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381】宿命一战
    “姜秋白?”一个温婉至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姜秋白冷笑一声。

    又是哪个帮派的花痴女弟子主动找自己投怀送抱的吧……

    蓦然抬头,姜秋白面带冷笑的嘴角却不由自主的一僵,原本冷言冷语的讽刺瞬间凝结在喉咙深处。

    此时在他面前的女子,虽然面带寒霜,但无论样貌还是气质,都堪称人间绝色。

    哪怕此刻她正对自己秀眉紧蹙,但那风华绝代的姿色,依然让他心动不已。

    一直视女色为玩物的姜秋白,第一次有了一丝心动的感觉。

    姜秋白目光湛湛,盯着对面不过双十年华的美女问道:“在下正是。姑娘是……”

    “沈楚儿。”

    沈楚儿柔声回答,接着笑意嫣然地坐到了姜秋白的对面,淡然道:“听说你的剑法不错,在九龙宫算是后辈弟子中的佼佼者了?”

    一丝傲然在姜秋白嘴角浮现,虽然极美,但果然还是垂涎我的名气。

    这时店小二送来酒菜,姜秋白直接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轻轻推到沈楚儿面前,笑道:“江湖虚名罢了。不知姑娘此来有何见教?”

    沈楚儿结果酒杯一饮而尽,姣好面容盯着姜秋白的双眼,淡淡道:“小女子有一事相求……”

    “请讲。”姜秋白慨然点头。

    沈楚儿晃荡着手中的酒杯,往姜秋白的跟前凑了凑,带着一缕酒香的女子香味顿时重塞姜秋白的肺腑,令他一阵飘然。

    只听得沈楚儿用她那极为柔婉的声音说道:“我想借兄台一物用用。”

    姜秋白哂然一笑,同样凑近了沈楚儿,几乎紧贴着她的娇容,问道:“何物?只要我身上有的,姑娘随便用。”

    二人对视,一阵暧昧至极的笑意荡开。

    姜秋白觉得灵魂都飞上了天,心底美开了花,与叶清玄一战失利带来的负面影响,全部抛飞九天之外,只剩下赞叹自己的桃花运之强大。

    “这件东西,姜兄当然有了。”沈楚儿往后退缩一步,娇羞道:“那就是阁下的项上人头。”

    笑容倏然一僵。姜秋白脸色一层寒霜笼罩。

    场面气氛登时变得异常压抑。

    沈楚儿却保持着笑容依旧,咯咯娇笑起身,妙目瞥了姜秋白一眼,笑问:“姜公子害怕了?小女子的话,是不是很吓人?咯咯咯……”

    “哈哈哈……”姜秋白瞬间展颜大笑,道:“怎么,姑娘就这点胆色?姜某不过取笑罢了。只要姑娘有本事,在下的人头便可以随意取走。”

    “好啊。”沈楚儿盈然而起,莲步轻移地向外走去,到了回廊口,转身看向姜秋白,妩媚问道:“这里人多,姜公子何不随奴家前来,让奴家取下你的人头一用。”

    姜秋白顺手将那一壶老酒一饮而尽,啪的一声,拍下一锭银子,高喝道:“伙计,算账。”

    大氅一甩,豪情万丈地追着沈楚儿的背影冲出了酒馆。

    望着二人消失的背影,店小二呸了一口,骂了句“狗男女”,转身便开始收拾碗筷。

    这时候,呼啦啦酒馆里走进一票江湖好汉,人人缩头缩脑地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今日刚刚取胜的九龙宫高手,那个严公展的车夫严平,不久之前让人摘了脑袋!”

    “哎呦呵,怎么没听说……据说是让人在大会的医馆里杀死的。现在九龙宫的人还在那不依不饶的呢……”

    哗啦!

    正收拾碗碟的店小二,手里边一软,连盘带碗的摔了个粉碎。

    **********

    当夜,卧龙岛大乱。

    大怒的九龙宫诸人,差点迁怒于茶马帮的海元顺,若非帅继绝及时赶到,双方差点爆发了冲突。

    最后四方首脑齐聚,协商之后确认加强守备,将严平之死匆匆推到魔门身上,方才告一段落。

    事情虽然看似压了下去,但各方在潜意识里,已经有了极强的戒备之心,后续的挑战势必更加难以掌控。

    第二天一大早,消失了一整夜的姜秋白,脸色苍白的回到了九龙宫,并直接将自己关了起来,不再见人。

    没人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事,更没人知道被沈楚儿与姜秋白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比武继续进行。

    经过昨日三轮会战,所有观战武者的瘾头全部调了起来,一大清早便已是人山人海,整个卧龙岛观战的武者便有十万之多,除此之外,各大帮派的经营场所,酒肆饭庄,以及为参战的武林高手服务的人员,里里外外,全部算下来,怕只达到了五十万之多。

    整个比武场,座无虚席。

    人人对今日比武的人选和看点议论纷纷,三座比武台的登场处,两侧设有巨型条幅,一旦审核通过,该比武场内对战二人的姓名,便将在此公布于众。

    经过一番讨论,最后住持比武大会的礼官团队捧出六福巨型条幅,各自走到比武场的登台处,将巨型条幅高高挂起,同一时刻解下——

    哗!

    哗哗!

    惊呼声,惊涛骇浪一般响起,几乎将天空捅破一个窟窿。

    这三场比武,每一场都足以惊世骇俗,更是议论的焦点所在,天下群雄的热情,几乎燃爆!

    第一比武场,挑战者李道宗,应战者李幕儒;

    第二比武场,挑战者梅吟雪,应战者邱冰娥;

    第三比武场,挑战者宁惠茹,应战者程布衣。

    前两组,各是父子与师徒,家庭矛盾与师门恩怨,这里面的八卦和噱头,几乎惊爆了会场内外,成为所有人摸不清弄不明的根源所在。

    反倒是最后一组,极为简单,一个是凤仪阁的现任阁主,另一个则是游龙帮的副帮主。

    说起来两个人的身份超然,想不到这么快就上台挑战,真心令人难以置信。

    尤其凤仪阁的出现,更是撼动全场。

    之前便听闻重组的凤仪阁有心与宿敌结盟,重新挽回失去的江湖地位,但想不到,这宁惠茹如此沉不住气,不过是比赛的第二天,便出面挑战当初的盟友游龙帮。

    这三场比武,全都是由凌云宫一方挑战,而应战者又全部都是游龙帮一系,其中针锋相对的意味极为明显,还未开战,现场便已是一片火热。

    咚咚咚……

    一通鼓响,催促各方武者上台。

    人影纷纷,六个人缓缓落上比武台,各自与对手对望,一时间各自表情之丰富,令人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