绝望。”

    她准备这盘饭后点心,也是因为报答当初安格尔点拨的恩情。

    安格尔:“所以,你从兹斯莱德那里换到了凛夜药剂,然后交付了自己的青春?”

    “是的。”阿娜达点点头。

    “值得吗?”安格尔的指腹轻轻点着玻璃桌面,眼睛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位华发苍苍的旧识。

    “值得。”阿娜达毫不犹豫的道:“当我知道这世界上有巫师存在时,我就突然觉得,我所在的环境、我的生活,全都那么的平凡,就像是笼罩着一层怎么也拨不开的迷雾。我想要去迷雾之上,看看到底会有怎样的风景。”

    “我知道,只有自己成为了巫师,才有资格看清这个世界。”

    阿娜达一开始说话还有些结巴,但或许是安格尔给予的轻松氛围,让她的声音慢慢开始流畅起来。

    “不过我没有天赋,我以为我一辈子会囿于泥潭,直到大人告诉我,我还有希望。只要能找到凛夜药剂,我还是能踏入这片我向往的领域。”

    这才激励了阿娜达,让她不愿放弃,从夜魔城离开,在荒原游荡寻找机会。最终,疲惫的阿娜达找到了兹斯莱德的古董店。

    或许是她的执着,让命运指引着她来到古董店;又或者是古董店在呼唤着她,让她跌跌撞撞的找到了归宿。

    她最终成功的成为了超凡者,哪怕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安格尔:“你现在已经踏出了这一步,你看到了你所希望看到的风景了吗?”

    “看到了一点。”阿娜达轻轻低下头:“但,我还想要看更多。”

    安格尔笑了笑,抿了一口茶,将餐盘里最后一口点头吃下后道:“那祝福你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阿娜达深深的鞠了一躬,端上空了的餐盘,准备退下。

    不过在走到房门的时候,阿娜达又转过头,有些犹豫的轻声问道:“大人,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安格尔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惠比顿他……是不是还住在幻魔岛?”

    “是的。”

    阿娜达想了想:“我有些东西想要给惠比顿,请问有什么办法,能送达到他那儿吗?”

    安格尔:“我记得之前兹斯莱德给我说过,惠比顿经常会来这里。”

    阿娜达低下头,苦笑一声:“我……我不想用这副面孔,见他。”

    安格尔看着阿娜达,从之前的对话中,他能感觉到阿娜达对超凡之路的浓烈追求。他以为,阿娜达是真的不在乎这副皮囊,但现在看起来,也不是完全的不在乎。

    安格尔想了想:“我相信惠比顿应该不会在意你变成什么样。”

    阿娜达沉默了许久,才道:“可是,我在乎。”她希望在惠比顿的记忆里,依旧是过去那般鲜活的样子,而不是如今这副垂老的模样。

    安格尔没有去尝试了解阿娜达此时内心复杂的心思,他想了想道:“幻魔岛并不欢迎外人,不过你如果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你转交给惠比顿。”

    阿娜达:“我相信大人。”

    很快,阿娜达就从自己的包裹里,取出了她要转交给惠比顿的物品。

    安格尔以为阿娜达会给惠比顿一个富有纪念意义的东西,譬如她的随身之物,又或者某种赋予了精神价值的物品。

    然而,阿娜达最终拿出来的是几块石头。

    这些石头上有红色的字符,隐隐能闻到一股血腥味。

    在安格尔看来,这些石头都只是普通的石头,但当那些红色字符出现在上面时,却让安格尔产生一种奇怪违和感。

    似乎并不是凡物的样子?

    安格尔仔细看了一下,石头上绘制的红色字符,并不是他所认识的文字,也不是魔纹,倒是有些像……大意志脉络的线条。

    安格尔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是贡物?”

    阿娜达点点头:“是的。”

    所谓贡物,其实是仪式学的一类承担媒介。

    安格尔对仪式学了解很少,因为仪式学并不在南域盛行,虽然没有像铭文学那般被极端教派围追堵截,但南域懂仪式学的依旧是很少,甚至可以说屈指可数。

    安格尔只知道,仪式学有不逊色于炼金学的庞大体系。

    眼前这个石头贡物,还有血腥味,说明它成型的时间不久。安格尔疑惑的看向阿娜达:“这是你制作的?”

    阿娜达点点头:“是的,这是一个圆石仪式的贡物,只要将它整齐排列在身周,并且消耗四分之一个魔晶,就能激活仪式。它的作用是可以让人凝神,同时细微的集中注意力……”

    惠比顿是一个静不下心的人,这点也是古德管家头疼的地方。阿娜达送的贡物,就是针对惠比顿爱分心的缺点。

    “你懂仪式学?”安格尔好奇问道。

    阿娜达:“懂一点点皮毛,我目前只学会了圆石仪式,以及一小部分祈食仪式。是店长教给我的。”

    安格尔虽然对仪式学挺有兴趣,不过他并没有再向阿娜达追问,收下石头后,他道:“我会转交给惠比顿的。”

    “大人,可以不要告诉他,这个石头是我送的吗?”阿娜达迟疑了下,又道。

    安格尔深深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询问原因,直接点点头:“可以。”

    “谢谢大人。”阿娜达说完后,向安格尔鞠了一躬,缓缓退了出去。

    安格尔摩挲着手上的石头,嘴角轻轻勾起:这两人倒是有意思,惠比顿送阿娜达魔药,阿娜达给惠比顿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