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九百一十九章背后谋划
    无论是素来纵横无敌的海盗旗,还是阴谋诡计辈出,喜欢阴人于无形的地下皇帝‘无’先生,都对输给释天帝的事情,异常不开心。

    他们都觉得是对方耽误了自己,如果要是他们以自己的巅峰实力出战,都不会输给释天帝。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彼此之间的仇恨就更多了,他们都把对方视作让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于是乎,转身到天神学院之后,两个人就又开始斗了起来。

    他们这一斗就是数万年,一直到两个人都晋级半神,成为一方大佬,也依旧没有停止过。

    不过,两个人的仇怨虽然大,可是面对共同的敌手释天帝,他们两个却又不得不谨慎起来。

    释天帝可以说已经变成了两个人的心魔,他们素来对自己的能力和实力都非常自信,觉得天老大,我老二,所向无敌,结果却被释天帝打了个屁滚尿流,最后更落得一个国破家亡,成为众人嘲讽的笑柄。

    所以现在蓝胡子一提释天帝这根刺,两个人就瞬间失去了内斗的兴趣,马上就变得认真起来。

    不管他们两个再怎么解释,再怎么自负,都改变不了他们被释天帝轻松碾压的事实。

    所以他们唯一报仇的办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释天帝。

    见到两人都冷静下来,蓝胡子这才继续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我觉得有两个,一个自然是收拾释天帝,但是这件事倒不是很急,反正还有时间可以慢慢玩;但是另一件事,必须立刻解决,再也拖延不得了,这件事就是尽快收拢人心,不能让红皇他们成为好榜样。”

    “说的不错。”‘无’先生冷冷的说道:“咱们这些来自同一世界,同样被释天帝羞辱过的人,好不容易组成一个组织,已经相互扶持,共同度过了数万年的时光。这几天虽然有不少有异心的人,最终选择离去,但却没有任何人敢于直接背叛我们。红皇他们显然带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头,要是不把他们狠狠处置了,以后说不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叛徒出现。”

    “其实我觉得这都是一件事。”海盗旗冷笑道:“据我所知,红皇这些家伙已经投靠了释天帝,相信过不多久就会从天神学院的导师,变成释天帝的追随者。所以收拾他们,也就等于收拾释天帝。”

    “我倒是觉得,这不能一概而论。”蓝胡子皱着眉头说道:“释天帝现在气势正浓,背后又有分院长大人当靠山,周围到处都是裁决天使的眼睛死死盯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是想直接对他动手的话,那简直和找死差不多。”

    “说的不错,刚刚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天神学院的高层也都惊动了,眼睛都盯在这里,这时候再对释天帝出手,那不等于是打众多高层的脸吗?”‘无’先生急忙说道:“所以释天帝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动了,至少暂时不能动。但是红皇他们就不一样了,趁着现在他们还没有放弃天神学院导师的身份,我们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想办法弄死他们,来个杀鸡骇猴。”

    “有道理,必须速战速决,这些家伙多存在一天,就是多羞辱我们一天。”蓝胡子也急忙说道:“真要让他们逍遥下去,以后咱们这个组织里不知道会出现多少人效仿他们呢。”

    “可问题是,红皇他们毕竟都是一方主政的导师,这次更是配合分院长大人,坑了恶魔那么多的精锐高手,以及2万多艘战舰,可以说是,功劳卓著。”海盗旗皱着眉头道:“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咱们因为一己之私,就对功臣出手,合适吗?”

    “这~”蓝胡子随即皱着眉头,道:“当然不合适,简直太不合适了,恐怕做下此事之后,我们就得收获周围同僚们的一大堆恶感。但问题是,相比起咱们这个组织离心离德,这个代价也得支付啊?还是说,你想就让这个组织干脆消散?”

    “别,这个组织还是挺有用的。”海盗旗急忙摆摆手,然后无奈的苦笑道:“我们这些年,利用组织里的人脉关系,可没少办成大事,而且借助这个组织,咱们的影响力也逐渐增大,真要是没了,我们这三个首领可就亏大了。”

    “说的不错,咱们辛辛苦苦几万年,才把这个组织建设成这样的规模,上万的成员,而且都在天神学院的各个位置上,办什么事,得什么消息都很方便。”‘无’先生也跟着说道:“借助这些便利,咱们这个组织也算是在天神学院里站稳了脚跟,尤其是大姐大晋级天神之后,我们更能算得上是天神学院的一方小势力。未来我们的发展还指望这个组织呢,无论如何也不能解散了。”

    “可是如果红皇这些组织的叛徒不被处罚,那人心也就会就此散掉,以后谁还愿意跟着咱们?”蓝胡子冷笑道:“尤其是在释天帝变得越来越厉害的今天,谁都看得出他将会是一条特别粗的大腿,红皇他们能够安全的靠过去,那么其他人又会有什么想法?你们可千万不要忘了,咱们这个组织里的绝大部分成员,固然是被释天帝戴了绿帽子,可同样也能算得上是释天帝的岳父!真要是腆着脸靠过去,释天帝只怕还真敢收留。”

    “说的不错,咱们手底下这些人以前都是当皇帝的,能力的确是强,可节操也低的太没下限了。说他们臭不要脸,都是夸奖他们。只要有利可图,上辈子那点恩怨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他们现在都愿意把老婆,闺女再给释天帝送过去,只求和释天帝拉上关系。”海盗旗恨恨的骂道:“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得狠狠收拾了红皇他们,绝不能助长这股歪风邪气。”

    “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收拾?”‘无’先生有些无奈的说道:“天神学院实在太大了,我们三个又隶属三个不同的部门,和红皇他们没有直属关系,想要收拾他们就得去求人帮忙。要在以前倒也罢了,可现在谁都知道释天帝不好惹,哪里还会有人愿意去找他的麻烦?”

    “是啊,咱们都不愿意得罪释天帝和他背后的分院长大人,就更别说其他人了。”蓝胡子苦笑着说道:“实不相瞒,其实在来这儿之前,我就已经联系了一个朋友,问他能不能把红皇调到我的手下,为此,我愿意送他一件贤者级的宝物。结果你猜怎么样?”

    “他拒绝了?”‘无’先生问道。

    “岂止是拒绝了,直接骂我坑人,还要和我绝交。”蓝胡子无奈的苦笑道。

    “哈哈哈,你的确就是坑人。”海盗旗忍不住在一边大笑道:“那个白痴要是真的,贪图宝物,随了你的愿,启不就等于是打了分院长大人的脸?红皇这边刚帮着分院长大人办成大事,回头她就被人家卖了,那分院长大人,又岂能轻饶了罪魁祸首?反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除非是脑残才会答应你的条件。”

    “我也只不过是试探一下,结果发现这世界上的脑残的确不多。”蓝胡子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走官方的正常路线,只怕是没办法报复红皇他们了!”

    “正常路线不能走的话,私下的路线也更是想都别想。”‘无’先生皱着眉头说道:“红皇他们都在风口浪尖上,派人去暗杀他们,定然会遭受来自于分院长大人的疯狂报复,说不定都得把自己搭进去。”

    “说的没错,咱们现在这位分院长大人,别看是刚来的,那可是名声在外,脾气暴烈的一点不像天使,简直比声音的暴虐魔还厉害。”‘无’先生有些畏惧的说道:“我听说她曾经在神魔战场上当督察,负责战场纪律,基本上放在她手里的人,就没有第二个刑罚,几乎全部都是斩首,谁求情都没用,什么神二代神三代之类的贵族,被她杀了成千上万,你至于背后的人都管她叫血天使。反正这样的狠角色我是不太敢招惹的。”

    “呵呵,我也不敢~”海盗旗也跟着笑道。

    “那可怎么办?”蓝胡子摸了摸胡子道:“总不能放任不管吧?那人心肯定会散架,我们还不如现在就散伙呢!”

    “别着急~”海盗旗忽然笑眯眯的说道:“根据我的经验,这种干脏活的事情找‘无’先生肯定没问题,毕竟人家是地下皇帝吗?是不是啊?没脸见人的家伙?”

    “哼!”‘无’先生冷哼一声,然后淡淡的说道:“我的确有个主意,或许可以让我们如愿以偿。”

    “什么主意?”蓝胡子急忙追问道。

    “还是那句话,释天帝现在有了后台,那么私下的阴谋诡计就不太好用了,只有用堂堂正正的阳谋碾压才行,这样就算弄死他,他背后的人也说不出什么来。”‘无’先生淡淡的说道。

    “可问题是怎么堂堂正正的弄死他?”海盗旗皱着眉头问道。

    “很简单,咱们不方便出手,可以让学生出手啊!”‘无’先生冷笑道:“释天帝的那些同学里,可是也有不少是和他仇深似海,势不两立的存在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