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人法器有点厉害……”

    玄青目送高正阳回到画舫,对身旁的师兄玄叶说:“看着到有点像烈阳门的路数。”

    作为心剑宗的修者,玄青常年四方行走,对于此州的各个宗门都有一些了解。

    当然,也都是泛泛的了解。各大宗门之间,都是敬而远之。地域足够广阔,神魔鬼怪又多如牛毛,宗门之间大多能和平相处。

    心剑宗远在东海,燕城已经是他们势力范围的边界。至于烈阳门那面,玄青虽然去过,却所知不多。

    玄叶眯着老眼抿着酒,似乎完全没听到玄青的话。

    对于师兄这个惫懒样子,玄青到是已经习惯了。他说:“师兄,今年选拔弟子,你就跟着一起回宗门吧。”

    “燕城挺不错的,回去干什么?”玄叶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可能是喝的太多了,他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

    “凡俗之地,源力浑浊,不利修行。”玄青说:“你都在这待了二十年了,轮值的时间太长了,就算回去养老也好。”

    “错了,红尘之地,才好养老。”

    玄叶笑着说:“有酒有色,有财有气,在这红尘中,我才觉得自己是活人。回到宗门,却和木头石块没什么区别。”

    “这可不一样啊。”

    玄青反驳说:“师兄你是九阶,再进一步凝成金丹,就是超凡入圣。到时候,寿元五千载,何等的潇洒快意。”

    “超凡入圣,万中无一。”

    玄叶悠悠的说:“我却是早就放弃了这个执念,活的才如此轻松。”

    玄青还想再说,却被玄叶抬手制止了,“大道三千,我在红尘历练,也未必没有成道的机会。执着是求道,豁达也可以求道。”

    “师兄你到是想的开。”

    玄青摇头,对玄叶的说法不敢苟同。修道如练武,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有金丹以上的强者,才能说我躺着修道,我在红尘历练等等。

    对于低阶修者,修道没有捷径,唯有低头苦修,沿着长路永不停息的前行,才有可能达到终点。

    躺在路边休息,永远没机会看到终点的风景。

    玄青也知道玄叶心结,现在他的老对头风头正劲,他回到宗门肯定过的不开心。他既然愿意待在这里,那就随他好了。

    反正九阶强者寿命很长,以玄叶的状态,又有宗门丹药支撑,他再活个一二百年问题不大。

    玄青转移话题说:“师兄,你看那人会不会参加论剑大会。如果他想加入宗门,到是个好苗子。”

    “你就不怕他是烈阳门的奸细?”

    玄叶对于宗门选拔弟子也不是很在意,但不得不提醒师弟一句,免得他犯了错。回去之后不好交代。

    玄青无所谓的说:“我看此人虽是阳神修为,可气息单纯,并没有修炼过的宗门秘法的痕迹。他驾驭火龙的手法,虽然精妙,却和各家宗门完全不同。”

    他顿了下判断说:“我没看错的话,他应该还擅长武道。应该是个七阶武者。这才能把武功化入法器,运转精妙。”

    “这小子明明很能打,却装成法师的样子,阴险狡猾。”

    玄叶评价说。

    “这样不好么?”玄青反问。

    “这样很好。”

    玄叶突然捋着白须大笑,“我辈修者,修道先修心。连同类都斗不过,还说什么和天斗和地斗……”

    玄青失笑:“师兄真是妙人。”

    “红尘打滚,也不是白滚的。”

    玄叶淡然说:“都说人心难测,其实,有什么难测的,不外乎利己利人两种。这两种你的猜不到,只能说明你蠢。”

    “师兄高明。”玄青拱手,对于玄叶的妙论很是佩服。

    “我们自己人就不用互相吹嘘了。”

    玄叶摆手说:“师弟既然对那人有兴趣,我明天就去看看。如果他愿意,就收为记名弟子。”

    “这样不合规矩吧?”

    玄青说:“燕城剑会是招收弟子的程序,没有这个程序,无法给他排名。”

    按照心剑宗的规矩,所有新收的外门弟子都要排出名次。燕城作为附近的中心重城,燕城剑会的排名是被宗门承认的。

    这种排名要说没用,也没用。因为排名并不影响修炼学习。但是,资源分配是按照排名顺序排列。

    第一名资源最好,最后一名最差。这种差距还是不小的。经过一段时间修炼,如果大家天赋差不多,那资源好的第一名会一直占据优势。

    玄青既然看好高正阳,当然希望他在宗门中能走的更远。这样,作为引荐人他也能享受到好处。

    如果不参加燕城剑会直接录取,对于高正阳来说就有个很大问题,他没有名次。进入宗门后,很难获得好的资源。

    想要出头,至少要熬过前三年,等到外门弟子大比,他才有机会证明自己。

    玄叶不以为意的说:“你提前把他收入宗门,也不影响他参加燕城剑会。我觉得此人风姿超卓,铁甲宗等宗门也不会放过……”

    “还是师兄老练,到是我相差了。”

    玄青一喜,这个办法的确好。

    世人都知道宗门难进,却不知宗门想找个优秀弟子也很不容易。尤其是修道天才,各大宗门遇到后绝不会放过。

    像高正阳这种,年纪不大,却已经是武道法术双七阶。也称得上是天才。

    虽然来历有点可疑,却不算什么。心剑宗有心剑大誓,只要立下大誓,就绝对无法背叛心剑宗。

    几千年前,有个魔门天才想要混入心剑宗。结果,立心剑大誓的时候,直接被心剑所诛。人能骗过别人,也可以骗自己,却骗不过自己的心魂。

    心剑宗从来不怕卧底,不管你是哪来的人,只要发了大誓,就只能加入心剑宗,再没有别的出路。

    玄青说:“夜长梦多,这一战只怕要惊动其他宗门的人。我先过去找那人说清楚。”

    玄叶说:“我可以先问问那人底细来历。”

    玄叶在燕城待了几十年,虽然不喜欢结交闲人,却还是认识很多大人物。想知道高正阳的情况,再简单不过。

    拿出一只黄色纸鹤,玄叶拂尘一摆,那纸鹤煽动翅膀,化作青光飞天远去。

    过了没一会,纸鹤就飞了回来,落在玄叶面前,摊成了一张信纸。

    玄叶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对玄青说:“这人叫高正阳,也不知哪里的人。”

    “无所谓。”

    玄青看了上面写着的地址,一拂袖化作一道青色剑光冲霄而起。剑光在空中一转,就落到了高正阳所住的院子里面。

    高正阳喝酒回来,正在房间洗漱更衣,感应的灵动剑气不由心中一动。这剑气高妙,若有若无,还有种以心御剑的自在随意。

    虽然还没看到来人,高正阳几乎可以肯定,对方是心剑宗的人。

    高正阳也有点奇怪,他还没去找心剑宗,对方就主动找上来?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那剑气中并没有杀气恶意,到不是来找他算账的。

    对方分明是九阶高手,高正阳现在手头的力量,和这等高手动手几乎没有胜算。所以,高正阳一直都表现的很低调。

    高正阳穿好衣服,拿着拂尘走出来,就看到院子站着一个青衣道人。

    那道人背负宝剑,面目端正,周身荡漾一层淡淡青气,颇有气度。

    高正阳一拱手:“不知哪位高人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道人正是玄青,他微微一笑,这个高正阳年纪不大,却有一股江湖气息。不过,这人却并不显得油滑可恶,只是更见通达明白。

    玄青单手稽首问礼:“贫道心剑宗玄青,冒昧来访,勿怪。”

    “心剑宗的高人,快请进。”高正阳当然是很欢迎,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对方的主动上门了,他还能有什么更高要求。

    进了房间,分宾主落座。白灵还很乖巧的过来上茶。

    但被玄青目光一扫,白灵就是心里发虚,总觉得自己原形毕露,被老道都看穿了。

    白灵站在高正阳身后,小腿控制不知的发抖。

    高正阳有些好笑的说:“你怕什么,道长世外高人,还能把你个小狐狸精如何。”

    白灵脸色更难看了,对面老道还没问呢,高正阳就把她底细都交代了。

    玄青也觉得有些好笑:“白狐一族天生灵性,在这世间却是颇为罕见。我在宗门中看过记载,几千年前,到是有位宗门前辈养过一只白狐,而且颇有道行。”

    高正阳一听更高兴了,老道还知道这种秘闻,那身份更是确认无疑。

    他趁机说:“不瞒道长,这个小狐狸正是你们宗门那只白狐的后辈。”

    玄青看着高正阳,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点聪明过头了,顺着话茬就往上爬。聪明不怕,但这种自作聪明,其实就要不得了。

    “我绝非信口胡说。”

    高正阳取出那块宗门令牌递给玄青,“道长请看。”

    玄青也有点意外,拿过令牌一看,果然正是宗门所传的令牌。

    令牌其实是那位宗门前辈的私人物品,是一个身份铭牌。上面还用心剑宗符文写着那位前辈名字:元光。

    元光在宗门记载上很是出名,这位前辈虽然只是金丹修为,却能战善战,当初杀出了赫赫威名。

    不过,也正因为元光喜欢战斗,这才在战斗中受了重创,早早就去了。

    玄青掂量着令牌,沉吟了一会说:“你既然和本宗有渊源,贫道不妨直言。拿着此牌可直入宗门,成为内门弟子。”

    高正阳说:“我无门无派,但一心向道。能有这个机会,真是求之不得。”

    玄青苦笑了一下:“我本来也想收你入门,没想到你还有这块令牌。”

    “有什么碍难之处么?”高正阳问。

    “好吧,贫道就直说了。”

    玄青对于高正阳印象很好,而且这种事情进了宗门,高正阳自然会知道。现在瞒着他,以后反而要生出事端。

    “这块令牌是元光前辈的传承,你拿着这块令牌,可以算作元光前辈的弟子。这样就是直接进入内门,而且,辈分和我一样。”

    玄青解释说:“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元光前辈所在绝剑峰却已经没什么人了,现在只有两个长老勉强支持,眼看着就要断了传承……”

    绝剑峰是心剑宗十七峰之一,绝剑峰喜欢以战养剑,号称剑就是用来战斗的。

    这种有些偏激的想法,也让绝剑峰的弟子异常好斗。结果打来打去,绝剑峰的高手就越来越少。

    宗门内也对绝剑峰有许多看法,认为修行之法过于偏激,对宗门无益。没有了宗门大力支持,绝剑峰愈发衰落。

    到了现在,虽然还是十七峰之一,却已经没人能站出来撑场面。眼看着再过几百年,这一峰就要断绝了传承。

    高正阳进入绝剑峰,直接成为玄字辈弟子,这个起点当然是特别高。比起其他外门弟子,强上百倍。

    但是,这个起点就相当于终点了。

    没有了宗门支持,高正阳很难拿到足够修炼资源。他天赋很好,但也别想靠着一己之力重振绝剑峰。

    玄青觉得,高正阳还不如选择外门弟子,一步一个脚印修行,前途无可限量。

    当然,这种大事他不能替高正阳做主。到是要和高正阳说清楚利弊,让他自己选择。

    只是绝剑峰的事情,关系到宗门上层的斗争,却不方便和高正阳多讲。

    高正阳却很高兴,原来还有这种选项。那他当然不会去混什么外门弟子。他只需要修炼体系,从中参悟此界法则。

    至于什么资源,对他来说不是特别重要。有血神旗在手,胜过天下一切丹药。足以满足他自身修炼。

    炼制剑器什么,到是不那么重要。

    高正阳假作沉吟了一会,才说:“道长,我愿意继承元光前辈传承,加入绝剑峰。”

    玄青也不禁摇头,到底是年轻人,果然是禁不住诱惑,选择了当元光的传人。不过看高正阳的样子,应该是心意已决,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他只能拱手道贺:“如此,你就是我师弟了,宗门能有师弟这样天才加入,也是宗门的喜事。”

    玄青又说:“不过,宗门距离燕城遥远。要等燕城剑会结束,才能一起回返宗门。在这之前,还请师弟稍安勿躁。”

    “多谢师兄教诲。”

    高正阳拱手致谢,这个便宜师兄人到是老实,很好相处。正要抓住机会,和他套套近乎。

    “燕城不是善地,师弟你又和人结怨,到是要小心一些。”

    玄青想了下拿出一柄半尺长的青色短剑,他把短剑递给高正阳:“这是我们宗门信物,遇到危险就拿出来。宗门在燕城还有几分面子。”

    心剑宗的信物,自然不能给外人。但高正阳都要继承元光的传承,就是自己人了。玄青对于自己人,当然要多多照顾。

    这和外门弟子又完全不同,绝不能同日而语。

    “多谢师兄。”高正阳拿起短剑,一入手就觉得浑身清凉,隐然间已经激发出一股清冷剑气。

    “看起来你到是很有炼剑的天赋。”

    玄青有些意外的说:“这虽是信物,却也是一柄飞剑剑胎。只是有些瑕疵,就拿出来当做信物。你若有兴趣,也可以祭炼一下。”

    他想了一下,有拿出一本书送给高正阳,“这是入门的御剑诀,你不妨看看。但不要胡乱修习,以免走火入魔。更不能私自外传,小狐狸精也不行。”

    御剑诀作为入门筑基的秘法,自然是中正平和,想练出毛病来都难。但没人指点终究不妥,玄青也怕高正阳炼出问题,不好交代。

    高正阳自然满口应承,以他眼光见识再炼的走火入魔,那才是天大笑话。

    送走了玄青,高正阳回到房间,就看到白灵正在等他。白灵两眼冒光,压制不住兴奋的说:“这事就定了?”

    高正阳一晃手中御剑诀,“这老道是个实诚靠谱的人,没问题的。”

    白灵狂喜,抓着高正阳袖子用力的摇晃:“这就成了,太好了。一定是我祖宗保佑你啊……”

    “是啊,谢谢你祖宗十八代。”高正阳很诚恳表达了谢意。

    白灵怎么听都觉得有些不对,她歪着个脑袋说:“总觉得你说的不是好话……”

    “你想太多了。”高正阳坏笑说。

    白灵就知道上当了,瞪了高正阳一眼,她转又说:“既然已经进宗门了,就不用参加燕城剑会了。”

    “这到也是。”

    高正阳想了下说:“不过,我们不惹事,事只怕会来主动惹我们。”

    杀了徐征自然是痛快,但对方只怕忍不下这口气。他们不敢动燕羽,对他这个外人却不会客气。

    白灵也点头说:“没错,燕城这群蠢货,就知道杀来杀去。要不,我们先离开避避吧?”

    白灵觉得,也没必要和燕城的人打架。反正腿在他们身上,想去哪都行。

    高正阳摇头:“不用这么麻烦,你去弄一块布,上面写上几个大字就行。”

    “写什么?”白灵好奇的问。

    “心剑宗下一弟子,你们绝对惹不起!”高正阳得意洋洋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