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697章 正所谓无魔改不同人
    那是上天完美的杰作,只要得到了她的力量,毁灭世界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是这样的存在,被虚元和维斯考特合力,想尽诸多办法,用尽一切阴谋诡计,才终于找到了她的软肋,将其镇压雪藏了下来。

    可现在维斯考特却要将她放出来?

    虚元一脸的不同意。

    “虽然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样的场景,但你不要忘记了,三十年前那一场灾难。难道你还想再经历一次吗。”

    维斯考特沉默了一下,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当然没有忘记啊。但是、能与那个人对抗的,就只有她了。”

    他看着正碾压着五个复制人的安哲,这样轻声开口,但语气中却是止不住的带着一丝期待。

    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虚元,那就是灾难什么的,他反而是最乐意见到的人啊!

    每每想起那一场生命的凋零盛幕,他就兴奋得颤抖!

    那是多么让人快乐的场景啊!

    虚元不清楚的维斯考特的想法,但本质之上他与维斯考特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神经中都布满了疯因子。

    因为安哲那近乎无可匹敌的碾压性力量,感受到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他也豁出去了。

    “下令,解开真实梦境。另外,把所有的复制人都投入战场。”

    虚元一声令下,让得基地里那些科研人员都有了一丝迟疑,长久以来的实验,让他们深刻明白到,真实梦境里困住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一边的上衫五平一直不理解他们说的是什么,但不用多猜,就能想到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但此时他已经被捂住了嘴,整个人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只能看着这位副院长在那里胡作非为。

    最终,解封的程序还是开始了。

    在基地地下的最深处,是一间房间。

    房里萦绕着无数梦幻的色彩,而正中央区域,一具身无寸缕的女体悬浮在那里,一条条近乎于虚幻的丝线连接在她的全身,上面光芒流转,似是有能量在被不断的传导。

    女子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正沉浸在一场美梦之中。

    崩……

    细微的轻响声响起,这些丝线开始了崩断,费尽了维斯考特与虚元无数心力造成的真实梦境结界被无声的解开,一根根丝线慢慢消融。

    悬浮在空中的女子身体不由得轻轻一颤,那似是许久没有睁开的眼睛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一丝丝惊恐的表情下意识的浮现。

    虚元站在指挥台,神色凝重。

    “梦境解封需要时间,而且强行解除梦境,虚幻的美梦被打破,对她的刺激会很大,我们现在可是处在生死边缘了。”

    “没关系,先拖延住那个人。还有,梦魇攻进来了,让复制人大军去拖延时间。”维斯考特并不担忧,只是看着光幕中安哲与复制人在战斗。

    基地外头,安哲心里没来由得升起预警,但在他的感应中,四周并没有任何能威胁到他的东西存在。

    眉头不由轻拧,现在他自身是没事的,那么有危险的会是……

    他神色轻变,难道是狂三吗?

    从刚刚她遁走之后,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该不会是独自冲进基地里了吧……

    心里这样想着,安哲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一名复制人身后,一记鞭腿甩在了她身上,将其轰进了地面里。

    这时,基地里飞出了众多的身影,五阶六阶的都有,虽然有男有女,但都能找到相同外貌的人。

    全都是复制人。

    安哲歪头,这是要靠人数来拖延时间?

    已经技穷了吗。

    摇了摇头,在七阶面前,来再多的五阶六阶也是没用的。

    他随后一挥,正好将一名七阶复制人攻来的魔法用全反击打了回去。

    魔法爆炸,掀起的冲击直接就将十几个六阶复制人给掀飞了出去,一身伤痕的砸在了合金建筑上。

    “负隅顽抗……”

    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几名七阶复制人,安哲冷眼低喃了一声,手上光芒凝成的断剑耀眼的亮起。

    复仇反击!

    在之前的战斗中,他有意的积蓄了不少的力量,此时一招出手,剧烈的能量波动几乎化成了实质!

    无数复制人惊恐的大叫,他们的身体被安哲轰出的能量流轰中,就这么凭空消融掉了。

    五名七阶复制人,也在这一击中三死两重伤,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断剑消失,安哲无视了一边已经缺肢断腿的两个复制人,一席黑风衣微微飘荡,一脚踢开了已经摇摇欲坠的合金大门。

    ……

    基地里,一声枪响响起,一道身影软软的倒了下去,在她的前方,一身火红灵装的女孩单手持着短枪,一脸平静。

    时崎狂三已经杀了不下两百个复制人了,在她的身后留下了一地的复制人的尸体,鲜血汇聚成片。

    踏着血泊,时崎狂三一路前行,无视了通道上的监控。

    即使知道幕后的指使者就在看着自己,但时崎狂三一点也不想去理会,一直在朝着地下深处前进。

    她感觉到了,有一股异常恐怖的气息在复苏!

    同时,那气息也带着一抹熟悉,让她很是痛苦,脑海中似是有什么记忆要浮现出来。

    时崎狂三不由皱眉,她的记忆有空缺,是她一直都清楚的事情,因为她一直都不记得,最初精灵的模样。

    即使通过十之弹恢复了一些,但也只有她被最初精灵欺骗的记忆,但那道身影一直是模糊不清的。

    这是她一直没告诉安哲的事情,安哲也一直以为,时崎狂三是知道最初精灵是谁的。

    即使安哲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被自己的记忆所左右,但在一些不关键的地方,安哲总会下意识的、靠自己先知先觉的记忆来寻找线索,因此也就遗漏了这一点。

    而这也是时崎狂三一直在寻找最初精灵的原因,想起她的模样之后,她才能发动十二弹回到过去,去杀死最初精灵。

    不然,盲目的回到过去,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最初精灵无疑是大海捞针,而她是无法长时间在‘过去’停留的。

    。

    。

    。

    (轻微的魔改一下好了,正所谓、、无魔改不同人,嗯……不是鲁迅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