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834章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这一天夜里,安哲难得的做梦了,或许是白天战场的拼杀,他的梦境中尽是血色。

    而敌人却仿佛怎么也杀不完一样,源源不断的冒出,哪怕他兑换了能力,也依然无法挽回败局,最终城破人亡,他所熟悉的人全都惨死。

    双眼猛然睁开,安哲猛然从梦中惊醒,发现盖在被子下的身体已经出了一身的汗,体能魔能在剧烈的涌动。

    安哲怔怔的躺在床上,盯着被微亮天色照亮的天花板,半晌才奇怪的坐起身来。

    “搞什么啊、、怎么会做这种梦……”

    他嘟囔着,体内魔能蒸腾间,冷汗被直接蒸去。

    凌晨时分的气温还很低,但安哲并不感觉冷,直接光着膀子推开了窗户,一股冷风直接灌了进来。

    冬天的冷风径直吹在了身上,让得安哲感觉身体有了一丝凉意,那被噩梦扰乱的心境也平和了下来。

    修长的手掌缓缓握紧,安哲黑密的眉毛轻挑,喃喃自语:“我怎么会让那种事情发生呢,在我的身边有这么多重要的人在。”

    “喂~~小哥,大清早的不要耍流氓哦!”

    楼下的草坪前方,忽然走来了一道身影,却是查克的妹妹,是店里经营期间最重要的主力。

    显然她是早起去买早餐的材料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客人来这里吃早餐。

    安哲愣了一下,连忙尴尬的笑着道歉:“啊哈哈、、抱歉抱歉,我没想到有人会起得比我还早……”

    破空声响起,却是楼下的女孩扔上来了一物,安哲眼眸一凝,一把伸手抓住,却是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失眠的话吃点苹果有助于睡眠哦。”

    话音声从楼下传来,女孩已经走进了一楼中。

    安哲呆萌的看着手中的苹果,一脸的哭笑不得……

    所以说自己只是做噩梦了,哪是失眠嘛……

    正这样想着,安哲忽然听到了旁边楪祈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落地的声音,随后还听到了楪祈的一声低呼声。

    心里一惊,安哲立刻开门,敲响了就在旁边的房门。

    “小祈!?发生什么事了!”

    房间里静了一下,随后才传来了楪祈的声音。

    “安……哲?”

    眉头微微一皱,安哲听出了女孩的声音微微有些痛苦,连忙出声:“怎么了?我进来了!”

    他说着,拧开了房门,还好女孩的房门没锁死,不然说不得他就得破门而入了。

    门一打开,安哲就看到了楪祈居然正倒在床边,脸色微微有些痛苦的揉着自己的双腿。

    安哲吓了一跳,连忙跑近前去。

    “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楪祈摇头,眼瞳略微有些无辜的看着安哲:“没什么、只是腿好酸,完全没力气。”

    “欸?”

    安哲愣了一下,稍稍放下心来:“这样啊、、我先扶你起来。”

    他说着,却是直接伸手,一手扶腰一手抬腿直接将楪祈抱起放回了床上。

    仔细检查询问了一番,安哲这才明白是什么情况。

    楪祈的状况是因为长时间奔跑后造成的肌肉酸痛。

    昨天安哲并没有想起,楪祈可是直接从隔离区的位置,徒步跑来前线的!

    这两者间的距离,就算是开着悬浮车,也要开上很久,女孩这样一刻不停的跑过来,将腿给累坏也完全是正常情况。

    一般这种长跑过后的肌肉酸痛,都会出现在当天晚上或者第二天,所以楪祈睡醒正打算起来的时候,一用力间就被那种酸痛给弄清醒了……

    事实上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安哲就感觉到这种异常了,但那时楪祈的感觉还没那么糟,只是感觉双腿有些发软而已。

    “呼……还好、不是什么大事……”

    安哲大松口气,看着女孩微微有些肿起的腿部,眼神中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怜惜。

    “昨天的事真的幸苦你了。”

    楪祈睁着双眼盯着安哲,却是微微摇头:“抱歉、当时我只能想到你……”

    女孩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让得安哲的语气也跟着无比柔和。

    “嗯、所以我非常感谢你哦,因为祈的帮助,我才救下了大家。”

    安哲柔声说着,看到女孩还在轻揉着自己的腿,想了想后才试探的着轻声开口:“很难受吗,我来帮你疏通一下血脉吧。”

    肌肉酸痛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但那种酸软肿胀的感觉,的确会让人无比难受。

    楪祈定定的看着安哲,微不可察的点了下头。

    安哲歪头,动作轻柔的抬起了女孩的双腿,将其放置在自己的大腿上。

    先是将双手搓动了几下,又运起魔能,让自己的双手变得灼热,他才开始适力的按动着女孩的膝盖以上的区域。

    那里一般是肌肉酸痛时最难受的地方,安哲可以感受到女孩那里甚至肿了一圈。

    “唔!!”

    仅仅只是按了一下,女孩就像是被刺激了一样,双腿都是抖了一下,嘴里压抑不住的发出了一声低吟。

    “忍忍哦。”

    安哲却是不为所动的开口,魔能涌动间,他的手掌变得愈发灼热,一下一下的按摩着,手法很是娴熟。

    记得曾经说过,他的前身为了讨好他那极品母亲,还认真的学过推拿手法,以至于安哲现在做起这一行来,似乎已经刻入了本能一般……

    楪祈只感觉膝盖以上的那一块腿部区域热呼呼的,但又伴随着一阵阵微痛与酸麻,虽然有点难受,但被揉动时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舒爽。

    “唔……嗯……”

    女孩的嘴里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声压抑的低吟,就在她身边的安哲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脸上表情不变,但安哲心里却是有些异样了。

    这这这……

    妈耶……

    听着女孩嘴里传出的那一声声压抑的低喘,手掌心里又尽是女孩双腿的滑腻感觉,安哲心境不由得变得凌乱了。

    天啦噜、自己明明只是太过爱怜楪祈,不想看到她这么难受而已啊……

    自己指天发誓,在之前自己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好不好……

    真要证明的话,自己在之前还担心过楪祈会有什么男女受授不亲的担忧,也特意询问过小祈了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