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706章 后悔就去承担起一切
    这一方空间,成了舞台。

    安哲定定的看着空间里,除了时崎狂三,其它的一切都是规则所化,那是她一个人的故事。

    按照维斯考特的记忆,安哲还原了这样的场景。

    而压抑了这么久的愤怒,从女孩体内爆发。

    时崎狂三出手了,在安哲动用规则幻化出来的真实舞台上,她开始了大战。

    灵力在爆涌,女孩在动用所有的力量,竭尽全力攻击着那位刚刚诞生出来的最初精灵、遍体鳞伤的,想要将这个根源存在送回去。

    隐在暗处的安哲,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复杂,又被他强行敛去。

    意识的深处,理性人格也在漠然的注视着这一切,这是主人格自己的选择,理性人格也没有理由去阻止。

    因为主人格他自己一直都清楚,他自己是在做什么,他现在,保持着绝对的理智,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做为,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没错,他是在欺骗。

    他亲手破灭了狂三的大善,断绝了一亿多人复活的希望。

    所做所为,是让人憎恶的。

    可他还是这样做了,只以他自己的想法。

    断送了别人的希望,去换取重视之人的生还。

    安哲的神情变得很是平静,带给人的感觉,变成了一种深深的压抑。

    当背负了一些东西,心灵就已经被锁上了枷锁。

    重若亿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安哲从来就没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可现在他所做的这一切,让他自己都无法看开。

    他只是想……让她能活着……

    可代价、太大了……

    点点的光雨出现,让得安哲抬头,看向了空间里。

    似是按照安哲的想法,狂三终于将‘最初精灵’杀死了。

    女孩遍体鳞伤的站立在那里,身边是一名名倒下的分身,她身后的天使刻刻帝,也被打得残缺,漆黑的第十二刻度黯淡无光。

    灵力已经接近枯竭,就连放一个疗伤的能力都放不出来了。

    “结束了吧……”

    时崎狂三凄凉的抬起了眼眸,看着那些光雨飞向了卡巴拉生命之树。

    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似乎也在远去,仿佛被吸附向了那棵巨树。

    啊……

    精灵的存在,是由它而生啊,自己是不是也会进入到那棵树里呢……

    如果能重活一世的话……

    自己一定不要再杀死任何的人了。

    还有、一定要遇上那个温柔的男孩子啊……

    时崎狂三微笑着闭上了眼睛,感觉意识在远离,天地在这一刻变得很是渺小。

    咔嚓……

    空间破碎,时崎狂三猛然睁开了双眼,却发现一切都变回了原样!

    她错愕的瞪大了眼睛,看向自身,却发现一点伤势都没有。

    “这……”

    隔绝空间里,安哲强行打起了精神。

    已经是最后一步了,他不允许功亏一篑。

    身上那浩瀚的气息在迅速消失,安哲身体摇晃了两下,又立刻站稳了身体。

    他慢慢走向了时崎狂三,来到了女孩的身边。

    时崎狂三第一时间发现了走过来的安哲,神色不由得变得无比错愕。

    “安……”

    张了张嘴,却没有了下文,因为女孩对这样的世界,产生了质疑。

    “你回来了吗。那么、该说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安哲轻声的话语响起,理性人格的伪装发动了,他成了绝世无双的戏子,让任何人看不出破绽。

    “怎么、回事……”

    时崎狂三低语,又恢复了凌厉的神情。

    自己的确是回到了三十年前,亲手杀死了最初精灵才对!

    可为什么、、自己还在!

    明明已经没有灵力回来了,为什么安哲会出现在这里!

    安哲表情很是复杂,带着高兴,又有着哀伤,似是有着再次见到了狂三的喜悦,又有着对女孩做了无用功的惋惜。

    这一切都是理性人格在代替,安哲的主人格……已经麻木。

    那一亿五千万人用生命形成的枷锁,在安哲真正承担起来的时候,已经让他接近崩溃。

    “在看到最初精灵消失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成功了。可是,你想要拯救的那些人,却没能够复活呢。”

    安哲轻声开口,让得时崎狂三眼瞳收缩成了针尖。

    “怎么会这样……”

    “不应该是这样吗。”安哲轻声反问。

    “这怎么可能啊!!我已经回到过去杀死了最初精灵,最初精灵也的确死了啊!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那些人……那些人……”

    时崎狂三语气高扬的喝声,说着说着眼里却落下了眼泪,像是决堤了一般再也止不住了,而安哲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结果了吧?改写时间线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啊……一亿五千万人,怎么可能说复活就复活啊……这个世界,怎么会让你这么乱来啊……”

    安哲这样说着慌,神色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痛苦,主人格的情绪已经接近崩溃,让得安哲的身体都在轻轻颤抖,但又被理性人格强行稳住了。

    有时候,说了第一次谎之后,就会有更多的慌话出现。

    安哲说得谎话越多,心灵上的枷锁就勒得越紧。

    说再多的慌,也改变不了他葬送了上亿生灵的事实!

    他可以化身魔鬼,却逃不过自己良心的谴责。

    这比灵魂的缺失,更加让他痛苦。

    可是啊,已经没有退路了。

    看着情绪同样崩溃的时崎狂三,安哲静静的站在那里,过了许久,直到女孩再也无法哭出声音。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哭泣的样子。

    却没想到,让她哭到心死的罪魁祸首,却是口口声声说着要守护她的自己……

    “狂三……给我收起你那让人心疼的善良啊!你从来都、不欠别人什么。”

    安哲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的神情让他更加的难受,仿佛即将窒息。

    女孩的身体轻动了一下,似是机械般的转过了头。

    “安哲……我已经,无法被原谅了……”

    她说着,仅存的灵力在涌入枪口,就要对向自己。

    安哲猛然一怔,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

    “你在说什么啊?从来都是你自己不原谅自己而已。面对不可抗的灾难,人们也力所能及的抢救过了。对于遇难的人,他们哀悼过了,祈祷过了,也一直都记在心里!对于没失去的,他们也更加的珍惜了。可你……却一直都活在过去!”

    安哲死死的抓着女孩手中的枪支,神色间流露出了一丝愤怒:“既然后悔,就给我承担这一切活下去啊!!”

    。

    。

    。

    (我发誓、写完这段剧情再也不写悲情文了……脑阔都是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