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骑士的征程 第六百七十六章 甘赖的过往
    深邃的黑夜之中,在空旷无人的奥多利亚公园中,徐森等待了许久许久,才最终等到了一个人。

    那人穿着黑色长裙,浑身上下衣物严谨,一头长发下摆,整个人看上去精致美丽。

    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此刻,女孩匆匆从远处走来,随后脸色焦急的冲进了奥多利亚公园之中,脸色焦急中带着些慌乱,看这样子是在寻找着些什么。

    “来了”

    看着远处从外走来的女孩,徐森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迈步走出,在那人愕然的眼神中,直接走到了她的身前。

    “你是?”

    看着眼前出现的徐森,陈清皱眉问道,在眼前这人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那是徐森身上觉醒的异能之力。

    到了今天,觉醒纪元已经正式到来,一些该来的东西已经全部降临。

    如同徐森,杨林这样上辈子就是天阶觉醒者的人,到了此刻基本上也都觉醒出了前世的力量。

    尽管只是刚刚觉醒,并不具备前世那种天阶觉醒者的未来,但那种本质仍然超凡,被眼前的陈清所感应到。

    “你的力量,很古怪”

    她看着眼前的徐森,如此皱眉说道。

    在此刻的徐森身上,有着两股力量交织着。

    其中一股,是属于他身上的本源异能,尽管本质强大,但对于陈清这个圣心教圣女来说却不算什么。

    但是另一股力量,却令她不由动容。

    那是深邃,明亮而又磅礴的一股力量,如同天上柔和的明月照耀在人的身上,给人带来点点安宁。

    与徐森本身的力量相比,这股力量的数量不大,但是本质却是极高,令陈清在感受到的那一瞬间都要动容,不由停下自己的脚步,望着眼前的徐森。

    这个力量不是其他,正是阿帝尔曾经在徐森身上留下的月神之力。

    身为五阶存在,哪怕仅仅是一点力量泄露出去,都足以改变一大片地域,永久的改变一片地形,更别说是刻意的为人进行洗礼。

    阿帝尔当初在徐森身上留下的那点力量,直到此刻仍然还在他的身上作用着,在不断强化洗礼着他的身躯,让他的本质变得更加强大恐怖。

    “我是谁并不重要。”

    站在陈清身前,感受着陈清身上那毫无掩饰的磅礴圣力,徐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口说道:“重要的是,我能带你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你知道我在找什么?”

    陈清脸色一凝,开口反问。

    “当然。”

    徐森点头,这一刻脸上表情没有半分迟疑:“太阳神的封印之处,就在这个地方,而且我恰好知道怎么进去。”

    “好,带路!”

    听着徐森的话,陈清没有迟疑,直接如此开口说道。

    事实上,到了现在,她也没有什么好迟疑的了。

    最多再过一两个小时,太阳神就会完全复苏,若是在这段时间内没有阻止对方复苏的话,这座城市里的所有人都要死。

    有了这个前提在,她已经别无选择了。

    “加我一个吧。”一个冷峻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陈清转身看去,只见在视野尽头,一个穿着武师袍,手上戴着一对钢铁拳套的壮年男子正站在那,此刻正向她缓步走来。

    磅礴的力量与战意在这个男子身上滋生,不知道是否错觉,在这个男子身上,陈清仿佛看见了血山血海,像是看见了无数拼杀,看见了一个男子从微薄中崛起,一路向着更强者挥拳成长的场景。

    弱者愤怒,抽刀像更弱者,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

    眼前这个男子,便是毫无疑问的强者!!

    “此人之力,不在我之下。”

    望着远处慢慢走来的壮年男子,陈清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

    “力王,你也来了。”

    看着远处出现的男子,徐森并不意外,只是开口说道:“一起进去?”

    “带路。”

    力王脸色冷峻,向着徐森点了点头,随后淡淡的开口说道。

    见他这幅反应,徐森耸了耸肩,随后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向着前方某个方向走去。

    作为前世少数不多出身奥多利亚市的天阶觉醒者,他算是为数不多,知晓太阳神真正复苏位置的人了。

    前世的时候,为了追寻曾经的遗迹,他亲身到这片奥多利亚公园中寻找过,找到了当初索图教的祭祀之处。

    这是其他几位重生者所没有的经历,也正是因为这个,克穆儿才会让他来找陈清。

    时间慢慢的过去。

    三人在这座占地庞大的公园里走着,很快就走了大半个小时。

    最后,在徐森的带领下,他们走到了一处浩荡的遗迹之中。

    一处无比巨大,宽敞的浩大遗迹内,一座高高的祭坛伫立在上,此刻上面其余人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穿着灰袍,身材枯瘦的老人在那里站着,看样子已经在那里站了许久许久了。

    “好久不见。”

    看着祭坛上站着的老人,陈清脸上露出冷笑:“甘赖。”

    “陈清”

    站在一片高高的祭坛上,甘赖轻轻转身,看着下面突然到访的三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外:“你们竟然能找到这来?”

    “我还以为,你们至少等到太阳神彻底破封而出的那一刻,才能够找到这里呢。”

    “收手吧,甘赖!”

    看着祭坛上站着的甘赖,陈清脸色冷峻:“现在收手,和我们一起加固太阳神的封印,一切都还来得及!”

    “难道,你真的要看着太阳神复苏,将这整个奥多利亚市的人全部杀光才肯甘心!!”

    “你们圣心教的圣女,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静静看着陈清,听着陈清的话,甘赖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些许怀念:“上一次是这样,上上一次也是这样,每一次的时候,你们这些圣女都要冲到我面前劝我收手”

    “这还真是令人怀念啊。”

    他看着下方的陈清,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

    “什么?”

    听着甘赖的话,陈清愣了愣,随后脸色大变:“你”

    “前段时间,你的身边不是多了个圣心教的老圣女么?就是那个名叫图修丝的老家伙。”

    看着陈清,甘赖淡淡开口道:“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她是同属一个时代的老家伙。”

    “我曾经与她一样,同属于一个立志对抗三神,打破循环轮回的反抗组织,就如同你的圣心教一样。”

    “不用太过怀疑。”

    他脸色平静,淡淡开口说道:“世界历经了十七个纪元,在曾经的觉醒纪中,曾经涌现过无数反抗三神的组织,圣心教只是其中之一。”

    “与我曾经所在的那个组织相比,圣心教仅仅只是一个后辈。”

    “结果,你叛变了?”

    陈清皱眉,看着甘赖质问道。

    “是的,我叛变了。”

    甘赖坦然开口,脸上表情从始至终没有多少变化:“一件事情若是看不见希望,又为何要继续坚持?”

    “我曾发誓要对抗三神,一次又一次筹备出最精密的计划,最为强大的力量,试图反抗三神,但最后却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那种一次又一次失败的感觉,可能你没有体会过,而我,整整体会了四个纪元。”

    他淡淡开口:“四个纪元以来,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身边的家人,朋友全部死光了,自己也战斗到最后,寿命无多。”

    “在绝望之下,我背叛了自己当初的选择,在上一个纪元组建了索图教,亲自将三神提前释放了出来。”

    “事实证明,顺着大势走,要比逆着大势轻松太多。我成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释放了三神,并借着祭坛吞噬了部分三神的力量,让自己的寿命大大增长。”

    “说这么多,也改变不了你叛变的行为。”

    徐森冷笑开口:“你知道,因为你的行为,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么?”

    “那又如何呢?”

    甘赖脸上平淡:“我从来不是什么救世主,更不是什么愿意牺牲自己来拯救世界的人物。”

    “我只是个小人物,能顾上自己就已经足够,哪管得了那么多。”

    “别人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低下头,看向陈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么多么?”

    “为什么?”

    陈清脸上冷峻之色不改,看着眼前的甘赖开口说道。

    “你和曾经的我很像,很像。”

    甘赖低声叹息,看着陈清低声开口道:“所以在这里,我想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放下你无畏的坚持吧。”

    他开口道:“这几个月来,你一直跟在图修丝身边,对于三神想必已经了解。”

    “三神迟早都会复苏,就算今天不复苏,明天也会。”

    “而你们,没没法抵抗三神的力量,最后只能做无谓的牺牲。”

    “放弃吧。”

    他淡淡开口道:“一切都是早已注定的。”

    “呵。”一个声音于原地响起。

    站在陈清身边,力王脸色冷峻,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放下自己的坚持与意志,成为只为苟活而存在的人,这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你说的再多,说的再好,也改变不了你的本质,不过是一个弱者罢了!”

    听着这话,甘.赖没什么反应,仍然很是平静的在那里站着,倒是站在一旁的徐森嘴角一抽,有种怪异的别扭感。

    ps:洁南新书明天就上架了,大家有空的话帮忙给个首订嘛洁南已经准备好接客了(大爷快来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