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486章 这是要练玉女心经吗
    saber想要正式解决掉那只异种了,或许是因为她要回归帝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吧。

    安哲心里有些惆怅的想着,心里很是舍不得saber,但也没什么办法。

    给saber补满了魔力后,他走出了房间。

    说是要准备一下,其实只是去把夜刀神十香和椎名真白两个女孩叫醒,再给两人准备足够多的食物而已。

    这两人如果没有他的呼唤,是绝对不会自己主动起床的。

    来到了椎名真白房里,一如既往的有如风暴过境般的景象,地上倒处都是废纸团,电脑上有着一张由电子绘画板画出来的漫画,显示的最终保存时间为凌晨一点。

    显然真白昨天又没听他的话,一直画到很晚才睡觉。

    无奈的摇了摇头,安哲来到女孩床边,轻轻扯开了裹成了一团的被子,露出了其中真白的头。

    “真白、、起床来吃早餐了哦。”

    他轻声呼唤着,椎名真白慢慢睁开了眼睛,脸上的表情露出了一丝不情愿,最终还是慢慢从被子里爬了出来。

    女孩浑身上下都没有衣服,显然昨晚又是洗了澡就直接睡下了。

    安哲表情无喜无悲,长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现在的情况了,女孩身上不该看的地方他早已看过了无数遍。

    刚开始时还有些嘴角抽搐,但到了现在已经可以称为麻木了。

    一脸淡然的来到衣柜前,随后挑出一套衣服扔给了女孩:“胸衣系不上就叫我哦,别光着身子跑出来找我。”

    说了一句显得无比熟练的话后,他摇着头走向了夜刀神十香的房间,也不敲门,直接就走了进去。

    反正敲门也没用。

    进门直接来到了夜刀神十香的床边,女孩蜷缩着抱着一个超大的面包全身抱枕,抱枕上面的那几个牙印显得无比显眼……

    女孩以一种缠绕的姿势紧紧的抱着抱枕,睡衣已经爬到了腰部处,半露着春光,而下身则是棉短裤,裸露着洁白的大腿,无比勾人眼球。

    这样的美景安哲也看过不少次了,可惜只能干看着,真是煎熬。

    而到了现在,哪怕美人安睡于眼前,安哲也已经可以做到心无杂念了……

    人生啊……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此有木有……

    惆怅的叹了口气,他伸手摇了几下夜刀神十香的肩膀,将还做着不知道什么美梦的女孩叫醒。

    对于安哲出现在自己房间里,夜刀神十香也完全习惯了,微微揉着惺松的睡眼,她神情可爱的眯着眼睛、

    “啊咧……吃饭了吗……”

    “在梦里还没吃够啊?”安哲笑着点着女孩的额头,眼中满是笑意:“快起来啦,都快九点了,我去给你做蛋塔吃怎么样?”

    夜刀神十香立刻来劲,一下跳起跪坐在床上,高举双臂发出一声欢呼后,一把搂住了安哲的头。

    “好啊好啊!安哲你真好!最~喜欢你了!”

    “嗨~嗨……你快点松开我啦……”

    安哲闷闷的声音传来,因为他被夜刀神十香来了次洗面奶……

    让两人吃完了食物,安哲又做了许多食物保存了起来,向两人叮嘱了几句,才回到了房间里将门关好,看向了saber。

    “好了,我们开始吧,应该怎么做?”

    saber正养精蓄锐,听到安哲的话后示意他坐到了床上她的对面。

    安哲在床上盘腿坐好,然后就看到saber开始解着自己的衣服。

    咦?

    等等……解衣服?

    看着saber已经解开了自己的衬衫,露出了白色的胸衣,少女那美好的肌体暴露了出来,看着呆毛王那平坦的腹部与含苞待放的胸部,安哲直接就懵逼了。

    这是要干嘛?

    要修炼玉女心经吗!?

    “哇啊!!!”

    他猛然从床上跳起,身体直接掉下了床,倒在地上的他嘴里连忙出声:“saber你、你干嘛脱衣服啊……”

    saber手上的动作一顿,看着反应这么大的安哲,语气平静道:“只是为了更好的吸收你的魔力而已,裸露着皮肤能更快的吸收溢散掉的魔力。”

    安哲闻言,讪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偏着头坐回了床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saber微微皱眉,看着安哲轻声道:“请你转过头来。”

    听到呆毛王的口吻,安哲只好有些纠结的转过头来,尽力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往女孩的身上看。

    但是、、隔得这么近,总会看到的不是……

    “我说过我不在意这些,安哲也不用在意。”

    saber轻声说着,伸手在两人身边布下了一圈结界:“这是困锁魔力的阵法,能让魔力不会流走,安哲,你要保证能量不断的供应。抵住我的手,将能量传给我。”

    安哲此时也不敢再乱想,伸手抵住了呆毛王的手掌,将体内能量传向了她。

    saber开始在体内加强阵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有能量流失,但都被阵法锁住了,不一会儿阵法中便产生了幽幽的蓝光,那是散出的魔能。

    这些魔能又被saber通过身体直接吸走,不断用于构筑阵法。

    安哲不断将能量通过与呆毛王接触的手掌传了过去,小小的阵法中幽蓝光芒越来越明显了。

    很快,时间过去了两小时,saber身体中忽然涌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安哲忽然感觉到她体内的魔能开始了飞速减少!

    他心里微惊,立刻加强了魔力的输出,但却能感受到魔力在源源不断的被女孩体内的炼化大阵吸走。

    “安哲!”saber忽然低喝了一句,语气显得很些急迫。她忽然伸手一把将安哲拉入了怀里,将他抱紧了。

    安哲心里怪叫了一声,和女孩皮肤的接触让他身体都是一抖。

    这时,从saber身上瞬间荡起了一股柔和的力量波动,一下将他的上衣震成了飞灰,两人的皮肤接触到了一起,安哲顿时感受到一阵强大的吸力传来,不断的吸取着他体内的能量。

    这样直接贴近的能量传输,速度一下快了近十倍。

    顾不上此时的旖旎情形,安哲眼神微惊!

    魔力的吸取速度好快!

    就这么一会,他就已经被吸走了将近一名五阶能力者的魔力!

    可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他心里想着,抱着女孩**的上身,两人肌肤相贴,以最快的传输方式向她供应着能量。

    就维持这样的速度传送了好几个小时,安哲体内的能量已经接近枯竭了,saber终于构筑好了阵法。

    事实上,saber也在奇怪。

    按照预计,构筑这阵法是需要四名七阶出手的,因为安哲的存在她才能一个人完成这个阵法。但可能是自己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的原因,这能量的消耗……

    似乎有些太大了……

    。

    。

    。

    (忽然感觉自己老坏了,老想着要开车……纠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