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炫技撼全场!(新年快乐,巨大章感谢大家!)
    白小升要跟欧文大师在这里进行比试?还涉及惊人赌注?

    在场宾客听到这个消息,无人不惊。

    随后,全场沸腾。

    “我的天,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亚裔,还是亚洲人,这是要挑战欧文大师吗?”

    “欧文大师,那可是酒业协会五位公认大匠师之一啊!”

    “大匠师虽然只是荣誉称号,不是评级,却是实打实的巅峰!”

    “不管是调酒、酿酒、品酒,欧文大师无一不精,还是全能型大匠师!”

    “我记得吉克斯世界纪录中,欧文大师是多项纪录保持者呢!”

    宾客争相热议,纷纷称道欧文大师之能。

    言下之意,这个亚洲面孔的年轻男人,是在挑战一位权威。

    这行为是何等的不自量力!

    当然,也有许多人,持不同看法。

    “这个年轻人,可是‘邂逅’美酒的原创者,‘邂逅’现在可是贵族圈里的最受宠爱之物,限量供应,价格昂贵无比!”

    “你们没听见?刚才,连艾伦·怀特,连莫昕小姐都认可他,更在这种场合,当众说他的天赋在他们之上呢!”

    “这个年轻人看着气定神闲,就算面对欧文大师都毫无惧色,他一定不是寻常之辈!”

    “这场比试,我看绝不会出现欧文大师一面碾压的局面!”

    宾客分成两派,双方互有支持,观点碰撞之下,所有人的热情都被极大的调动起来。

    不过明显的,支持欧文大师的人要多的多。

    白小升因艾伦、莫昕获得的支持者,与对方一比,不过二八之分。

    一旁的安东尼奥,在听到欧文大师与白小升的对赌之后,也深深惊讶。

    但随后,他的脸上就泛出笑容。

    这场比试,是在费罗酒庄进行的,那他安东尼奥一分钱不花,就有大利可图。

    如果欧文大师镇压对方,获得“邂逅”配方,他能当即提出合作。

    欧文大师眼下可是在这里研制新酒,拿到配方,岂能不一时技痒,进行调制,进行配方革新。

    那费罗酒庄可就算是后续新酒,之地!

    不论名气还是收益,他这里都会收获的钵满盆满。

    反之,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胜了欧文大师……

    安东尼奥这心里莫名升腾一股炽热之意。

    那是光这个新闻本身,就足以让费罗酒庄扬名,一跃成为各大酒庄第一阶梯中的存在!

    不管怎么看,他费罗酒庄都是受益巨大的!

    所以当欧文大师转向安东尼奥,请他准备东西时,安东尼奥满口答应。

    “年轻人,我听艾伦跟莫昕说,你在调酒、酿酒、品酒方面皆造诣不俗,好得很,那我就在这三方面各与你比试一场。相信与我比斗,对你而言,也是受益匪浅。”欧文大师对白小升傲然道。

    完全就是一副提携姿态。

    “这个什么大师好傲慢啊,跟宋楷大师简直没得比!”林薇薇忍不住跟雷迎低语,“别人说他是全能大匠师,他就把自己会的全拿出来赌?要是对手不全能,他岂不是占了便宜。再说,一位大匠师人物,真想提别人,就让别人自己挑领域来应战啊。我看他,根本就是输赢之心过重。还有,想着当众炫耀自己所学所能的嫌疑!”

    林薇薇对这个欧文大师很是没有好感。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雷迎淡淡回应,似乎觉得这一幕正常。

    但随后,雷迎又补了一句,“以为自己擅长的就稳赢?殊不知,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这话,是雷迎送给那欧文大师的。

    林薇薇听得抿嘴一笑。

    在她看来,什么大师不大师的,白小升如果愿意,揉捏一个大师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她就是对白小升,就是有这种信心。

    “你们这些小辈,就来做见证好了。”欧文大师扭头对莫昕、米萝丝、艾伦、风陌语、风陌焉五人道。

    这五个人里,旁人看来,三人都支持过白小升,看似是对白小升大大利好。

    但是,风陌语、风陌焉可是百分百支持欧文大师的。

    而艾伦新晋改口,称呼欧文大师为“老师”,说偏倚,怎么也不会偏向白小升。

    米萝丝也得掂量掂量,眼下他们家族得不得罪得起酒业协会的一位大匠师。

    这么一算,白小升的支持者,也仅有莫昕一人而已。

    而莫昕这个人,欧文大师又了解的很。

    她跟艾伦一样,在评判一事上绝不会有偏倚,不会昧了自己良心。

    “这位大师在美酒方面的造诣,我尚且不知,但是攻于心计、善于算计,我算是见识到了!”白小升历练这些年,哪能看不出这些,顿时忍不住暗笑,心道,“我倒是觉得这位大师入错了行,不入商道简直是屈才了!”

    当然,白小升只是心中戏谑,表面不露分毫情绪。

    米萝丝、艾伦,风陌语、风陌焉被“钦点”为见证人,也可说是“裁判”,除了莫昕外的几人,也顿时一脸小兴奋。

    莫昕倒是神色平静,见白小升并没有对欧文大师所言有任何拒绝,这心里也是一安。

    这两年在网上,她跟白小升可没少聊调酒、酿酒、品酒,甚至她许多的启迪,都来自于白小升。

    在她看来,白小升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真正的大师。

    不过,莫昕依旧凑近白小升压低声音道,“我可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你身上,连你那‘邂逅’配方都压进去了哟。如果你赢了,那我们就赚得钵满盆满!你要是输了……你惨了,我更惨!”

    白小升忍不住暗暗白了莫昕一眼,悄声道,“你还说!还不是你,非要搞事情!”

    “其实,我还挺想看你输的!”莫昕雪白贝齿咬着下唇,吃吃一笑,“你输了,会哭鼻子吗?”

    白小升给她翻了个白眼。

    莫昕看来,白小升既然敢当众应下,也没有什么紧张情绪。

    那他,就是有把握!

    她也很放心。

    俩人说话之际,欧文大师已经跟费罗酒庄的主人安东尼奥细细说明了要求,安东尼奥也唤过来管家,把安排说下去。

    偌大酒庄,仆从、佣人、帮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若是齐动手,极短时间就能布置好一切。

    在那管家离去后,几分钟便带人返回大厅。

    费罗酒庄的雇工们排成一队,如同蚂蚁一般搬运不息,很快就在这大厅里摆放了三排长桌,都是西方吃饭那种桌子,上面铺着厚厚的雪白台布,又按着要求放了各种器皿、工具,甚至原料。

    这效率令人叹为观止。

    眼看着不到十分钟,大概的东西便运到。随后需要的一些,也正在被运来。

    欧文大师眼看东西运来的差不多了,便对白小升傲然一笑,自认为风度无比道,“这第一轮,我们来比调酒,这可算是你擅长的领域。算我,让你这个小辈!”

    这漂亮话,全让这位欧文大师说了。

    最厉害的是周围众人,听得全然不觉得他这么说有什么问题。

    只莫昕微微蹙眉。

    林薇薇、雷迎脸上隐隐有一抹无语。

    “好,那我不客气了,一会儿,还请欧文大师多多指教!”白小升一笑,迈步走向第一排长桌。

    白小升这幅风采,旁人看来,倒颇有几分超然之姿。

    林薇薇、雷迎紧随其后。

    欧文大师见状,鼻腔之中轻哼一声,对安东尼奥露个笑脸,做了个“请”的手势,却率先迈步跟了过去。

    安东尼奥面带笑容,跟随其后。

    莫昕、米萝丝、艾伦、风陌语、风陌焉,这五人被指定为见证人,也自然跟了上去。

    四周宾客哪能错过这种热闹。

    他们蜂拥而上,把布置好的“擂台”围的严严实实。

    后面宾客眼见看不到,居然让佣人搬来座椅,站在上面。

    到最后,甚至又拉来几张桌子,上面也站满了人。

    在如此高档次的酒会上出现这一幕,不得不说滑稽无比,也实属罕见。

    能让格外注重礼仪风度的西方人如此姿态,足见这场比试,是何等的诱人!

    欧文大师方才公然说了,这第一局比的是调酒,算是他对白小升让了一手。

    所以这第一张桌子上,自然摆放的是调酒工具,还有各种基酒、甜酒、汽水、果汁。

    一些备用配料,诸如豆蔻粉、芹菜粉、红绿樱桃、香草片,也一应俱全。

    甚至常人印象里,不该出现酒里的洋葱粒、橄榄粒、辣椒酱、辣椒油都一并存在。

    换做其他酒庄,断然不会准备这些,但是费罗酒庄却是常备,而且今天这场盛会,他们更是准备的越发周全。

    众人眼见成套的瓶瓶罐罐,严密摆放,规整有序,又多的让人眼花缭乱,无不咋舌。

    恐怕就算是熟练的调酒师,要想构思好要调制的鸡尾酒,并且寻到原料那也得费一番功夫。

    “既然是比试,而且是跟我,那我就得提高点难度!”欧文大师眼看白小升,从长桌一头慢慢走到另一头,他的目光从不胜枚数的瓶瓶罐罐上扫过,嘴角顿时勾起一抹轻笑,当着众人道,“我们都不用酒庄的助理,自己找材料,每人用三分钟时间准备,五分钟内调制,如何?!”

    欧文大师的话,让围观宾客无不咋舌。

    “这得有多少瓶瓶罐罐的原料,数以百计吧,光是查看每种原料在哪儿,怕都要耗费极大时间!”

    “我听说顶级的大匠师,他们眼睛一扫,再提鼻子一闻,就能准确从百种原料中,查出要用的东西在哪里!”

    “不会吧,那也太夸张了!”

    “找原料还不是最难的,关键是要考虑调制什么样的酒,你想,高手之间过招,不可能弄些寻常之物,那样岂不是给对手机会,我觉得会现场创造新酒!”

    “现场创造一款鸡尾酒,还要拿来比试!我的天!怕只有大匠师才有这样的信心!”

    “就算构思好,时间上真来得及吗?从这么多原料中,选出自己要用的,怕也手忙脚乱了吧!”

    宾客们无比咋舌。

    欧文大师得意微笑。

    他就是在炫技,而且也在给白小升以心理压力。

    说什么各自三分钟准备,这里面可是有个极大的坑!

    所有人都忽略了,白小升才是第一个调酒的,他的准备时间确实只有三分钟,调制时间只有五分钟。

    但欧文大师在这边看着,从白小升调酒到评定,无形中多出来的时间,足够他记下那桌上的诸多原料所在位置!

    凭欧文大师的眼力、嗅觉,在加上多出来的“准备时间”,记下原料位置,构思新酒自然不在话下,胜这个年轻人不说十拿九稳,八九成把握还是有的!

    眼见欧文大师如此自信满满,宾客无不喝好。

    风陌语、风陌焉兄妹亦是双眼放光,觉得此番定然稳胜无虞。

    作为真正的圈内人,艾伦却暗暗皱了下眉,他察觉到此中问题!

    但欧文大师是他偶像,艾伦欲言又止,感觉真是难以说出口。

    而莫昕,干脆拧起眉头,准备发声提醒白小升。

    她要让这比试的规则细化,更加公平一些!

    就在这时,白小升开口了。

    “三分钟的准备时间吗?”白小升看向欧文大师,不紧不慢,笑着询问。

    是嫌时间少了?

    那我可以多给你一分钟!

    欧文大师脸上微然一笑,准备“大度”一回。

    “看来,白小升发觉里面的坑了,也对,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莫昕心中欣然暗道,不准备多嘴。

    风陌语、风陌焉兄妹相视一眼,皆在冷笑。

    他们都以为,白小升是想降低难度。

    他们准备等白小升说完要求,就冷嘲热讽一番。

    “我的准备时间,就免了吧。”

    在所有人都以为,白小升要提出对自己有利的条件时,白小升忽然悠然说了这么一句。

    一下子,欧文大师、安东尼奥在内,所有人都一愣。

    远些的宾客,都以为自己幻听了,忍不住用蚊子声问身边的人。

    “那个年轻人说什么,是不用准备时间了吗?”

    “我也是这么听的,不会是听错了吧!”

    连思索,连查看原料的时间都不要?

    这人莫不是疯了!

    欧文大师目光锋锐起来,直视白小升,重复他的话,“你说,你不要准备时间了!”

    “另外,我再加些难度好了。”白小升一笑,伸手从旁边拿起一条餐布,“我蒙上眼睛调酒。”

    这句话,直接让所有人骇在原地,连欧文大师都目瞪口呆。

    莫昕等人也一脸难以置信,以为白小升再开玩笑!

    面对数以百计,不胜枚数的原料,不用准备时间,还有蒙上眼睛调酒?

    这可能吗!

    这还是人能做得到吗!

    全场针落可闻下,欧文大师的脸皮抽搐几下,随即他点头发狠道,“好!小子,你要是现在蒙上眼睛,五分钟内调制一款酒出来,只要能达到a级水准,算我输!”

    酒业协会对鸡尾酒有内部评级,莫昕、艾伦都知道。

    a级酒,已经是大师级水准!

    此刻,欧文大师在发狠,他就不信了,跟他叫板的年轻人难不成是个怪物!

    蒙上眼睛能找到原料,还能出好酒?

    他千般不信!

    “可以。”白小升再度平静道。

    但这种平静让旁人看来,却是嚣张,是猖狂自大!

    “这年轻人,也太嚣张了!”

    “这种事,怎么可能!”

    “他若是能做到,我把这张桌子吃掉!”

    “我也不信,他闭上眼能调制出a级水准的酒来!”

    全场沸腾。

    那些支持欧文大师的人,没人相信!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怪物!

    便是安东尼奥也面带异色,根本不信。

    风陌语、风陌焉都在冷笑了。

    就连支持白小升的莫昕、艾伦也不敢相信。

    不说他们这帮人,就连林薇薇、雷迎都惊在了原地。

    白小升微笑,不理会旁人目光,伸手把餐巾折成长条,要给自己戴上。

    “我来,你自己戴,我们不放心!”一旁,风陌语忽然扬声道。

    面对如此要求,白小升一笑,伸手把餐巾递向风陌语。

    风陌语在众人注目下,大步走上前去,细心把餐巾折了又折,还自己试了试,确信不会漏光,这才给白小升戴好。

    戴的时候,旁人眼见白小升闭上双目,被遮挡的严严密密,断无看到的丝毫可能。

    许多人忽然期待起来!

    他们想,看到奇迹。

    或者,看到这年轻人当场出糗!

    风陌语显然是后者,他检查再三,才冷笑折返。

    “我来给你计时,我说开始你就可以了,记着,你只有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要配好鸡尾酒,水准不得低于a级!”风陌焉不住强调。

    她在试图扰乱白小升心境,扰乱白小升此刻可能在心里构筑的配方,并且反复强调时限,让他紧张。

    虽然风陌焉打死也不信,白小升可以做到,只认为白小升是在哗众取宠,为了输给欧文大师找借口,但她还是不遗余力给白小升制造麻烦。

    白小升平静无比,轻声道,“现在就可以开始计时了。”

    闭上眼睛的白小升,脑海之中,清楚无比地出现一片虚拟“影像”,长桌上,每一款原料都精确标注了名称、品质,让他在脑海里“一览无余”。甚至连他现在的站位,四周存在的东西,都在脑海中建模成功。

    红莲做这个超级人工智能做这些,那简直就是“屈才”了。

    欧文大师一环一环给白小升设下的套,白小升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既然老外玩阴的,白小升也不客气,论“作弊”,谁怕谁。用他们的话,用英文讲,就是:whopawho!

    被白小升催促着开始,风陌焉还真有些不习惯。

    “可以!”风陌焉拿出手机,按下计时,扬声道,“开始!”

    瞬间,全场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所有人都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在众人注视下,起初不动如山,停滞大约十秒。

    这十秒时间,在众人眼里,简直被拉长到漫长无比的地步。

    等众人耐心被消磨的差不多,都快发声催促之时,白小升动了。

    犹如闲庭信步,又好似信步由缰,白小升从长桌一头走到另一头,伸手从桌上取用所需的东西,工具、原料,搅动、调制,每一步骤都精确无比,每一步骤都信手拈来,仿佛白小升就是那张长桌,那所有原料的主人,早已经熟稔调酒百遍千遍。

    所有人看得眼都直了。

    原本不信的人,呼吸都是一窒,眼珠子瞪得滚圆。

    这怎么可能!

    他……真的做到了!

    这匪夷所思,又确实发生的一幕,让众人震撼无语。

    那边欧文大师眼珠子都圆了,安东尼奥也是嘴巴张的老大,眼神发直。

    不光这二位,莫昕、艾伦、米萝丝神情震惊,风陌语、风陌焉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僵直了!

    假的!

    这一定是假的!

    那个家伙一定是魔术师,一定是,这是障眼法,不可能的!

    风陌语甚至在心中咆哮。

    白小升走到长桌那头,顿足,手中调酒器被高高抛起,又在他手中花式翻滚,最终停稳。

    这也是白小升在炫技,炫技到全场惊悸。

    “可以了。”白小升举起调酒器,轻声道。

    半晌没有回应,白小升侧耳听了听,再度高声道,“已经可以了,我调好了!”

    说话间,白小升拉下绑在眼睛上的餐巾。

    “结、结束了吗!”负责计时的风陌焉这才结巴地发声,眼看所有人看向她,赶紧看向手机。

    一分五十五秒!

    还不到两分钟……

    调酒不是一项比速度快慢的东西,但眼下,愣是被白小升玩出了极致,玩出了新高度!

    “已经结束了吗?!”有人止不住颤声道。

    “调好了?!”

    “对,调好了?!”

    “怎么样?!”

    无数人在这一瞬间,像是被重新激活,纷纷发出惊声询问。

    原本安静无比的现场,一瞬间就如同煮沸的锅子,沸腾起来。

    所有人都目光热切看着白小升手中的调酒器,那小小器皿之中,仿佛蕴藏着神迹,等待大家揭露。

    “静一静!”安东尼奥这位酒庄主人扬声高呼。

    可惜没人听他的,原本礼貌至极的绅士、女士,都似乎陷入了一种兴奋、癫狂的情绪当中,不断自说自话。

    连续高呼多声,毫无效果,安东尼奥也是火了,直接走过去,抄起一个器皿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怒吼,“安静!”

    终于,宾客们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安静下来。

    安东尼奥喘着粗气,无奈对众人道,“下面是品评环节,请大家保持肃静。”

    这话起效。

    所有人都闭口不言,目光烁烁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把酒倒进几个小杯里,林薇薇上前取了托盘端着,送给莫昕五人。

    小小的一杯琥珀色酒,散发着盈透诱人的光泽,似有若无淡淡的香气四溢,让人垂涎。

    莫昕五人各自拿了一杯,小心翼翼品尝。

    所有的宾客都凝视他们。

    尝了又尝,风陌语、风陌焉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艾伦、米萝丝却双眸放光。

    宾客们无不焦急,不晓得究竟是什么层次的鸡尾酒。

    那边,欧文大师跟安东尼奥也取了一杯,品尝起来。

    前者脸色难看起来,后者却眼神明亮如炬。

    “这不是a级的鸡尾酒!”莫昕第一个开口,给出了自己的评定,“这是s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