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七百壹拾三章 后手
    “杀!”

    “把他们这些乱臣贼子全部杀光!”

    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藏剑山庄,铁面判官赵构不由的狞笑一声。

    “诺!”

    “诺!”

    护卫在赵构身边的武士士卒,不由大声承诺,大跨步上前。手中的刀斧更是闪烁寒芒,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这!”

    “这!”

    狄云等人不由的脸色大变,他们虽然知道,事情已经不可以挽回,但是,就这么死去心中多少有些不甘。

    见所有人都压倒前面,赵构身旁没了护卫,有人下意识的一惊,想要折回。不过,赵构却是轻轻的摇头,满脸的毫不在意。在他看来,这些人已经是笼中之鸟,网中之鱼,根本不可能逃脱。也对他造不成任何威胁,竟然如此,还不如将他们全部除去,以免后患!

    “诺!“

    那人见赵构态度坚决,而且,四周都有重兵把守,外人根本不可能进来,所以也就没有太过在意,应诺一声后折身而去。手中的长刀,更是震颤,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光影…

    等那人离去之后,赵构这才百无聊赖的起身。说实话,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将这些刺杀者放在眼里。要知道,他可是单体最强的法家。言出法随,只要在大乾范围内,他就是最强的。别说这九人,就算再来数倍,也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担心消耗龙气太多,人王那里没有办法交代,他完全可以用言术镇杀他们。

    只是可惜了这阜阳县令。多么有眼力劲的一个人,如果他还活着,自己真的会在人王那里为他美言几句,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唏嘘了几声。并且忍不住上前,想要看的更加仔细一些…

    剑从左胸肋下插入,直接洞穿了心脏。剑很快,手很稳,不愧是百杀门门主!

    这样的伤势,就算是神仙也没有办法救治!

    就在赵构习惯性的进行勘验之时,紧闭双眼,已经死亡的阜阳县令,竟然诡异的睁眼,并且突然暴起,手中的短刃,好似毒蛇吐信一般刺出!

    十步一杀!

    人可敌国!

    赵构怎么也没有想到,已经死亡的阜阳县令竟然会突然暴起,而且,一出手就是必杀之术。他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不过已经完全来不及,到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屠龙匕穿过他的胸膛,搅碎他的心脏!

    噗!

    这怎么可能?

    中间的过程看似漫长,但是却非常的迅疾,不过是数息功夫,等护卫之人发现不妥的时候,赵构的心脏已经被搅碎。炽热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涌出…

    “为什么?”

    看着死而复活的阜阳县令,赵构不由眼睛圆睁,满脸的不信。

    “因为某家才是真正的百杀门主,真正的阜阳县令,早就被杀!”

    “因为某家的心脏天生长在右边!”

    仿佛感觉到赵构的不甘心,百杀门主将自己的嘴巴,贴在他的耳边,轻声淡淡的说道。

    “额!”

    听着百杀门主的解释,赵构的眼睛顿时圆睁,被鲜血浸染的嘴唇更是不停的颤动,好似要说什么,但是逆血已经封住他的喉咙,根本没有办法出声。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能够刺破你的护体龙气?”

    百杀门主轻轻一笑,好似对赵构十分的了解。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这屠龙匕,乃是逆纹之匕,曾经刺杀过王侯!”

    “别说你只是天使,就算帝君也能杀的!”

    听着百杀门主的话,赵构本来明亮的眼睛一点点变得暗淡,头顶气运中好似雄鹰,又有狼形的枭鸟,不停的悲鸣,并且开始崩溃。

    这是他气数将尽的表现…

    本来挂在空中,好似烧红烙铁一般的法网,也开始一点点的收缩。这么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其他人。正在和狄云等人鏖战的武士,不由的脸色大变,顾不得其他,急忙转身后撤,眉宇之中更是充满了懊恼:

    “不好!”

    “大人!”

    其他人也顾不得和狄云等人纠缠,急忙折身,想要营救,。要知道,他们都是护卫之人,如果赵构被刺杀,就算他们活着回到神都,也要全部被株连。所以,某种程度上,赵构的安全,还在他们之上。

    “迟了!”

    “太迟了!”

    看着好似疯癫一般,不停嘶吼,想要救下赵构的武士,阜阳县令不由的冷笑,手中的屠龙匕挥舞,好似红线一般划过。赵构那死不瞑目的脑袋,被人瞬间斩落!

    “没了脑袋!”

    “某家就不信你还能复活!”

    看着身体好似枯木一般摔倒的赵构,百杀门主不由的冷笑两声,在众人扑过来之前,提着赵构的头颅化作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该死!”

    护卫们看着栽倒在地的尸首,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眼神之中,有着难言的绝望!

    晚了!

    他们也是彻底的完了!

    只有战死,才能洗刷他们身上的罪孽!否则,不仅是他们,就连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迁怒!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变得猩红,杀!杀!杀!

    “不好!”

    “对方要搏命了!”

    “任务已经完成,撤!”

    看着眼睛猩红,满脸死志的护卫,狄云他们哪里愿意和他们拼命,一个个急忙抽身,向外面弹射。

    不过,那些护卫岂能愿意?一个个人眼睛猩红,好似疯狗一般撕咬!任凭他们如何变化身姿,这些人都紧随其后,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就在这时!

    空中突然传来一阵波动,一身宽袍,好似中年文士的地仙从天而降,当他看到倒在血泊当中,已经没了头颅的赵构时,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神之中更是流露出难言的杀意。

    “该死!”

    “这一切竟然都是阴谋!”

    “杀!”

    联想到刚才突然出现的波动,以及和自己交战的地仙,他瞬间反应过来,本来好看的脸颊也因为情绪波动而变得扭曲。

    啪!

    地仙强者伸出手指,在空中重重的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一股特殊的频率,出现在空中,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开来,说来也是奇怪,刚才还好似流矢的武者,竟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阻力,仿佛空气变成了黄油!

    “不好!”

    “地仙强者回来了,我等快跑!”

    感觉着空中的变化,好似孪生的河洛二仙隐蔽的交换了一个目光,没有任何犹豫的向外飞遁!

    不过,他们还是小看了地仙的力量!

    就在两人腾空的瞬间,一道白光瞬间划过,两人的身体,好似枯草一般斩成两半,炽热的鲜血,好似喷泉。看的狄云等人不由满脸恐惧,连连后退,生恐步入兄弟二人的后尘!……

    昔日的鼎盛一时的藏剑山庄,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废墟,家丁侍女几十人,被掩埋在下面。就算是白日路过此处也有一种寒冷的感觉。日久,未必不会变成鬼蜮。

    不过,这点阴寒之气对于百杀门主来说,算不得什么!

    他整个人好似雕塑一般,站在废墟前面,满脸的感慨。

    裂天战戟!

    必定是裂天战戟!

    只有大乾的裂天战戟,才能瞬间诛杀这么多人,也只有裂天战戟,才能将山庄变成废墟。

    不过,他虽然满脸感慨,但是并没有离去,因为他有一种预感,燕归来不是那么容易死亡的人!

    在他旁边也站着一人,那个人看似普通,但是如果你闭上眼睛就会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人!

    “百杀门主,真是佩服!”

    “最后那一杀,真是天地变色!”

    那人等了一会,见百杀门主没有说话的想法,这才幽幽的开口道。

    “我也是么有想到,那么多人都死了,你竟然活了下来!”

    百杀门主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

    “呵呵!在下虽然战力不显,但也有保命的手段!”

    那人听百杀门主说的不客气,竟然也不生气,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其他人有无活下来的可能?”

    “不可能!”

    “琴魔大限将尽,自己选择了了断!”

    “河洛二仙,我亲眼目睹他们被斩成两段,断然没有活命的可能!”

    “毒手药王,他的修为最低,也是最先被斩杀的强者!”

    “至于狄云,她虽然强大,那好似天外飞仙的一剑,必定会消耗她大量的精气,在那种状态下,万万不可能逃脱地仙的追杀!”

    “如果本门主预料不错,此行最后,只剩下你我二人!”

    “哎!”

    说道最后,百杀门主更是满脸感慨的重重叹息,虽然他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但是,一次性牺牲这么多同伴,还是忍不住唏嘘!

    “哎!“

    那隐藏在暗处的人也是重重的叹息,如果不是他恰巧能够游走空间缝隙,恐怕早就被地仙捻杀,不过就算是如此,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害,只希望这次得到破壁丹后能够顺利的突破宗师境界。否则,自己这一次真是亏大了!

    就在两人心思百转之时,已经葬身山庄的燕归来竟然好似鬼魅一般出现?……

    对于只剩下两人,他并不感觉惊讶。正如他刚开始所说,此行必定是危险重重,就算能够成功,所剩下也不会超过三人。

    每一个人都是在为那一线生机搏杀,成了得到破壁丹,更进一步,成为宗师!

    不成,就要化作养料,枯骨,再入轮回!

    “燕庄主!“

    看着突然出现的燕归来,两人不由的一惊,因为,就在刚才,两人竟然没有任何察觉,如果燕归来想要暗害他们。恐怕早就已经得手!

    仿佛看出两人心中的惊惧,燕归来也不感觉吃惊,反而淡淡的轻笑,示意自己并没有敌意。

    等两人情绪都稳定之后,他这才从怀中掏出三个青玉瓶。

    简单考虑了一下,他将其中两个扔给了百杀门主,毕竟赵构是死在他的手上,理应得到重赏。旁边那人,对于燕归来这样分配也没有怨言。反而急不可待的打开瓷瓶,当他看到里面那一枚血红,散发着夺目热量的丹药时,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癫狂起来,”丹气凝而不散,好似游龙过峡!““没错,没错,这一枚丹药,正是传说中的破壁丹!“

    “只要成了他,就能打开身体内的壁垒,突破武道宗师!“

    百杀门主的表现,虽然没有那么的狂热,但是从他不停蠕动的喉咙,不难看出他的激动。

    “这次事情,比较大!“

    “老夫建议你两人拿到丹药后,立即闭关,最好三五年后在出现!“

    “到了那时,风头已经过去!“

    “否则,被朝廷的人发现踪迹,就算是宗师,也不能幸免!“

    …

    听着燕归来的话,两人这才感到一阵后怕,要知道,赵构不仅是铁面判官,更是朝廷的钦差,代表的人王的意志,自己等人,将他刺杀,某种程度上就是刺杀帝王,伤害的是大乾的脸面,动摇的是王道的根基,所以,于情于理,朝廷都会对他们进行通缉,杀之而后快!

    同时,北郡方面为了保证事情周密,也会将他们诛杀灭口,想到这种可能,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并且下意识的后撤!

    不过出乎他们预料之外的是,燕归来并没有动手,反而满脸好笑的看着他们,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幽幽的说道:”你们以为,就算没有你们二人朝廷就想不到事情是我北郡所为?“

    听着燕归来的话,两人不由的默然,赵构的行踪虽然隐秘,但是断然没有办法瞒过司徒刑的耳目,赵构被杀,司徒刑绝对是第一嫌疑人!

    就算有没有他二人,结果都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你二人生死,对我等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见两人已经明白,燕归来没有任何担忧的说道。”再说,就算你二人被抓,此事也最多到我藏剑山庄!“

    “藏剑山庄早就被赵构所毁,就算朝廷想要趁机发难,也是不能!“

    “最后的结果不过是互相推诿!“

    “没有任何结果!“

    …

    “尔等还是早日离去吧!”

    “日后说不得我等还有合作之时!”

    …

    看着满脸自信的燕归来,两人不由的沉默半晌,确定四周没有埋伏之后,两人这才拱手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