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下载个状元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佛性老板
    ?曲终人散场,只余鸥鹭翱翔波涛依旧。

    飞鱼号船舱,方盏平听见动静看了眼门口,当即呵呵笑说:“大忙人总算回来了!”

    马竞也不着恼,走到空位边坐下,“总有些应酬推脱不过,你们懂的。”

    目光扫过桌面上放着的三口鱼缸,他又笑问道:“怎么样,我这个创意能打几分?”

    视线落在缸中小鱼身上,方盏平却是撇了撇嘴,“不咋样,鲟鱼一家没什么能看的,你自己先去也说过中华鲟没有观赏性,养它还不如养淡水鲨鱼呢。”

    马竞瞥他一眼,“我的意思是中华鲟不比白鳍豚、大熊猫,几乎没办法靠旅游业回血,不是说没有观赏价值。你看它们长得这么威风,怎么着也比那些冒充鲨鱼的鲶鱼和鲤鱼要强吧?”

    除了公牛真鲨这个“咸淡两栖”的怪胎,其他所有鲨鱼都只能生活在咸水里。至于水族店销售的所谓淡水鲨鱼,其实是数种有着三角背鳍、形似鲨鱼的淡水硬骨鱼的统称,其中淡水蓝鲨属于鲶科、彩虹鲨、红尾黑鲨以及银鲨属于鲤科,确实可以泛称为鲶鱼和鲤鱼。

    “那不一样,”方老板还不放弃,又抛出新的论据,“淡水鲨鱼体型小、好养活,有些还有亮眼的颜色,这些都是中华鲟做不到的。嘿!现在看着才这么大,养几个月就得长到二三十厘米,普通人根本养不起。”

    鲟鱼是淡水鱼里出了名的大块头,中华鲟也不例外,不但成鱼可以长到3米以上,幼鱼也有着远超其他淡水鱼的块头,一岁时就能长到30厘米,之后生长速度才会慢下来。

    显然,这种生长速度和中华鲟的洄游天性存在关联,幼鱼只有尽快长到足够大,才有可能撑过数千公里漫长旅程成功到达大海。

    现在要把它当成宠物养,这种高速生长特性反倒成了累赘,30厘米的鱼至少需要1.5米长、0.5宽的大型鱼缸,不然很难保证宠物鱼的身心健康。等到中华鲟再长大一些,更是只能像大龄锦鲤那样放到室外水池里饲养。

    别人吐槽的都是实情,马竞也只能点头表示确认,“生长速度确实有些麻烦,不过问题也不难解决,普通人养鱼害怕撑死向来都习惯于少喂勤喂,正常情况很难把鱼养到太大。”

    目光灼灼看着对方,“锦鲫可以长到20厘米以上、锦鲤可以长到1.5米,可你们见过多少人能用鱼缸把小鱼养到那么大?”

    “这样的人我还真见过,”方盏平笑着转头看向另外两人,“我说的没错吧?”

    马竞此时也反应过来,摆摆手说道:“农老哥那种专业玩家属于特例,大多数宠物鱼玩家连养活都做不到,上手没几天就会挂掉,更别提养好养大这些了。”

    “话不能这么说,”王戈插话进来,“就算迷你猪也有人能养到80斤往上,你不能因为普通人养不好就忽视这个问题,太不负责了!”

    “我倒是想要负责呢,”马竞闻言却是无语摇头,“问题是中华鲟成年进入繁殖期需要十几年,传统育种驯化机制基本指望不上。生长速度的问题,现在只能是调整饲料配方尽量延缓抑制,要是将来真有人把鱼养大了,基地方面也会安排回收或者训练放流。”

    “育种时间确实是个问题,”王戈点点头,“这么说培育金色、白色这些花色也没戏了?”

    野生动物通常只有灰蓝、棕黑之类易于融入生存环境的伪装色,即便偶有基因突变产生白化、红鳞个体也很难将基因传递下去。直到人类出现,专门留意收集这些特殊个体并加以引导增殖,这才有了如今外观纷繁多样的各种观赏动物。

    “传统手段确实来不及,”马竞歪了歪头,“不过还有转基因这条捷径,我们正在研究中华鲟的小型化、金色化课题,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

    因为赚的没有花得多,民营中华鲟繁育基地普遍存在资金不足,相关研究只能仰赖三峡集团中华鲟研究所等公办单位。不过后者虽然不缺资金和人才,研究方向却是侧重生态效益,不会也不能在商业方向投入资源。商业开发的不足,又反过来限制相关繁育机构获取资金,导致中华鲟保护成为越背越重的大包袱。

    直到佳境基金会接管重组鹭岛中华鲟基地,这种情况才算是有所好转。马竞将繁育基地一分为二,拿基金会捐助的那部分保持公益属性,负责现有中华鲟的保种繁育以及放流研究,由他私人资助的研究所则将目标放在中华鲟的商业开发上,试图将其改造成新型观赏鱼。

    “也不一定非要改造成观赏鱼吧?”王戈慢慢说道:“和其他鲟鱼一样开发肉用、卵用乃至皮用价值,应该也是走得通的。”

    “理论上可行,问题是时间不够,”马竞摇头,“肉用面临杂交鲟鱼的低价竞争,卵用需要把雌鱼养到成年,还要开发鱼子酱品牌,皮用同样耗时过久。短期来看,最方便开发的反倒是观赏鱼这块。”

    因为鱼类的“广种薄收”特性,鱼苗、亚成鱼的饲养成本远远低于成鱼,供应量也远比后者充足。随着基地的子一代中华鲟相继进入繁殖期,选择这条路线,确实可以规避见效时间过久的问题。

    “不对,”方盏平这时却是反应过来,“成年锦鲤一条几千几万,十几厘米的亚成鱼却不怎么值钱。你现在产量是多少,又打算卖多少钱?”

    “一年大概能有十万条一龄鱼,价钱方面可能不会太高,不过就算一条只卖十块,光靠卖鱼钱都能碾压国家的放流补贴了。”

    闻听此言,其他三人却是齐声问了句:“这么少?”

    和另外两人对视一眼,方盏平连忙追问起来:“国家给的放流补贴还不到一百万?”

    “如果养到1.5米以上、体重超过50千克,一条就能一万块,不过长到那么大往往需要十年以上,没有人会舍得拿去放流的。其他几十厘米的小家伙,补贴价就要少得多了,加起来一年也就是百来万的样子。这还是最近几年的行情,我接手之前基地十几年只收了400万补贴。”

    “十几年只有400万,难怪原先老板要跑路。场租水电饲料工资,这点儿钱完全不够用,换我我也跑。”

    “补贴本就只是临时救济手段,不能拿来当饭吃的,”马竞摇头,“当初农业部的想法是搞三三制的开发保护,三分之一保种、三分之一放流增殖、三分之一商业开发。结果商业开发却没有跟上,整个链条直接瘫住动不了。”

    “十几年入不敷出,要是我早跑了,”方盏平撇了撇嘴:“那些老板也是硬气啊!居然一直扛到了现在。”

    这时对面梁平忽然开口,“也算不上有多硬气吧,我觉得应该是舍不得沉没成本,下不了壮士断腕的决心。”

    沉没成本指的是已经发生且不可收回的支出,为了不让之前的花费失去意义,人们面对沉没成本经常会选择继续砸钱,然后寄希望时来运转局势逆转,这一点在赌徒身上表现的最为明显。

    “也不全是决心问题吧,”马竞倒是帮那些繁育基地老板说了句好话,“按当时的样子,他们就算想要转手,也得有人肯掏钱来接盘才是。一边是找不到土豪接盘,一边是国家禁止捕捞野生亲鱼、子一代稀缺性上涨,他们当然只能选择咬牙坚持等子二代出来。”

    各地中华鲟基地里的种源都是1999年前后捕捞的野生成年鱼,它们在人工环境繁育出子一代,子一代成年后繁育的子二代才被允许商业利用。然而等到这批子二代出来,鲟鱼肉价已被杂交鲟鱼砸到20块一斤,这帮老板顿时傻了眼。

    “就算无人接盘,”方盏平来了个事后总结:“当初也该早些清算撤资,这么拖下来反倒越拖越麻烦,就跟ksa那事一样。”

    听他提起这茬,王戈也是附和点头,“毒菜国家杀个人完全不是个事儿,非要拖到那谁跑去米国定居才下手,老米就算为了面子也要出声批评一波。”

    “也就是口头批评而已,”马竞笑了笑,“不信等着,月底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照样能够胜利举办。”

    作为石油土豪,ksa靠着卖油攒下了非常丰厚的家底。因为家底殷实,王储殿下去年提议举办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很快得到全球各国以及国际组织、跨国财团的响应,被誉为“中东达沃斯”。比之政经人士坐而论道的达沃斯论坛,fii峰会带有更强的经贸色彩,会议期间往往伴随各类经贸合作协议,总额高达数百亿美元。

    记者危机发生后,欧美有不少知名公司ceo们表态将取消行程拒绝赴会,然而马竞却清楚这更多是为了维护公司一贯以来的公众形象,顺便再给对方施加一些压力。真等到会期将近,这帮跨国公司和组织还是会派代表前往,只是级别略低罢了。

    “别光说别人啊,”方盏平好奇看向马竞,“你去不去?”

    “我本来就不在名单上面,却是没有这方面的烦恼。”

    “也对,”方盏平眯眼点头,“你貌似一直不怎么重视中东市场,不过去也是正常。”

    “也不是不重视,只是暂时还没把重点放在那边,毕竟信息文化领域的事情有时会很麻烦。石油土豪们的钱,还是让合作伙伴们去赚比较好。”

    马竞的顾忌大家都懂,方盏平很快换了个更加轻松的话题,“那天看了下中甲排名,蜜蜂队貌似有些可惜啊,差一点点就能升到晋级区了。”

    “现在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马竞微笑摇头,“毕竟我们的投入只是中游偏下,外援和内援也比别人少。单凭现在这帮青年军能够做到站稳不降级,我已经很满意了。”

    “怎么,就不打算升到中超么?”

    “暂时没这个想法,冲超容易保级难,与其冲上去守不住弄得队伍动荡崩溃,还不如保持现状慢慢积攒实力。”

    “这样也太佛系了,足球玩得就是热血拼劲,要是长时间没有冠军,队伍肯定会散掉的!”

    “这可不见得,国内外那么多老牌球队常年无冠,还不是活的好好的?”

    “说道老球队,我就想到老版西游记,”王戈抖了个时下流行的六学梗,看向马竞问道:“足协放出风来中超中甲球队要非企业化,蜜蜂队明年很可能要改名,新名字想好了没有?”

    2015年的足改方案里就有俱乐部非企业化的内容,不过当时只说是鼓励有条件的先改,可能是看到缺乏响应,这次索性放出风来说要一步到位。

    “怎么,老王你有什么建议?”

    王戈显然早有准备,闻言马上接话:“这还用说?当然是改回蓝狮啦!”

    成立于1996年鹭岛足球俱乐部历史上曾经多次更换控股方,球队名称也因此频繁更改,早期是远华、夏新等本地名企冠名,后期由国企鹭岛卷烟厂接盘,队名随之变成红狮、吉祥石狮、蓝狮等本土卷烟品牌。

    2005赛季,鹭岛蓝狮以中甲冠军身份成功冲超,并在次年成功保级。再后来,因为体育局托管、主帅失望离职等原因,这支球队很快在新赛季保级失败并于08年遭到解散。

    不等马竞表态,旁边梁龙就瞪了他一眼:“你傻了啊?蓝狮还是鹭烟工业的卷烟商标,蜜蜂不让用,蓝狮就能用了?当年蓝狮也只用了四年,还跟现在这支球队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就算想要援引长期连续使用规则也不行。”

    冷冰冰的事实喷在脸上,王戈忍不住开口回怼:“那你说叫什么?”

    “问我做什么?”梁龙熟练使出斗转星移,看向马竞道:“正主在这里呢!”

    “额,”马竞从走神中惊醒,随口说道:“这个却是不急,反正以后肯定是淡化企业元素、强调地域归属,到时候随便起个腾飞、奋进之类的名字就行了,要不白鹭、红树也行。”

    “啥都可以,还不如改叫佛性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