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声名鹊起(上)
    入夏后的京城,白天显得格外漫长。晚上7点出头,京郊的天色依然亮堂。

    皎洁的月亮已经从西边升起,下山的太阳却仍散发着余热。

    一列绿皮火车拉着上百节车厢的货物,从南面而来,缓缓驶向即将到达的目的地。

    火车头上的鸣笛,呜呜作响了足足有十来分钟,才渐渐弱下。

    就在距离铁轨不远的地方,一大片四四方方的建筑,被四面更加四四方方的围墙围住。

    围墙正南面的大门入口处照壁上,刻着对绝大多数生活在1995年的中国人来说,都略显陌生的单位名称:中社科局附属研究生院。

    这间以哲学和中国近现代史及党史理论研究著称的副部级机构,此时的职能定位还略显模糊。既不是纯粹的行政机关或者事业单位,也无法被看作是一家duli的高等教育机构。

    毕竟天底下没有哪所大学,是只收研究生而不收本科生的。

    不过机构内部的人,倒是对眼下这种明明连高考志愿代号都没有,却又有资格培养自己的硕士和博士的学术特权,感到不小的快意。

    早些年社科研究在国内受压迫得厉害。且尤为糟心的是,这种压迫竟主要是来自底下,而非上面。在还没从中科局囊括万千学科的大系统中分离出来之前,归中科局直接领导的社科部门,每天都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和某些没读完初中就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世界的奥秘,满脑子只有非黑即白这一种思维模式的二傻子们解释:

    社会科学也是草你nainai的科学的一部分!

    还有我们搞文史哲研究的人不!是!骗!饭!的!

    十年浩劫平息后,社科局终于挂上了duli的衙门招牌。

    中国最顶尖的一批文史哲专家,总算再也不用担心那些干着种白菜的活却ao着世界大同的心的人,一边口口声声叫嚷着“科教兴国”,一边又没完没了地给中科局领导写信,要求削减人文社科研究经费,甚至裁撤掉整个社科研究机构。

    即便八十年代国内又掀起了一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以及“聪明人学理科,傻子学文科”的舆论风hao,可彼时已经有了duli办公机构和经费来源的社科局,已经丝毫不惧这种口水仗。社科局在浩浩荡荡的攻击言论中岿然屹立,一直坚守到八十年代末,等到中国的文学热和国学热并起,社科局也终于等来了市场的春天。

    笨蛋们没人搭理了。社科局自己的硕士和博士,则跟下饺子一样,成片成片地学成毕业,走上各要害部门的管理岗位。

    满头白发的荀建祥站在办公室的书桌前,从顶楼眺望驶远的火车,没来由地想起自己这几十年来的辛苦,嘴角扬起微笑。他端起搪瓷杯,喝了一大口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已经不知道冲了多【 】少次的茶,然后低下头,看了摆在面前桌上的东西。

    那是一份刚刚从沪城发来的传真。

    “老师,郭老师说非要你亲自看看。”办公室里还站着一位四十来岁、文质彬彬的中年人。

    荀建祥放下杯子,从口袋里掏出老花镜戴上,笑着说道:“你这个郭老师,好好的京城不待,大老远跑去沪城当什么校长,现在有什么事要联系还得发传真,你说麻烦不麻烦?”

    年轻人似乎有点不给面子,笑着回答:“发个传真,也没多麻烦吧?”

    “行,反正跑腿的也不是我,你就替你自己的老师说话吧。”荀建祥说着,拿起了传真。他看东西的速度很慢,寥寥一千多字,足足看了十来分钟才放下来。

    年轻人马上问道:“荀老师觉得怎么样?”

    荀建祥放下传真,摘下眼镜,很认真地摇了摇头,评价道:“不怎么样。前面的内容,也就是在方向上有点意思,可是论述太简单,完全看不出系统性。后面半段就是胡扯了,逻辑勉强自圆其说,不过怎么写着写着就成小孩子写作文了?你们老师发这东西给我,到底想干嘛?”

    年轻人笑道:“荀老师,您还真说对了,这就是一篇考场作文。”

    荀建祥眉头一皱:“怎么,你们老师家的孩子,今年有谁参加高考了,想找我求个人情?我跟你说,高考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事别说我没门路,就算我有门路,这忙我也不帮!”

    年轻人忙道:“不是,不是,您误会了。这不是高考的作文……”

    荀建祥问:“不是高考作文,那是什么作文?”

    年轻人笑道:“是我老师的关门弟子,在他们省的作文竞赛里写的。”

    “省作文竞赛?”荀建祥越听越迷糊,“你这个师弟,今年多大?”

    “七岁。”

    “几岁?!”荀建祥一脸见鬼的样子。

    年轻人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传真,递了过去:“荀老师,这是孩子的所有资料,我老师想请您去一趟沪城,给他的收徒仪式当个见证人。”

    “收徒仪式?什么年代了还搞这套?”荀建祥将信将疑地接过资料,这下却是一目十行,边看边嘀咕:“林淼,七岁,全市奥数冠军,父亲林国荣,著有《小院杂谈》、《僦居发微》等作品,诶,好像哪里听过啊……”

    年轻人道:“畅销书作家,去年年底这两本书都在新华书店卖断货了。”

    “哦……那这么说来,也算是书香门第了?孩子的妈妈是干嘛的?”荀建祥好奇问道。

    年轻人也露出好奇的神色:“他妈妈是干嘛的,还真没问过,不过能培养出这样的孩子,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

    “培养?”荀建祥轻轻点头,又轻轻摇头,“七岁的小孩能写出这种东西,除非三四岁就已经把字都认得差不多了,后面几年还要每天坚持读大量的书。说实话,我是不太相信七岁的孩子能写出这种东西的,就算是神童,中科局建立这么多年,好像从来也没听说过社科方向的神童吧?你们老师,是不是看走眼,被人骗了?”

    年轻人想了想,慢慢道:“应该不会,比赛的题目是严格保密的,而且就算漏题了,谁家小学老师会教孩子写这种东西?再说能写出这种东西的人,也不会去当小学老师吧?”

    “你可别小看小学老师。有些小学老师,水平也是很高的。”荀建祥不偏颇地说道。

    年轻人又解释:“可那种小学老师,也就京城和沪城能找着吧?再说孩子是我一个师姐带去的,我师姐的为人,我信得过。听我老师说,他是亲眼看着这个孩子,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完这篇文章,我老师摸过孩子的底。”

    荀建祥问:“你老师怎么说?”

    年轻人回答:“我老师说,这孩子现在够格跟着他,本硕连读。还有,中科局下属大学的钱穆恩去年找过这孩子,本来是想送进神童班的,被孩子拒绝了。”

    “搞特殊儿童教育研究的那个钱穆恩?”

    “对。”

    荀建祥眉头深皱:“孩子今年真的只有七岁?”

    年轻人点点头:“千真万确,七岁。”

    荀建祥想了想,背负双手来回踱了两步,望向窗外轻叹:“没道理啊,不科学啊……”

    2019,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