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五章 复活
    这时候,在李居之中的李浩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感知,已经是以一个无比微妙的方式渗透了那一片时间加速区域。

    当然,这一次,他的感知却并不是以当初那般粗暴的方式直接渗透这一片区域。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表明,这种粗暴渗透的感知,却是绝不可能躲避那概念化微缩小人的探查的。

    同样的,根据新的微缩文明所针对感知的种种研究来调整自身的感知渗透方式,这也只是相对有用而已。

    这种调整,哪怕是面对现在没有经过时间加速发展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都有些力有不逮,更别说是面对那已经经过时间加速发展,拥有几百万年发展历史的那概念化微缩文明了。

    可以说,以这样的方法去渗透自己的感知,那对于那时间加速过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和那粗暴的渗透也绝不会有多少区别。绝对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使用感知去直接渗透,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是粗暴还是精细,都不可能达到李浩的目的。

    但,显然的,李浩又不可能完全不掌握他们的行动。

    不可能完全不去观看那时间加速区域之内现在事情的发展。

    毕竟,这概念化微缩小人可是有对抗他的先例的。若是不去理会他们的话,谁知道这些概念化微缩小人会不会就在那里面想到什么办法来直接出手对付他?!

    哪怕是他们出手对付自己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不会很大,但终究是麻烦不是吗?

    因此,在这时候,他显然必须时时刻刻的把握那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时时刻刻的掌握其中的一切事情的进度。

    若是在其他时候,他显然便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在这时候,在这一片区域之中,他却是有着其他的手段。

    毕竟,这一片区域这时候可是被笼罩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的!

    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这里面的一切,可以说便是直接发生在他的手掌心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却有着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办法去做到。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文,请支持正版。

    这时候,在李居之中的李浩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感知,已经是以一个无比微妙的方式渗透了那一片时间加速区域。

    当然,这一次,他的感知却并不是以当初那般粗暴的方式直接渗透这一片区域。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表明,这种粗暴渗透的感知,却是绝不可能躲避那概念化微缩小人的探查的。

    同样的,根据新的微缩文明所针对感知的种种研究来调整自身的感知渗透方式,这也只是相对有用而已。

    这种调整,哪怕是面对现在没有经过时间加速发展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都有些力有不逮,更别说是面对那已经经过时间加速发展,拥有几百万年发展历史的那概念化微缩文明了。

    可以说,以这样的方法去渗透自己的感知,那对于那时间加速过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和那粗暴的渗透也绝不会有多少区别。绝对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使用感知去直接渗透,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是粗暴还是精细,都不可能达到李浩的目的。

    但,显然的,李浩又不可能完全不掌握他们的行动。

    不可能完全不去观看那时间加速区域之内现在事情的发展。

    毕竟,这概念化微缩小人可是有对抗他的先例的。若是不去理会他们的话,谁知道这些概念化微缩小人会不会就在那里面想到什么办法来直接出手对付他?!

    哪怕是他们出手对付自己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不会很大,但终究是麻烦不是吗?

    因此,在这时候,他显然必须时时刻刻的把握那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时时刻刻的掌握其中的一切事情的进度。

    若是在其他时候,他显然便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在这时候,在这一片区域之中,他却是有着其他的手段。

    毕竟,这一片区域这时候可是被笼罩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的!

    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这里面的一切,可以说便是直接发生在他的手掌心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却有着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办法去做到。

    这时候,在李居之中的李浩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感知,已经是以一个无比微妙的方式渗透了那一片时间加速区域。

    当然,这一次,他的感知却并不是以当初那般粗暴的方式直接渗透这一片区域。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表明,这种粗暴渗透的感知,却是绝不可能躲避那概念化微缩小人的探查的。

    同样的,根据新的微缩文明所针对感知的种种研究来调整自身的感知渗透方式,这也只是相对有用而已。

    这种调整,哪怕是面对现在没有经过时间加速发展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都有些力有不逮,更别说是面对那已经经过时间加速发展,拥有几百万年发展历史的那概念化微缩文明了。

    可以说,以这样的方法去渗透自己的感知,那对于那时间加速过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和那粗暴的渗透也绝不会有多少区别。绝对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使用感知去直接渗透,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是粗暴还是精细,都不可能达到李浩的目的。

    但,显然的,李浩又不可能完全不掌握他们的行动。

    不可能完全不去观看那时间加速区域之内现在事情的发展。

    毕竟,这概念化微缩小人可是有对抗他的先例的。若是不去理会他们的话,谁知道这些概念化微缩小人会不会就在那里面想到什么办法来直接出手对付他?!

    哪怕是他们出手对付自己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不会很大,但终究是麻烦不是吗?

    因此,在这时候,他显然必须时时刻刻的把握那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时时刻刻的掌握其中的一切事情的进度。

    若是在其他时候,他显然便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在这时候,在这一片区域之中,他却是有着其他的手段。

    毕竟,这一片区域这时候可是被笼罩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的!

    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这里面的一切,可以说便是直接发生在他的手掌心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却有着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办法去做到。

    这时候,在李居之中的李浩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感知,已经是以一个无比微妙的方式渗透了那一片时间加速区域。

    当然,这一次,他的感知却并不是以当初那般粗暴的方式直接渗透这一片区域。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表明,这种粗暴渗透的感知,却是绝不可能躲避那概念化微缩小人的探查的。

    同样的,根据新的微缩文明所针对感知的种种研究来调整自身的感知渗透方式,这也只是相对有用而已。

    这种调整,哪怕是面对现在没有经过时间加速发展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都有些力有不逮,更别说是面对那已经经过时间加速发展,拥有几百万年发展历史的那概念化微缩文明了。

    可以说,以这样的方法去渗透自己的感知,那对于那时间加速过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和那粗暴的渗透也绝不会有多少区别。绝对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使用感知去直接渗透,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是粗暴还是精细,都不可能达到李浩的目的。

    但,显然的,李浩又不可能完全不掌握他们的行动。

    不可能完全不去观看那时间加速区域之内现在事情的发展。

    毕竟,这概念化微缩小人可是有对抗他的先例的。若是不去理会他们的话,谁知道这些概念化微缩小人会不会就在那里面想到什么办法来直接出手对付他?!

    哪怕是他们出手对付自己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不会很大,但终究是麻烦不是吗?

    因此,在这时候,他显然必须时时刻刻的把握那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时时刻刻的掌握其中的一切事情的进度。

    若是在其他时候,他显然便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在这时候,在这一片区域之中,他却是有着其他的手段。

    毕竟,这一片区域这时候可是被笼罩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的!

    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这里面的一切,可以说便是直接发生在他的手掌心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却有着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办法去做到。

    这时候,在李居之中的李浩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感知,已经是以一个无比微妙的方式渗透了那一片时间加速区域。

    当然,这一次,他的感知却并不是以当初那般粗暴的方式直接渗透这一片区域。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表明,这种粗暴渗透的感知,却是绝不可能躲避那概念化微缩小人的探查的。

    同样的,根据新的微缩文明所针对感知的种种研究来调整自身的感知渗透方式,这也只是相对有用而已。

    这种调整,哪怕是面对现在没有经过时间加速发展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都有些力有不逮,更别说是面对那已经经过时间加速发展,拥有几百万年发展历史的那概念化微缩文明了。

    可以说,以这样的方法去渗透自己的感知,那对于那时间加速过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和那粗暴的渗透也绝不会有多少区别。绝对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使用感知去直接渗透,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是粗暴还是精细,都不可能达到李浩的目的。

    但,显然的,李浩又不可能完全不掌握他们的行动。

    不可能完全不去观看那时间加速区域之内现在事情的发展。

    毕竟,这概念化微缩小人可是有对抗他的先例的。若是不去理会他们的话,谁知道这些概念化微缩小人会不会就在那里面想到什么办法来直接出手对付他?!

    哪怕是他们出手对付自己可能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不会很大,但终究是麻烦不是吗?

    因此,在这时候,他显然必须时时刻刻的把握那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时时刻刻的掌握其中的一切事情的进度。

    若是在其他时候,他显然便没有其他办法了。

    但,在这时候,在这一片区域之中,他却是有着其他的手段。

    毕竟,这一片区域这时候可是被笼罩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的!

    在他的概念维度之中,这里面的一切,可以说便是直接发生在他的手掌心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却有着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办法去做到。

    这时候,在李居之中的李浩却是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感知,已经是以一个无比微妙的方式渗透了那一片时间加速区域。

    当然,这一次,他的感知却并不是以当初那般粗暴的方式直接渗透这一片区域。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表明,这种粗暴渗透的感知,却是绝不可能躲避那概念化微缩小人的探查的。

    同样的,根据新的微缩文明所针对感知的种种研究来调整自身的感知渗透方式,这也只是相对有用而已。

    这种调整,哪怕是面对现在没有经过时间加速发展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都有些力有不逮,更别说是面对那已经经过时间加速发展,拥有几百万年发展历史的那概念化微缩文明了。

    可以说,以这样的方法去渗透自己的感知,那对于那时间加速过的概念化微缩文明来说,和那粗暴的渗透也绝不会有多少区别。绝对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所以,使用感知去直接渗透,不管是使用什么样的手法,是粗暴还是精细,都不可能达到李浩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