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八百三十七章 重现之尘
    选择了回缩的深渊魔物让奥罗的笑容加重了一分,想到了之前的谈话,关于这个魔法封印魔法的破解,最麻烦的步骤就是复杂,而不是别的什么部分,过于复杂的结构让这个封印魔法对内变得极为的稳固,对外的话反倒是容易的解决一些,这个破解的方式并非是这里的施法者全部研究出来的,还有教会总部那边的功劳。*随*梦*小*说.

    因此这里的施法者掌握的仅仅只是一个破解的攻略,而并非是全部的信息,比如说这个封印魔法在对外的时候很容易出事的。

    正常的破解还好说,封印魔法消除了其中蕴含的魔力也就消散了,但若是用暴力的手段进行破解的话,这个封印魔法就会发生变化,直接变成一个超强的攻击魔法,将内外的一切存在全部干掉!!颇有一种不按照规矩来就要死的意思。

    爆炸了的话危害太大了,这个封印魔法积累的魔力爆发起来会污染这一片大地的,即便这个地方偏僻,但今天有一片魔力污染的地方,明天有一片新的,对当代人而言问题不大,日积月累下来,影响的还是人类,能走正常的步骤,那就用正常的步骤了。

    只是这个深渊魔物的反抗让正奥罗改变了方式,既然这么难打,那就用另一种方式咯,禁咒还是禁咒,在布置的时候他下令做出了修改,不再是攻击类型的,而是一种控制类型的,不管是什么上升到了禁咒这个级别的,那都是独特的!

    地面上浮现出来了那个圈子的确是指定环没错,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这个深渊魔物对禁咒的了解,可以判断出来它吞噬的那些存在拥有的记忆……也能被它获取,只是他并不清楚这个封印魔法的危险性,因为进行破解工作的施法者也不知道这一个细节。

    只要按照正常的步骤进行,这个封印魔法就是安全的,为了不影响他们的状态,这件事就被隐瞒了,现在正好成为了针对这个深渊魔物的一大优势,让它重新怪怪的缩回了这个封印魔法里面……至于如何引爆这个封印魔法?难度不大啊,一个高位魔法轰过去就行了!

    过于强烈的轰击动荡直接就能改变这个封印魔法的性质,将其变成一发毁灭炸弹,那个魔女的手段也是好得很,非技术流的存在遇到了这个东西,真的是要将家底都赔进去了,毕竟封印这种东西,有很多时候破解不能的话,超强的攻击或者是足够强的持续攻击也能消磨掉封印的力量,封印本身就自带保护的功能。

    这个的话就是莽夫克星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禁咒逐渐的成型……里面的深渊魔物看的很清楚,它更清楚禁咒这种东西一旦开始搓了就无法正常的停下来了,禁咒的释放涉及到了多人的协作,这个时候的魔力流向是一致的,若是受到了干扰,魔力流混乱就会产生严重的连锁错误,单单是这样的错误最多让人难受一些,可是汇聚的庞大元素力量失控的后果就不是他们能承担的了。

    这里的人都点死!!

    问题是这里的教会成员将附近把守的很严密,这还是对付深渊魔物的,有点眼力的人都不会作死干扰这件事,哪怕是黑暗教会的人,黑暗教会里的人就算大部分都不是好人,但这些人里面肯定会有一部分也是认同人类的……

    这个时候干扰教会的灭杀行为,那很容易被教会丢上一个勾结深渊生物的污点,毕竟教会这里都表现的是坚定不移的灭杀了,没有从这里获取点什么的意思,黑暗教会做了这事算什么意思?这么做了会影响到内部稳定的。

    可是在这个禁咒启动后,里面的深渊魔物愣了,搜查了一下那些被吞噬的施法者拥有的记忆,这个启动的禁咒好像并非是攻击的魔法,而是限制,束缚的那种啊,特别是在禁咒启动后,之前围着这个封印魔法的那些施法者们停下了施法。

    或者说他们的准备已经完成了,这让那个深渊魔物更加的迷茫了,话说……这些人不是破解封印魔法的吗?为什么会停手了?身处在封印魔法里面,它无法正常的感知到外界的信息,那个缺口也消失不见了,所以发生了啥事?

    “虽然有些智慧,但终究有限啊,稍稍的刺激就怪怪的中招了。”奥罗合起了魔兵召唤书,看向了那些施法者,那些施法者表示没问题后,他继续说道说道“那就开始最后的步骤吧。”

    禁咒完全开启,一个不大的罩子将这个封印魔法禁锢了起来,看着这个罩子不大,其中的防御强度就算是魔女被困进去了,只要有足够的魔力支持,魔女也别想要从里面脱离出去!!禁咒释放起来复杂繁琐,有的时候为了释放一个禁咒需要十天半月的时间,但是时代在进步,曾经是如此。

    后人也对之后释放禁咒的条件做足了改良,将用于耗费时间的步骤,选择用一些材料或者是独有的方式替代,把能够缩短的时间全都节省掉了。

    像是这个禁锢为主的禁咒,正常情况选需要的时间也是最少两天的,而现在仅仅只用了数个小时就完成了,对比起来看着缩短的时间不够长,可是换成那些需要十天以上的禁咒呢?那些方式是准备时间越久,收益越大的。

    研究这个封印魔法就用了好多时间,教会早已对其爆发的威力进行了估测,用这个禁咒就是高估的结果,为了稳妥嘛!

    即使是这样,禁咒释放结束后,他们在现场留下了大量维持禁咒的材料后,依旧远离了这里,远程的用侦查魔法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禁咒内部存留着一些延迟爆发的魔法,那些魔法就是之前的施法者留下的,多个角度的爆发足够瞬间破坏这个封印魔法原有的特性,让引爆的时间降低到了最短的程度!

    倒计时结束!

    远程围观的郑逸尘眼角有些抽搐的看着那个突然涨大了三分之一的罩子,那个罩子他没有见过,甚至博纳凯恩的魔法书里就没有记录,那个魔法书里面的魔法很全面,但仅限于正常的魔法,不在里面记录的就只有秘法或者是……规格外的禁咒这种东西了。

    那玩意不是秘法,多半就是禁咒了,罩子的形态,防御亦或者是控制为主的,可现在看起来依旧摇摇欲坠的样子,里面的封印魔法发生郑逸尘看的更加清楚,那是一种集中的爆发,先向内然后爆炸相互挤压后产生了二次的向外爆发!!

    保证了里面的深渊魔物会被炸死的同时,也能让外界作死的人一起从这个世界消失!爆炸什么的,郑逸尘现在的抗性已经很强啦,防御力也能扛下来,可是如果将爆炸定向集中起来,就算是正常情况下能够扛下来的爆炸,变成那种形态后,他也会受伤,里面的深渊魔物也是倒了血霉!

    哪怕它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变成了一只宛如穿山甲一样的甲克生物也无济于事,光罩内部的强光依旧持续着,久久不散,甚至光罩上面都浮现出来了道道的裂纹……唔,自己应该离得更远一些吧?

    他很清楚高强度的爆炸被死死的束缚在一个范围内,那个束缚的外壳承担不住后破裂会发生什么事情,一个储存着高密度气体的罐子炸了都能轻松炸死人,更别说这么一个东西了,仅仅只是破裂,郑逸尘都能感知到破裂的痕迹中逸散出来的那些令人畏惧的强烈波动!

    这这这真要是炸了的话,那么一颗异界版的蘑菇云就要冉冉升起了,所以说这样的前提下有什么需要自己来清场的啊?什么东西不都能够给抹的干干净净的?

    好在那个光罩足够给力,破口了也能坚持很久,至于喷出来的那些冲击就当做是高压锅缓慢换气吧,总比看着高压锅喷气的时候直接炸了的好。

    “呼呼……总算是结束了,心惊肉跳的。”保镖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左右看了看,脸色一黑“你们都跑到我身后做什么!!”

    “呃,习惯习惯。”奥罗最先面不改色的站了出来,当时那波动太强烈了,即使扯到了构建出来的防御阵地中依旧给人一种不安稳的感觉,这个防御阵地或许能挡住第一轮冲击,但是之后的余波估计也会很强烈,站在了保镖身后就安心很多了。

    保镖轻哼了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双臂,嘴角不由的一抽,忘记了自己浑身被打的青紫一片,这事说起来也是丢人,平日里防御称著的人就像是普通人被小混混围着狠狠的揍了一顿那样,简直了。

    一众人重新回到了之前的地方,大地布满了令人心悸的破裂痕迹,这些破裂的痕迹中残留着暴乱的元素力量,就是刚才光罩内泄露出来的冲击产生的残留影响,至于光罩现在已经微不可查了,在他们过去没多久就彻底的消散,而留在附近的那些维持这个禁咒的材料更是早已变成了细碎的粉末被之前的冲击完全的吹飞。

    “目标确认完全消灭。”没过多久,侦查部队完成了侦查作业后,其中一人来到了奥罗这里汇报着,他们已经将必须检查的地方都检查了一边,施法者们也都详细的搜索了一番,除了暴乱的元素力量之外没有任何的额外残留了,至于这里暴乱的元素力量他们也没办法,一些过于强烈的力量就会在环境中留下难以抹除的痕迹。

    这些痕迹需要时间去平复,连禁咒都差点打破的爆发,留下如此的痕迹很正常,特别是地上的那个深坑,里面的元素力量暴乱程度,隔老远都可以看到内部浮现出来的狂暴现象,火焰雷电激流狂风混乱一片!

    丢进去一个人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来。

    “啊~哈~”郑逸尘躺在地上看着天空逐渐出现的白月,恩,虽然确定目标已经消灭了,不过收尾工作依旧很墨迹就是了,折腾到了接近晚上教会的人才彻底的离开,为了避免暴露踪迹,郑逸尘等到了深夜,确定真的没有人之后,他才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向那个深坑走去。

    暴乱的元素力量简直就像是禁区那边的环境重现,区别就在于这个地方的仅仅只是集中在了一个小地方,才显得更加的狂暴,只是这种狂暴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降低,或者说是这个狂暴区域正在慢慢扩大,范围大了,稀释了密度后才显得狂暴程度降低了。

    实际上根本没有多大的变化。

    清除残留……这里还能有什么残留啊……郑逸尘嘀咕着,拿出来了魔兵召唤书,这个是本体!从里面抽取了大量的魔力,以一种极为奢华的方式覆盖式的张开,渗入地面和扩散至天空,虽然这些魔力只要不是自己故意散掉的,之后还能回收,但这样使用终究会消散一部分!

    也没有人会如此浪费使用魔力这么侦查,想浪费的人魔力也支持不了如此的行为!郑逸尘不是不想用探查魔法,只是一想到教会的人已经很细致的探查过了,自己的魔法造诣未必比人家高,特别是探查相关的魔法,他们都发现不了什么问题,自己用同样的方式就能发现了?

    醒醒吧!还是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刚刚好,自己消耗的起,至于什么都没有发现?那也不算亏,自己需要的东西已经从依琳那里拿到了,现在只是完成交换的付出部分。

    “还真有东西啊?”微微的扬了扬眉头,发现了一点异常的郑逸尘没有马上撤掉魔力,继续的进行的着探索,直到真的无法发现任何残留后,才撤掉了没有发现异常地方的魔力……即使这样之前使用的魔力也消散了四分之一,让他有些心疼,而发现了异常的部分,则是被郑逸尘用魔力丝线将其牵扯了出来!

    这是一些细小的微粒物质,像是粗沙粒那般大小,数量的话有一百多枚,全部堆在手里也只有一小堆而已,轻轻吹一口气就能将其回归天地间的那种,至于质感则是一种柔韧感觉,现实小肉球一样,除了这种残留之外,郑逸尘就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残留了,要知道这些东西可都是分布在各个地方的,想要正常的寻找起来那真的是为难人,没有了在这里滞留的理由,将这些‘沙粒’装进了一个小瓶子里,他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离开没有多久,又有一些人来到了这里,他们对现场探查了一番,一无所获后同样迅速的离开,之后陆陆续续的又来了一些别人的,

    有的不小心被卷入了元素狂暴的区域当场咽气,有的则是在其他残留的建筑物处好好的搜寻了一番,暗骂了一声这里就像是被狗舔过一样干净后,无奈的离开了这里,这里除了残留的元素风暴之外,任何特别的,不宜流传出去的东西早就被教会清理的干干净净了。

    换成别的正常的遗迹,有人来后续探索或许还能发现点什么,这种纯粹是被遗弃的地方?魔女带走了最重要的部分,教会清理掉了次要的部分,残留下来的就真的只是和魔女有关系的景点了。

    “遇到了什么意外?用了这么久。”郑逸尘回到了地下基地后,换上了睡衣的萝丽丝问道,虽然不出门,不过萝丽丝的日常生活很有规律的,白天正常的衣服,吃饭饮食都是按照正常时间,晚上的话就会换成正常的睡衣,那像是穿越前的郑逸尘啊,不是正式出门就绝对不会好好的穿衣服。

    “呃,不算是意外吧,教会那边有点墨迹而已。”郑逸尘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自己那边的事情,依琳过来听完后,表现的很淡定,教会的手段让她一点意外都没有,那个深渊魔物她研究的最久了,怎么能不了解那玩意?封印魔法也是她留下的,教会会选择用什么方式应对,就那几种可能性,现在出现了几种可能性的一种,能让她有多奇怪?

    “残留呢?”

    “说起来,你应该也能够清除残留吧?”郑逸尘将那个小瓶子拿了出来,就为了这一百多颗沙子,却让自己的蹲了接近一整天……

    “不能确定完全可以。”依琳摇了摇头,看着这些‘沙子’,这是那个深渊魔物残留下来的‘种子’,在魔女都会受到重创甚至死亡的环境中保留下来的种子啊,这也是她当初没有干掉那东西的原因了,主要是这种细微的遗留会很麻烦。

    恩……自从禁区那里留下了黑历史之后,依琳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就小心很多了,所以没有绝对的把握之下,她就用了最稳妥的方式,至于被别人发现了?

    嘿,被遗弃的庄园也是她住过的地方啊,这一次的事情本身就是她安排的,不然她也不会搬出来这么一个被遗弃的庄园了,选择这个是她有着足够的把握,残留她自己无法完全的清楚,郑逸尘却可以啊,他的魔力性质就决定着这东西没有任何遗漏的可能性!

    “不会吧……”依琳的回答让郑逸尘有点咂舌。

    “没有绝对的事情,你发现这些残留的时候,它们给你的感觉是什么?”

    “普普通通的石子,泥土那样的感觉。”郑逸尘想了想之后说道,这些‘沙子’是在碰触到了它的魔力后,才被发现不对的,主要是出现同化的现象,它们的外层有着一层独特的绝缘膜,因此让这种细小的东西能够避开魔法的探查,变得和泥土,石子完全一样!

    “这些残留能在大爆炸里面保留下来,不要说什么无差别的破坏就能轻易的消除,那的确能消除掉一部分,却不会是全部……”依琳继续说道,将这个瓶子交给了郑逸尘“这东西都是那个深渊魔物的种子,不过既然被发现了,那就不用担心这东西会给外界带来新的影响了。”

    “说起来,这东西不管的话,会有什么影响?”郑逸尘轻轻的晃了晃这个瓶子,说这东西是活的吧,放在了一起也没有重聚的样子,就像是真的普通的沙子一样。

    “会让沾染的人拥有那个深渊魔物的能力,即便不如那个深渊魔物强大……但也拥有重现的特性,你觉得这是好事?”

    “感觉像是奇遇。”即使是远程观察,郑逸尘也能看出来那个深渊魔物的重现能力有多么的强悍!!虽然是要完全的吞掉某个需要的重现的倒霉蛋,但将其的一切据为己有,这还不强吗?

    “你喜欢吃人吗?”

    “……”郑逸尘猛摇头,好吧,特殊的东西会额外的激发当事人的,若是能够了解到了重现之能的特殊性质后……有多少人能忍住诱惑?虽然也有魔兽之类的东西可以选择,可是这玩意的重现受制于体型啊,虽然能一定程度的变化,却不能倍化,那个深渊魔物庞大的体型可以无视这个弊端,而正常人就不行了。

    “重现的要求很多的,不仅仅是吞噬目标的血肉,还要保留目标的灵魂……而被这种东西影响到的人,会逐渐的偏向于变形怪,或许当事人会觉得这只是体质变化了,没有什么问题,实际上那个时候当事人已经没有原来的‘自我’了,只是一个拥有原有记忆的新魔物,而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的无知者。”

    “它们或许不能重新成长为那个深渊魔物的程度,但是却能不断的积累力量,即便是被解决掉了,也会有新的残留物,在某一天彻底爆发出来一场新的灾难……你不会认为,这东西虽然是残留物,就和深渊生物没有关系了吧?”

    郑逸尘点了点头,都碎成了渣渣了,这种残留的重现之尘还能深渊生物有什么关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