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萌芽 第870章 我妻子和我情人有夫妻相(三合一,新年快乐!)
    (6000字大章,为11月600,12月100月票加更!)

    网友小魔鱼是封寒的肉躰粉,从封寒第一次在京城参加游泳比赛就开始喜欢他了。

    后来追了他的所有游泳比赛,要不是没钱,当初就直接追到落山矶看奥运会现场了。

    之后封寒宣布结婚,而且一下子娶了三个,小魔鱼也从肉躰粉进化成了书粉歌粉,开始注重跟封寒的精神交流,毕竟身体上,已经没什么机会交流了。

    听说封寒要在《煮酒论史》上讲课,她这种很多年不看电视的新新人类,也准时出现在了电视机前。

    戴着眼镜,身为中学历史教师的父亲鸡贼地把遥控器藏了起来,嘀咕道,“别的时候我都无所谓,今天你可不能跟我抢电视!”

    “那不行,今天是我偶像的节目,我必须支持!”

    “我还不行呢,今天也是我偶像的节目!”中学历史老师不让分毫。

    “妈,我爸欺负小孩……”

    “我怕她?”历史老师很刚。

    “我还见他藏私房……”

    “遥控器拿去!”历史老师深知,男人怕老婆是历史的必然性,所以他从来不抗争。

    “算了,我还是批改作业去吧。”历史老师刚要起身,就见女儿找到了科教频道,《煮酒论史》刚结束了广告,正好进入正片。

    “咦,你偶像上这个节目了?你什么时候迷上这么有深度的偶像啦?”历史老师很欣慰地又坐了下来,其实他也要看这个节目。

    “那是,我偶像文武双全,你看着吧!”然而当看到封寒的全新造型,小魔鱼一时间还没认出那是玉树临风的封寒,直至字幕上出现关于封寒的介绍,她才惊呼,“哦买噶扥(den)!”

    ~

    科教频道,导播室内,张制片问,“及时收视率多少了?”

    “张头,0.8了!”

    “这么高!”张制片很惊喜,原本的《煮酒论史》虽然评价不错,小圈子里口碑很高,但都是一些老夫子讲些枯燥的历史故事,平均收视率也就0.4%,就这,都已经算是科教频道的王牌节目了。

    “不对,现在是0.9,啊,1.0%!破一了!”

    “这,这就破一了!”张制片有些不可思议地坐了下来,成功来的太突然,他还没做好准备啊!

    原本制作这档历史节目,邀请了全国最著名的历史学者,张制片的终极目标就是收视率破一,让那些坚信娱乐兴台的人看看,有教育寓意的节目也能红红火火。

    虽然他认为的红红火火的标准有点低,只有1%的收视率的,但就这,也从来没有达到过,之前最高的收视峰值也就才0.7%而已。

    但现在,就因为封寒,他竟然如此轻松地达到了自己的终极目标!

    不过张制片没有飘,观众们出于好奇,一开始收视高一些也正常,能否留下这些观众,能否让老观众认可封寒,能否让收视率维持在这么高的位置,这才是关键!

    张制片下令道,“时刻监控及时收视率,如果出现大的波动立即汇报!”

    “张头,现在没有大的收视率,不过有小的,现在1.1了!”

    ……

    全国无数台电视机前,很多人为了封寒第一次看这档节目,而封寒的新造型也不出意外成为了观众们热议的话题。

    喜欢封寒,因为封寒关注这档小众节目的粉丝们纷纷涌入嘤嘤、聊吧等网络媒体,发表着自己对封寒的重新认识。

    小魔鱼:当我爸听说我喜欢的偶像是电视里这样的时候,我爸看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丫是不是有恋父情节啊?嘎嘎嘎!

    嘉怡爸爸:我老婆还以为认错人了呢,还好我家宝宝记得,这就是封寒,听声音就错不了。

    刹那流光:我反而更喜欢这样的封寒,褪去了光环,平平淡淡的就像个学者,期待他的讲座。

    理想中的自己:我理解他,他就是想让人们多关注他的才华,不要总是注意他的外表,我和他有着同样的痛啊!

    爱吃水鱼:看封寒在三国演义了那么埋汰周瑜,我还以为他不喜欢周瑜呢,原来他很懂周公嘛!

    紫眸红颜:他怎么可能不懂周瑜,《临江仙》这么牛叉的词不就是写给大都督的吗,只能说为了艺术创作,只好以贬低大都督的方式拔高诸葛亮。

    给你我所有:我发现封寒貌似也挺欣赏曹ao的,评价远超小说。

    不好那口的和尚:这很正常啊,曹丞相m的文学成就还是很高的,三曹在文学史上还是很有分量的。

    新宝玉:还别说,封寒讲的真心不错,不愧是能写出三国演义这种煌煌巨作的作家,没有故作深奥,直白但不浅显,而且引经据典,一看就是下过功夫的。

    霸剑玥流沙:以前总是听说封寒的三国演义太深,不容易读进去,现在听他讲的明明很轻松吗,我决定买一套来看看,挺有趣的!

    沉海ccc:以后请称呼他为封老师,老实说,讲的比我们本科时候的历史教授都强!

    ~

    这位同学说的应该不是施古代院长,因为他早就不教本科生了。

    但是他必须要承认,如果让他来讲三国史,他讲的可能比封寒深,扯一些时代背景啦,社会局限性啦,但如果把自己放在普通观众的立场上,他觉得自己肯定会更喜欢封寒的课程。

    因为他做不到比封寒浅,说封寒浅,但他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看到底的浅,他是有深度的,但人为地控制自己课程的深度。

    假如深度量化为10,是****,还是1浅9深,还是五五开,这深浅之间,是大学问啊!

    ~

    同一时间,施院长的老朋友芈语忌芈教授脸色有些不好看,这就是封寒的讲座吗,听上去都是些很浅的道理啊,这些本科生应该都知道吧,用得着你说!

    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让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小费给自己发来收视率的消息,他说收视率已经破一了,制片人很高兴,这,这些观众都如此浅薄吗!

    想到这,芈语忌心烦地关掉电视机,没过会儿又打开,他要详详细细地把封寒的课程看一遍。

    ……

    北五环别墅中,历史专业的曾乐心看的最专心,三国史不是她的强项,所以封寒说的很多东西对她都是很新鲜的观点。

    苏嬛也看的很认真,作为一名作家,广泛阅读是必备的素质,她看过古今两版的《三国演义》,不谦虚的讲,现代人封寒写的这本完虐古代那本,而如今封寒讲解的三国正史,又给她提供了一个了解三国的角度,很受启发。

    而鹿幼溪在看节目的时候,主要看的是封寒的妆容和表现力,她将从表演的层面,从断句、表情等方面帮助封寒,让他的课程更具感染力。

    至于韩舞,她正拿着绘画板,一边看节目,一边想貂蝉该是什么样的,并把想法画在上面。

    封寒在三国演义里吹爆了貂蝉的颜值,一个虚构的人物,比甄宓、大小乔这些历史上的大美人还要漂亮,该是什么样的呢。

    首先,她不能像自己和苏嬛这么高,古典美人不会有这么长的腿的,可是鹿幼溪好像又矮了些,那就差不多跟乐心姐差不多高吧。

    她的体态应该像鹿幼溪,身为大明星,鹿幼溪对自己的体重管理是非常严苛的,那小蛮腰,简直成精了,俗称小腰精。

    至于脸蛋,那就自己和苏嬛一人一半吧,于是她的画中,貂蝉的左半边脸像苏嬛,右半边像她。

    然而组合到一起竟出奇的和谐,看不出是两个人。

    韩舞炫耀地把自己的作品给封寒看,还问,“你看我和嬛嬛有没有夫妻相?”

    怕封寒看不出自己画里的玄机,韩舞还特意遮住画中人的半边脸,一会儿左边,一会儿右边。

    封寒看看韩舞,又指指苏嬛,“别说,如果统一了发型,你们俩还真有点像,不过你们这不叫夫妻相,应该是妻妻相~”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封寒觉得,可能是当年老苏在端木nainai那里受到了挫折,所以找二夫人的时候就想找个端木樱那样的。

    于是,一方面苏嬛像二夫人,二夫人像端木,另一方面韩舞像韩士群,韩士群像端木。

    综上,苏嬛和韩舞有点像,再加上身高差不多,都是极品大长腿,如果能统一发型就更像了,假装野生双胞胎毫无问题。

    但那是不可能的,韩舞不可能放弃自己及腰的黑长直,而苏嬛也不愿意把头发留那么长,身为一个懒人,那简直要命。

    一边开着玩笑,封寒还从韩舞的绘画板里看到了她画的《一拳超人》人设图,嗯,跟自己印象中那个平平无奇的光头很像。

    半个多小时后,封寒的这一部分结束,接下来是一位京师大的教授讲武朝历史。

    封寒有点好奇自己这部分的收视率有多少,只是不好意思打电话问张制片,显得自己特功利,不淡泊。

    没想到张制片主动打来了电话。

    “封爵爷,恭喜啊!”张制片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

    封寒:“同喜同喜,直接说吧,收视率有多少?”

    制片人看着自己手上的数据统计,“在刚刚的半个多小时里,您的节目最高收视达到了1.5%,平均收视1.3%,同时段第三名!

    在前面的两名是两档国民级的娱乐综艺,输给他们不仅不丢人,反而是大大的涨了面子!我们从未距离他们那么近过!”

    张制片激动的语气满足了封寒的虚荣心,然后封寒有了解了一下这档节目原来的收视率,就更虚荣了。

    我好棒棒啊~

    既然都开了电视,封寒和妻子们继续看了下去,把师大的这位教授支持完后,封寒连芈语忌老先生的讲座也听完了。

    老先生的知识点掌握的很全面,比引经据典,他比封寒更全面,就是讲的略显无聊了些,太学术,对普通观众不那么友好。

    中学历史老师还能接受,历史老师的闺女就看不下去了,看完封寒的节目就直接弃坑了。

    很多冲着封寒来的观众都是如此,不仅仅是因为封寒比老教授们年轻帅气,更因为封寒的讲解方式让他们容易接受。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通过封寒认识了这档节目,后面也能津津有味地看下去,毕竟比起自己翻古书,有更资深的学者帮你归纳总结那些古书上的知识,并讲解了出来,这不是挺好的吗。

    以前竟然不知道这档节目,简直就是损失,所以要谢谢封寒。

    只不过这些人占比并不算高。

    因此,当封寒的部分结束后,打完电话的张制片就发现,及时收视率很快就降到1.2了,等中间这位师大的教授讲完,收视率已经掉到了1.0。

    同为讲三国,芈教授肯定会被人拿来跟封寒作对比。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封寒的粉丝本就以年轻观众为主,他们并不一定是历史专业的学生,顶多是有点爱好,可是听着芈教授那些冷冰冰硬邦邦的专业术语,顿时熄灭了对知识追逐的热情。

    于是乎,到了芈教授这里,收视率再一步降低,然而降到最后,也有0.7,平时最高的收视率也不过如此。

    《煮酒论史》虽然是分为三位讲师讲课,但它是一个整体的,所以计算收视率的时候,虽然最高收视达到了1.5,但平均收视降到了只有1.0%。

    当然,即便如此,依然是创造历史的,也达成了陈制片最初的愿望,这个收视率,已经是全年最佳战绩了。

    为了让更多人关注到这档人文历史节目,陈制片人立即决定划出一部分资金用于网络上的宣传。

    他算是看出来了,只要把封寒这张王牌用好,他就可以收获更多的观众,更高的收视率,以及更高的广告费用。

    “还有啊小费,”陈制片吩咐属下,“下一期把封寒的节目放到最后,你看看他这段结束后收视率都降成什么样了,放到最后,观众很大概率为了看他,也能把前面的忍下来。”

    于是乎,第二天,关于《煮酒论史》节目的报道开始逐渐在网上多了起来。

    《煮酒论史收视爆棚,文化类节目中出爆款!》

    《封寒化身历史学者,带你领略三国金戈铁马!》

    《封爵爷品三国一口浓郁芬芳入口醇香的茶,我要再品一遍!》

    《这才是历史讲座正确的打开方式,请看煮酒论史封寒篇!》

    《三国演义卖脱销,封寒重新解构三国史!》

    其实这里面既有煮酒论史节目组宣传人员的影子,也有群巢文化的人在行动。

    大家都是在拿封寒做文章,因为他是流量热点,只能蹭他,不过电视台侧重的是煮酒论史这档节目,而群巢文化侧重的是《三国演义》这套书。

    而且,电视台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即便只有平均1%的收视率,那也是议论上千万人在看,即便打个一折,那也有百万之众通过这档节目了解到了封寒这样一位青年学者,并在那张桌子上盯着《三国演义》几个大字看了半个多小时。

    这些人中,比如网友小魔鱼的历史老师父亲就兴冲冲买了一套三国演义,准备将来配着三国演义看封寒品三国,这样估计会更有趣。

    所以,本来印的就不多的《三国演义》真的卖脱销了,它和这档被封寒带火的节目一样成了全民议论的热点话题。

    于是乎群巢文化紧急加印,并把合订版大部头的《三国演义》提上了日程,看这个势头,应该是不用等到过年后了。

    只不过在全民热议煮酒论史的时候,身为文定国立大学历史系主任的芈语忌教授竟然像个隐形人一样,完全没有人提起他也参加了这档节目,这叫他很有些悲哀。

    好在后面终于有人想起他也在这档节目,是这个节目的开国功臣之一。

    某毫无品味的小报刊登标题《光华学子和文定教授同台打擂,共讲三国,教授完败,何其悲哉!》

    这家报纸竟然拿到了节目全程的收视情况,封寒的三国收视率是多么的高,到了芈教授,收视率降到了谷底,谁更高明谁更受观众喜欢简直显而易见。

    当然,也有人为芈教授反驳,说封寒收视高那是因为他是偶像,是明星,跟学者不可相提并论。

    只不过这种说法被广大看过节目的观众网友淹没了,谁好谁坏,谁的课程更能听进去,他们心里有数着呢。

    这一波接一波的宣传攻势是非常成功的,下一期节目还没播,《煮酒论史》的大名就成为各地高校学生和中高层次观众们热议的话题,像是在为下一期节目的高收视率做准备。

    与此同时,著名视频网站我看网决定高价引进《煮酒论史》的网播版权,在节目播出当晚的凌晨24点就可以在视频网站上看到节目,这样年轻的观众就不用抢电视机了。’

    原来煮酒论史的网播版权就是个老大难,谁也不愿意接手,买了放出来也没什么人看。

    结果封寒带火了节目,年青网友想要在网上找正版视频,就是找不到,导致了“煮酒论史”这个词条的搜索量急剧飙升,比一些同样不好找的种子号的搜索量都高。

    这才有我看网瞅准时机迅速出手,高价拿下了网播权。

    看着那后面有几个零的数字,张制片非常欣慰,当初自己花天价把封寒请来简直是太正确了,谢谢封寒,谢谢生病的蔡教授,祝您好人一生住院。

    在线上线下的热议中,封寒接到了蓝祖旺的电话,他已经搬走了,封寒可以住进去了。

    而同时,老妈帮封寒找的好管家,英子姐也到了京城。

    封寒接上英子姐,直接到了恭王府,现在不叫恭王府了,因为那块象征着皇权旁支的牌匾已经被蓝祖旺带走了,而封寒新打造的“寒舍”牌子还没做好。

    进入院子里,虽然跟上次来没什么区别,却感觉有些萧条了,所有的门都打开着,所有的房间几乎都被搬空了。

    现在的恭王确实穷,否则也不至于把那些二手家具都带走,看来之后的采办也是个大工程,不把寒舍填满,总觉得空荡荡的冷清。

    “呀呀,这房子怎么这么大!”英子姐置身其中,感慨良久,“寒寒你真的是出息了,没给师父们丢脸!”

    封寒笑笑:“英子姐,以后你就是咱们寒舍的大管家了,将来还要你多多照顾这个家。”

    英子姐豪爽道,“说哪里的话,我来京城照顾女儿上学,你能给我提供这么好的一个工作机会,我都要开心死了,等会儿我就先把所有的锁都换一遍。

    对了,你那几位少nainai呢,她们想要买什么东西,我都给你们置办齐全了!”

    封寒看看表,“她们应该也快过来了。”

    曾乐心是最先过来的,然后她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住哪儿,她们住哪儿啊?”

    因为可以住人的地方太多,地段环境有好有坏,如果分不好,怕是姐妹间要生嫌隙了。

    这个问题封寒早就想好了,“寒舍中间的这组建筑叫龙舟坊,形状就像一个龙形,里面有四个房间,正好你们四个一人一间。”

    “啊?要住在一起啊?”曾乐心还以为每人一处房子呢,结果是每人一间。

    封寒有他的私心,“这样我就可以不用走太多路就能看到你们啦。”

    这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真实的理由是,这样就有机会从单打独斗变成多人对战了。

    身为男人,封寒永远不会放弃对齐人之福的追求。

    既然老公发话了,曾乐心欣然同意。

    接下来鹿幼溪也来了,听到封寒的安排,她也非常开心,龙舟坊的房间都挨得很近,估计隔音效果也不好,到了晚上,又有墙根可以听了。

    接着韩舞来了,这次她痛痛快快地开始拍照,还拿着绘画板准备创作。

    最后苏嬛来了,她直接找上鹿幼溪,气不打一处来道,“看你干的好事!”

    ps:第四天万字爆发了,感觉自己棒棒哒,顺便求一下明天的保底月票,还有六天呢,继续爆爆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