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江华买房记(上)
    王茜说要给江华买套房子,其实这件事她思考很久了。因为她觉得还是给江华把生活上的事情给安排上比较好。因为这个孩子真的是太不会安排自己的生活了。虽然做事很精明,但是情商有的时候却很低,或者说她有的时候明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但是出于她的脾气还是做了。当然了,那些所谓的“不该做”的事情都是这个世界主流的明哲保身之人所认定的。也许在个人的层面上这是一件错事,而站在社会层面上却是正确的事情。

    所以说江华有的时候做的事情好不好?如果说站在外人的角度的话,王茜自然是觉得好的。但是站在母亲的角度上来说她却并不希望江华做这些事情。比如说得罪更有权势的人,甚至和人家针锋相对之类的。

    是的,别人忌惮于江华的实力,以及上面有更大的领导看中江华的未来,所以不敢对江华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最后也只是从首都降职调到了淮海来做事。虽然说现在没有事情,但是不代表以后没有事情啊!谁能算到十年以后的事情呢?

    所以为什么王茜一直对江华催婚呢?说到底还是害怕江华以后受到太大的打击然后一蹶不起。作为一名母亲,王茜尊重自己女儿的选择。不过她希望自己女儿以后的路更好走一点。

    听上去这好像和催婚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如果有一个家庭为江华做后盾支撑的话,江华会更加的坚强也会更加的不容易被击倒。同时也希望有个人能在江华在外面经受风雨受伤的时候帮她舔舐伤口。

    其实王茜真的觉得张桐挺好的,虽然说这个男人年纪有点大。而且也不算怎么有钱,但是至少工作很认真也很正经。他看着对待江华的态度也很认真,追求的方式也可以,没有太过于花俏也没有和木头一样傻乎乎的。

    这人算是一个有点小浪漫和想法,但是又还算是比较老实的人。王茜觉得这样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比江华之前喜欢的那个宋仁杰好,江华当年在大学谈恋爱的时候家里也是知道的,也看过宋仁杰的照片。但是她和江华她爸两个都没有想到,长得英俊帅气的小宋怎么就能成了一个gay呢。虽然说现在这样的社会同性之爱实属常见,但是真的发生在自己闺女的男朋友身上,王茜觉得还是很难接受的。

    而且那之后江华也受到了打击,然后沉迷于工作不再谈恋爱了。所以张桐的出现算是救了江华一次了。虽然张桐的小店也能赚点钱,不过那点钱王茜是看不上的,一个月两三万的利润太少了。自己的那些火锅店一两天就能赚到。毕竟自己家一年有三百多万近四百万的利润啊。

    王茜觉得张桐要是能入赘自己家就最好了。其实不入赘也行,但是最好是能江华当家作主。因为江华强势惯了,要她给一般男人做小女人姿态那是不可能的。这些是为什么江华明明很优秀,但是这些年没有人敢追求的原因。有想法的人都慑于江华的优秀不敢追求(毕竟是个二十八岁的正处级干部,相当于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而有条件的呢则看的很清楚,江华根本不是自己可以驾驭的女人。如果是要和这个女人玩一玩而不是真的谈感情的话,那么自己一定死的很惨。

    至于给江华准备买房子那是出于双庆人的朴实想法,嫁出去的女儿一样是宝贝。双庆人嫁女儿和很多地方都不同,这里嫁女儿不要彩礼反而会给很多嫁妆。川渝地区很多男人耙耳朵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纵观全国许多地方如同卖女儿一样的形势,川渝男人应该感到庆幸,耙耳朵就耙耳朵吧。至少没说娶个老婆要几十万的彩礼和市区一套房什么的。甚至娘家还贴补了很多家用。

    张桐虽然说在淮海有个店面房,说起来也价值一千多万,但是结婚以后住着肯定不行,要是以后有孩子的话就会更加拥挤的。而且张桐住的地方也不好,毕竟店面房直接面对着马路,晚上肯定是吵的,华华晚上肯定休息不好。而且住的附近好像还没有好的小学,虽然说有靠近怒江中学什么的,但是怒江中学也算不上区重点,所以也不算是学区房什么的。不得不说王茜想的真的很长远,至于江华是不是和她一样的想法那就不知道了。

    不过就算是江华和张桐吹了,反正买个房子也是好的。以后要是结婚了,以淮海这么贵的房价来说,男方想要买的起房子那也是要背不少的债吧,除非男方特别优秀有钱。不过那并不重要,其实没那么有钱也是有好处的。

    以后要是结婚的对象搬进来住,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女方的婚前财产。男方直接住进去想要耍大男子主义的话那就要好好思量一下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王茜可是知道有很多男的在外面没什么本事,回家耍老大的派头可是足的很。

    王茜看中的小区说起来距离老张的店也不算特别远,走路也就是半小时内的路程。她看中的小区正是位于华东师范大学正门对面的一个小区。这个小区刚好对着华东师范附小,这个小学算是区里好的小学了。而且小区靠着苏州河,推开窗户能看见一条河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风水学上来说也好。

    当然了,这样的好地段,这个小区的房价可并不便宜。

    “二手房的均价在八万左右吧。不过这个房东因为投资失败股票赔钱了急等着用钱所以价格可以再谈一下。如果可以一次性付清的话那么可以马上办手续,而且还能打折。”当文质彬彬的中介微笑的说着这样恶介绍的时候,江华站在二十层高一百三十平的三室两厅大房子里,她皱了皱眉头问道:“这房子多少钱?”

    中介露出了职业微笑:“因为房主急等着用钱,所以价格不贵,只要一千多万。”

    江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