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七百一十二章 双首狐刀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间过了半年时间。

    这一日深夜,楼船房间内,韩立从花枝空间中一晃而出。

    蟹道人本盘膝而坐,看到韩立出现,立刻站了起来。

    “蟹道友,继续守在这里,如果有人过来,就传讯给我。”韩立对蟹道人说了一声,然后两手一掐诀。

    他身上幽光闪动,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道模糊幽影,朝着外面飞去。

    房间内的禁制自动裂开一道缝隙,幽影从中飞射而出,来到外面。

    此刻外面一片漆黑,楼船外面的走道上镶嵌的几块白色萤石,散发出的白光看起来很是微弱,根本照不亮周围的黑暗。

    走道上没有一个人影,只有船首那里站着那个灰衣男子,操控着楼船飞驰前进。

    在楼船周围笼罩了一层黑色禁制,上面闪动着烟雾状的黑光。

    韩立朝那灰衣男子望了一眼,很快收回视线,看向外面的黑色禁制,目光微闪后,立刻朝着外面飞射而去。

    他所化的幽影碰到黑色禁制的瞬间,猛地扩散开,化为一片若隐若现的幽暗雾气,飞快从黑色禁制上穿梭而出,没有造成任何异动。

    幽暗雾气再次凝聚到一起,化为一道幽影,朝着下方迅疾飞射,很快便飞落到了地面。

    下方是一片辽阔草原,此处还在六月草原中,地面微微有些波浪般的起伏。

    韩立翻手取出那张地图,同时神识立刻全力散发开,很快面色一喜,朝着一个方向飞遁而去。

    小半个时辰后,前方赫然出现一片沼泽地带,到处都是冒着水泡的黑色淤泥,阵阵寒冰的潮风不时从地下冒出,在沼泽上空涌动。

    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灰白色的雾气,散发出一股硫磺般的刺鼻气味。

    “黑色淤泥,灰白雾气,加上这气味,果然没错……”韩立喃喃自语了一句,身形没有丝毫停顿,朝着沼泽深处飞去。

    此处沼泽正是六月草原中的无尽沼泽,苦珞花的生存之地。

    从幽禾城前往黑齿城的路上,恰好从无尽沼泽附近经过,正好过来采摘一些苦珞花。

    一旦开始炼制肃煞丹,没有两三年无法完成,所以韩立先前一直没有开始动手炼丹。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将将遁速提升了几分,很快飞入了无尽沼泽深处。

    此处煞气异常浓郁,空气中更散发出一股极度寒冰的气息。

    韩立慢慢将神识扩散开来,探查着周围的环境,很快眼睛一亮,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几个呼吸后再一处小土堆前落了下来。

    土堆附近赫然生长了三株尺许高的半透明植物,叶片通透纤薄犹如冰晶,内里脉络清晰分布,散发出莹莹光芒,正是苦珞花。

    韩立嘴角一扬,挥手发出一股青光,笼罩住三株苦珞花,正要连根挖起。

    一道黑影骤然从旁边飞射而出,迅疾无比的朝着韩立左脚咬去,速度快的惊人。

    “砰”的一声闷响,韩立脚上浮现出一股青光,一闪化为一面青色光盾,挡住了黑影,并且将其弹射而回。

    随即“嗖”的一声锐啸,一道青色剑光从韩立手中飞射而出,将黑影斩成两截。

    此物却是一条乌黑小蛇,头上长着一个三角状的黑色肉瘤,口中更长满倒刺般的牙齿,看起来很是凶狠,被斩成两截也没有立刻死去,兀自在地上挣扎扭曲。

    韩立没有理会黑蛇,挥手将三株苦珞花连根拔起,收了起来。

    收好三株苦珞花,他没有在此停留,继续朝着前面飞去。

    往前飞了半刻钟左右,他眼睛一亮,再次偏移了方向,很快在一片洼地内停了下来。

    洼地之中,赫然也生长了两株苦珞花。

    他立刻动手,将这两株苦珞花挖出,收了起来,然后继续向前寻找。

    转眼间,大半日的时间过去,天色开始放明。

    韩立从沼泽深处一个数百丈大小的巨大深坑中飞出,面上微露疲倦之色,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找了大半夜,他足足收集到了近百株的苦珞花,收获可谓极大。

    如此多的苦珞花,以后不仅炼丹再也不愁,带回真仙界,这些苦珞花就是一大笔财富。

    虽然这沼泽中的苦珞花还有很多,不过他已经耽搁了大半夜,不能继续寻找下去了。

    韩立长长呼吸了一下,面上倦色稍敛,闭目感应楼船位置所在,然后身形朝着那里电射而去。

    他还没有飞出多远,韩立脑海中忽的“轰”的一声,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一股恶心欲吐的感觉从全身五脏六腑中泛起,直冲脑海,全身气血更是瞬间倒流,直贯心脏而去。

    他面色一变,急忙运功镇压,同时正要探查周围环境,但那股恶心之感却突然尽数消失,气血运行也恢复了正常。

    刚刚经历的一切,好像都是幻觉一般。

    韩立面上一怔,身上青光一闪,飞遁的身形停了下来,神识朝着周围探查而去,但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他面露沉吟之色,目光微一闪动,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慢慢飞去。

    往回飞了一段距离,那股恶心欲吐之感再次出现。

    韩立眉头一皱,强行忍耐住,目光和神识都朝着眼前地下探查而去,视线很快落在一处水潭上。

    那股让他气血逆流,五脏扭曲的力量正是从这水潭里传出来的。

    韩立在水潭四周飞了一圈,面露恍然之色。

    从水潭中散发出的诡异力量只笼罩了周围方圆二三十丈的范围,超出这个范围,那股恶心之感便会消失。

    他看着古井无波的水潭,面露迟疑,随即还是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飞入水潭中,朝着下面潜去。

    水潭并不深,他很快便到了底部,潭底是一片还算平整的地面,地上摆放了一堆乱石。

    这些石头大小不一,形态也各异,只是尽数呈现出乌黑之色,上面还有一些冰裂般的花纹,看起来似乎不是凡物。

    韩立看着黑色石堆,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此刻到了潭底,那股恶心之感更加强烈,而且正是从黑色石堆中传出的。

    他忽的抬脚一挥,一股弯月般的青光从脚上飞射而出,扫中黑色石碓,顿时将石碓推开,露出下方的情况。

    韩立目光微微一凝,只见石碓下方的地上,赫然斜插的一柄黑色长刀。

    此刀通体乌黑,看起来很像烧黑的木头一般,看不出是什么材料,长刀刀锷上盘踞着一个狰狞双首狐狸浮雕,看起来很是凶恶。

    刀刃古朴宽大,略微有些弯曲,一道暗红色的纹路从刀柄一直蔓延而出,顺着刀身一直向下,看起来是一直连到刀尖。

    一股庞大的让人恶心欲呕的诡异气息从黑色古刀上散发而出,比之前覆盖着黑石时,足足强了数倍。

    韩立面色也猛地一白,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口中低喝一声,绽放出耀眼的金光,团团护住全身,面色这才恢复了正常。

    他看着黑色古刀,眉头忽的微微一皱。

    自从来到灰界,这里的一切都是黑白灰等单调的颜色,任何东西都不例外。

    这柄古刀上的红纹,是他首次在灰界看到的另类颜色。

    他看着黑色古刀,心念一动,将一股神识之力散发出去,碰触了一下黑色古刀。

    就在神识碰到刀身的瞬间,还没有渗透进去,就被一股阴冷的力量吞噬掉。

    韩立面色猛地一白,脑海之中一阵剧烈刺痛,似乎被人从身上生生咬掉了一块肉。

    不仅如此,刀身黑光猛地一亮,黑光中浮现出一张张扭曲的人脸,发出疯狂的吼叫之声。

    一股极度邪恶的力量从刀身中透出,顺着那缕神识,侵入到了韩立的脑海中。

    他脑海原本精纯的神识陡然变得灰暗,并且剧烈而无序的翻滚,脑海中神魂散发出的光芒猛地黯淡了一下,周围隐隐浮现一缕缕黑光,朝着神魂侵入而去。

    一股极度恶心欲呕之感从他心中泛起,五脏六腑似乎都反转了过来,五感六识也尽数变得混乱。

    “呕……”韩立干呕了一声,随即面色大变之下,急忙往后退去,同时体表金光狂闪,时间法则之力喷涌而出,挡在身前。

    时间法则之力威能强大,顿时挡住了这股邪恶之力的侵袭,他脑海中的神识之力和神魂很快都恢复了正常。

    韩立大口喘息,连连后退到水潭底部最远处,这才停下脚步。

    那股邪恶之力隐隐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这才慢慢退回了黑色古刀中。

    “这黑刀什么恐怖的东西?不仅能吞噬神识,还能攻击神魂……”韩立心有余悸的看着黑色古刀,震惊不已。

    以他今时今日的实力,刚刚险些抵挡不住那股邪恶之力。

    “咦,时间法则之力!灰界之中竟然有人能领悟此法则……”就在此刻,黑色古刀忽的嗡嗡一响,一点白光从刀身上的双首狐浮雕上亮起,瞬间蔓延到了整个刀身。

    刀身散发出的黑光不甘的挣扎了几下,但终归还是被白光压下,尽数没入了刀身中,不见了踪影。

    双首狐浮雕上白影一闪,一个模糊白色人影浮现而出,看起来是个中年男子,正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韩立。

    此人一身白袍,双眉浓密,看起来有些披头散发,显得颇为邋遢,但却仍可从其发隙间看出其英俊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