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045章 不是假的
    “第二副门主,你觉得我会将这种荒唐的事放在这里说吗?”王熊山反问道。

    “那就是真的了?”另外一个副门主,也就是第一副门主双眼一亮道。

    其他人的眼神也都是变了。

    这个消息要是真的,那真是太惊喜了。

    “至少不是假的。”王熊山说道,“现在就是不大确定,他们得到的功法是不是就是夔雍的绝学。”

    “就算不是绝学,那等高手留下的功法,只要我们能够得到,也足够我等受益无穷了。”第一太上长老大声道。

    他的话得到了其他的人赞同。

    夔雍是谁,他们都是清楚的。

    ‘莽牛门’的辉煌历史,周围这些门派当然还是知道的。

    那可是一位魔将大人啊。

    他的功法啊,哪怕是随手扔出一部,都远胜他们现在所修练的。

    “说的是。”王熊山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我想你们之中,谁过去好好探探他们两人的底。之前去的两个长老显然是不大够啊。”

    “属下愿往。”下面六人都是喊道。

    “第五太上长老身死一事,很有可能和这两人有关。”王熊山说道,“他们至少是有空境实力。”

    这话一出,靠后的几个太上长老脸色微微一滞。

    尤其是第三和第四太上长老两人,他们的功力比起第五太上长老也强不了太多。

    他死在了那里,如果真的是‘莽牛门’新任门主和副门主所为,那他们过去岂不是也很有危险。

    “还是你辛苦一趟吧。”王熊山倒也没有再犹豫,直接看向第一副帮主说道。

    “是,属下一定将对方的底细调查清楚。”第一副帮主急忙起身道。

    “你还是不能大意啊。”王熊山说道,“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妥,保命要紧。”

    “属下明白,属下一定会将关键的消息带回来了。”第一副帮主说道,“老实说,属下倒是希望他们的实力越强越好了,这样一来,他们身上的功法就更惊人了。就算不是夔雍的绝学‘莽牛劲’,也足够让江湖中人疯狂争夺了。”

    “帮主,这件事还得封锁消息才好。”第二副帮主急忙说道。

    帮主让第一副帮主负责此事,他内心还是有些嫉妒的。

    毕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夔雍的那些功法,只要自己能够得到一丝丝,那都是无比惊人了。

    可惜,这样的机会,没有落在自己手上。

    “无法封锁。”王熊山摇头道。

    “啊?”第二太上长老不由喊道,“难道说这个消息早就传出去了?不对啊,要不是帮主说起这事,我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我们离‘莽牛门’这么近,也不大清楚情况,其他人应该更加不知道。”

    “算是传出去了吧。”王熊山说道,“他们两个人去‘莽牛门’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是夔雍的传人,得到了夔雍留下的一些传承。”

    “就这么说了?”六人都是愣了愣。

    他们心中觉得,要是换做自己,这样的事肯定不会透露出去。

    一旦透露出去,很有可能遭来杀身之祸。

    江湖中为了一门功法,屠灭满门不在少数。

    更何况是两人还得到了夔雍这样人物的传承,其中功法和宝物恐怕是不计其数了。

    谁不眼红?

    “所以我有个推测,要么这两个家伙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要么就是两个疯子,白痴。”王熊山说道。

    “应该是第一种。”第一副帮主沉声道。

    “是啊,基本上是第一种了,所以你过去的时候要小心了,别说我没提醒你。”王熊山说道。

    “属下会小心的。”第一副帮主脸色有些凝重道。

    现在看来,自己之前还是对这件事太乐观了。

    “其实也不用太过紧张,我不信他们敢对你下杀手。”王熊山淡淡地说道,“我们‘凶山帮’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屋顶上的黄逍听到王熊山的话,心中不由暗暗发笑。

    他和祖师现在可是要对他本人动手了。

    至于他的那些手下,只要没有了王熊山,这个‘凶山帮’差不多也就散了。

    虽然是两大副帮主和五大太上长老,现在是四个,但这些人的关系其实并不是那么和睦。

    各怀鬼胎,各有算计。

    “第二副帮主,你负责‘莽牛门’中的最新消息探查,尤其是有关那两人的消息,必须死重中之重。你可以将其他方面的探查都暂停,注意力重点放在这件事上。现在这件事还不能算是完全传出去,我们要在这件事还在一个小范围内的时候,得到那两个家伙身上的功法,所有功法和宝物。”王熊山继续说道。

    王熊山的话说的在做的人都是有些热血沸腾了。

    尤其是那些太上长老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莽牛门’,他们这个时候都忘记了第五太上长老的死可能和‘莽牛门’有关。

    王熊山让这些人下去之后,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在这里坐了一会。

    “上面的朋友,都来了,不妨下来一叙。”黄逍和霍炼两人耳旁忽然想起了王熊山的声音。

    “没想到被你发现了。”霍炼和黄逍身子一沉,直接从屋顶穿过,进入了屋中。

    “你怎么发现的?屋顶上应该没有什么阵法才对。”黄逍盯着王熊山问道。

    “你们两个倒是有些能耐,能够潜入我‘凶山帮’”而不被发现。你们在上面到底多久了,我不大清楚,我也是刚刚感觉到的。是我的那些属下出去的时候,你们大概是为了隐藏身形,稍稍动了动,这才被我察觉到了屋顶的异样。

    “没想到我们还是大意了一些。”霍炼说道。

    “你们两个应该就是‘莽牛门’的新任门主和副门主吧?”王熊山笑问道。

    “没想到你一猜就中,佩服。”黄逍说道。

    “咦?不隐瞒一下身份?就这么承认了?”王熊山有些意外道。

    “是就是,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黄逍疏导哦。

    “哈哈~”王熊山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我现在大概明白你们两个为何会向‘莽牛门’的那些弟子透露你们得到夔雍传承一事。敢作敢当,我喜欢。”

    说到这里,王熊山微微一顿,语气一变道:“不过,这样也死得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