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千五百七十六章 湖洱太子
    几名官员从宗人府一路狂奔入皇宫深处。大

    内之中,一片白色帷帐之内,上百名娇媚侍女身穿简单绫罗,围绕在一名高大威武的男子身边。这

    些侍女,有的正在吹笛,有的正在抚琴,有的扇动檀香,有的打理宠物——这大内殿堂之中还有许多雄狮猛虎,当然不是凡物,皆是一些成了精的凶兽。

    而那名高大男子,显得威严无比,充满帝王气象,正在享乐。宗

    人府的官员急忙忙跑进来,立刻跪在地上,惊慌道:“禀报皇长子,三十五殿下出事了!”

    高大男子眼皮都未抬起,双眼半睁不睁,用很缓慢的语调道:“小渔儿又胡闹了什么?是不是又砸了哪家宗派的山门?派出人去处理一下,该赔便赔,给对方一些面子。她行走天下的日子就要到了,过些日子,我去带她回来,不能总是这般在外跋扈,虽然我湖洱家族谁也不吝,但总归不好听。”

    男子说着,张开口,露出了一嘴的獠牙,旁边便有三名侍女捧起一个巨大的靛蓝色杯子,杯子大如水缸,递到男子嘴前,被男子一口喝光。官

    员战战兢兢:“殿下……三十五殿下的牌子上出现血光,她生机受到重创!”

    “什么!”皇长子一下子站起身,力量太大,将身旁围绕的几名侍女全都崩飞,一个个头破血流。“小鱼儿出事了?”

    当皇长子随着官员赶往宗人府,却看到牌子已经倒了,上面出现了许多裂口。

    周围一排宗人府的官员垂首而立,大气不敢喘。

    皇长子双目圆睁:“小渔儿如何了?”

    一名官员小心翼翼道:“小轮回开启,三十五殿下肉身舍弃,神魂正在赶往京城的路上,大约一炷香之后将回归宗人府,只是,这一次受伤太重,怕是神魂要沉睡一些日子才能醒来,好在生命无忧。”“

    生命无忧?”皇长子面露杀意。

    那官员顿时捂住胸口,剧痛难忍,挣扎了几下,艰难道:“皇长子饶命……”皇

    长子脸上稍微舒展,那官员昏死在地上。“

    小渔儿乃萨拉第一天才,一岁能通读三千书篇,四岁明意,五岁入武道,十五岁便成就一道生灵,亘古未有!她肉身乃是海神赐福,王者血脉,尊贵无比,多少年来,连父皇都不敢动她一根毛发,生怕坏了她的肉身,这一次,只有神魂归来,肉身、本源、武道之柱皆破,神魂还要沉睡许久,你告诉我,好在生命无忧?”

    皇长子一掌落下,那官员顿时全身四分五裂,连神魂都碎裂,真正的魂飞魄散!其

    他的官员连忙跪下,疯狂的磕头:“殿下饶命啊!”

    这时,一道血红色的光影落在宗人府,现身之后,是一个身高一丈有三的纤细男子,脸颊凹陷,眉宇淡薄,目光深邃,看到地上的碎肉和跪着的官员们,大吼道:“还不快去调查此事,还有,马上准备好,迎回三十五殿下的神魂,去找监天所的官员,把国师也请来,务必先稳住三十五殿下的精神念力!”这

    些官员如蒙大赦,连忙跑了。

    纤细男子看向皇长子,道:“堂兄,我知道你震怒,但不可迁怒宗人府的官员,他们无罪,更不能取他们性命。”

    皇长子眯起眼睛:“父皇有事离开,我皇长子监国,却出了这等事,我如何向父皇交代?愤怒之下,杀了官员,父皇回来当然要怪罪,朝堂上的大臣们也会有不好的声音,这我当然知道,但我杀的那个官员,并非湖洱家族的人,只是一个外姓的奴仆,皇兄心疼妹妹,愤怒杀人,事后再忏悔,下个罪己书,父皇最多责怪几句,心中却会喜欢我这爱护妹妹的心情。”纤

    细男子一怔,连连点头:“堂兄心思缜密深邃——我已经听说了,小渔儿当真出事了?这天下之间,除了那屈指可数的几名老怪,谁能伤了小渔儿?更何况,那些老怪的年纪、辈分都与陛下一般,他们怎会为难小渔儿?就算小渔儿见到他们,也不会造次,小渔儿虽然做事实在跋扈了一些,却也懂得分寸,知道有些人不能惹,那些与陛下同辈的老怪,一个都不能惹。”

    “具体如何,我还不知。”皇长子道。“也许真的有人要对我湖洱家族动手,先拿小渔儿开刀。你马上组织人手,去萨拉商路入口盘查一番,问出所以然,我给你调动八百羽林卫的令牌。”

    一块令牌落到了纤细男子手中。纤

    细男子接过,看了一眼,手掌一翻便藏了起来,又道:“堂兄,你当如何?”“

    我自然要去守着小渔儿。我这妹妹一向与我不和,她是第一天才,我是第一皇子——但父皇虽然疼爱她的天赋,却不喜欢她那过于唯舞独尊的性子——出了这等事,我要好好的守着她,寸步不离,直到她苏醒过来,你去吧,尽快查明,父皇大约在十五天后归来,在此之前,必须要有一个结果,才好向父皇交待。”

    “是!”

    纤细男子离去。

    皇长子双手背负身后,转过身,看向望渔儿的令牌,思量了片刻,也消失不见。

    ……………………双

    头京,城门处,出现了一个少年郎。这

    少年郎是标准的海兽,为大王座头鲸一族,身子虽然很小,但其体内力量酝酿的却相当惊人,是一尊三道生灵,在做过例行的盘查之后,步入了京城。少

    年,便是孟凡。他

    来湖洱帝国,京城所在,探查秘密。

    一路走入,速度极快,没有心思去看那些风景,便抵达了北部皇城周围。他

    随手掏出一支软毛笔,以元气为墨,在皇城周围一处墙壁上,随手写了一个字。这

    个字,很难看懂,也很难说出是什么字。大

    约是个“复”字。随

    后,孟凡一路走,一路随意的写下一些字,这些字写出来之后都立刻消失不见,看不出任何痕迹。

    本源宇宙之中,道术巨帆不断的推演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