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四七章 戈登,闭嘴! 十三
    见到江云枫和主厨戈登·拉姆齐对上肥宅超级紧张,现在红队只剩下两个人,如果江云枫再因为顶撞主厨被赶出厨房,就他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原本属于五个人的工作量,这么一来红队就全军覆没,蓝队将会不战而胜。

    好在最后事态并没有向着肥宅担心的方向发展,戈登·拉姆齐只是冷冷的看着江云枫许久,最后留下一句期待他的最后的成品便转身去别的地方巡视。江云枫暗自松了口气,刚才他也是在进行一场豪赌,在赌戈登·拉姆齐不会因为搅碎所有鸡胸肉而把他赶出去。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江云枫暗自握拳庆祝,短暂的喜悦过后接踵而至的是不得不面对的繁重工作。江云枫把食材料理机调整的最强的搅碎档位再次按下开关便不去管它,转而去过滤熬好的高汤。江云枫一边又一遍不前其烦的更换过滤网,最后还跑到医疗组那里套要来无菌纱布,把原先浑浊油腻的高汤过滤成清澈明亮,乍看上去像是一盆淡茶色的白开水。

    稀烂的鸡胸肉里被江云枫进行几次过滤才转移到一个不锈钢盆,双手相互配合分离出大量的鸡蛋清混入鸡胸肉泥。一只手搅拌另一只手端着那碗茶色高汤缓慢的注入不锈钢盆,调整肉泥中的水分含量。

    因为鸡胸肉泥是用鸡蛋清作为凝固剂,不能使用借助工具进行搅拌,否则鸡蛋清会被打发变硬形成蛋白霜,所以调和全程只能全部考双手完成。肉泥的稀稠程度已经调整到合适的范围,高汤用掉大半碗不锈钢盆也快满盆,江云枫的双手都累到发颤。

    找来许多轻薄但非常坚韧的塑料薄膜口袋,把不锈钢盆里的肉泥装入这些口袋当中。然后江云枫带着这一堆口袋来到真空封口机面前,挨个将这些口袋摊平然后真空塑封,随后整齐的码放在低温烹饪专用的很温水槽里进行低温烹煮。

    安顿好鸡胸肉江云枫可以回过头去解决退出的同组选手遗留的问题,文静眼睛小妹的大龙虾还养在水槽里活蹦乱跳的可以暂时放一放,优先处理微胖大妈的鹌鹑。

    面对整盆的脱毛鹌鹑江云枫一时间竟然觉得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本来鹌鹑对他来说是很好处理的一个食材,做个脆皮烤鹌鹑既方便有美味,打算考虑到这些英国人都是不吃带骨头的食物,他们肯定不喜欢那种从骨头缝隙里扣肉丝的快感,所以脆皮烤鹌鹑的想法很快就被他自己否决。

    陷入两难境地的江云枫突然回想起之前在巴黎自己参加过的明华堂的汉服专场发布会,为了那场以盛唐为主题的发布会,明华堂的总监前期做了许多工作,查阅大量古籍文献力求能在卢浮宫重现强盛的大唐盛世。沾光也看到这些资料的江云枫把侧重点落到古籍上所提到的唐朝饮食和菜谱。

    在盛唐时期著名的‘烧尾宴’中记载有一道菜名曰‘箸头春’食谱上记载所用的主材如今已经成为国宝,但是江云枫从晦涩的文言文中得知了做法和配料,已经别无选择的江云枫抱着拼一把的心态决定用这些鹌鹑去再现盛唐的味道。

    既然这些英国人不喜欢吃有骨头的肉食,那就把鹌鹑的骨架剔除!江云枫先把盆中的鹌鹑全部斩掉脚爪和翅膀尖,然后换成处理肉类专用的剔骨尖刀,从鹌鹑下腹部取内脏的开口入刀,在外人看来江云枫就是拿刀在鹌鹑腹腔中一顿乱划,正对着江云枫不远处的薙切绘里奈知道他在用精湛的刀工进行内膛脱骨。

    一顿谜一样的操作过后江云枫放下剔骨尖刀,按住鹌鹑的脖子把分离胸肋骨连同脊椎骨从下腹开口整体抽出,失去骨骼支撑鹌鹑滚圆的身体瞬间就瘪了下去。这一手神乎其技的脱骨震惊了除薙切绘里奈之外的所有人,同时戈登·拉姆齐看向江云枫的双眼也冒着精光。

    有了第一次的尝试后续的脱骨进度就非常快,江云枫给这些脱完骨的鹌鹑内腔和外皮都涂抹上一层在调料中意外发现的红油豆豉老干妈辣酱,腌制的过程中江云枫用细铁丝给这些鹌鹑编织了一个临时的内衬骨架,方便一会的烹饪。

    鹌鹑还在腌制,鸡胸肉泥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进入下一步,开启油炸锅的江云枫终于能腾出手去处理那些不安分,一直想从水槽中逃离的大龙虾。同时全身心的烹饪三种不同的食材即便是强如江云枫也招架不过来,所以必定要有一种食材会被懈怠。好在鲜活大龙虾本身就是高端食材,只需要简单烹饪就能非常出彩,于是江云枫决定用一种相对简单,有比较节约时间的方式来烹饪这些波士顿大龙虾,那就是熬粥,按照西餐的叫法应该是龙虾大米浓汤。

    江云枫把洗好的大米用清水泡上,跑到肥宅那边收走他遗弃的明虾头和外壳,还有一些入不了他法眼的蛤蜊。带回来起锅倒入橄榄油,加热到微微冒烟就把这些收来的虾头和虾壳下锅煸炒,等到焦化飘出香味才注入高汤扔一把用欧芹和香茅草捆成的香料和蛤蜊肉就盖上锅盖。

    捞出水槽中的大龙虾,江云枫只要虾肉和膏黄不需要预留龙虾壳来摆盘,所以宰杀和取肉的手法就相当粗暴,连锤带砸毫无美感可言。虾肉取出先放在一旁,江云枫再架起一口过倒入橄榄油煸炒这些碎裂的龙虾壳,变色飘香之后把那一口锅里炖煮的海鲜高汤过滤出杂物,灌注到这口有龙虾壳的锅里,再倒入随缘刀法切出的胡萝卜丁、西芹丁和小西红柿再次盖上锅盖炖煮。

    恒温水槽计算器响起,江云枫检查一遍手头的事项没有什么遗漏就转身跑过去,握住把手把托架直接从水槽里提出来,真空塑封的鸡胸肉泥已经变成一块块白色的豆腐状物体,这正是江云枫想要的结果。

    化开包装袋取出鸡肉豆腐,从中段等分切开再削掉比较老的表层,把有些椭圆的外形改刀修整成棱角分明的扁平正方体。江云枫特意选着了黑色的盘子作为容器,白嫩的豆腐摆在中间浇上一勺现炒的麻婆豆腐料头,再在裹满酱汁的豆腐中央放上一小撮切得非常细的大葱丝。

    黑白红绿四种对比强烈色彩构成江云枫这道用全新方法诠释的麻婆豆腐,融合了多种西餐的烹饪手法以完全西式的摆盘,虽然没有麻婆豆腐那火辣的外形,但是麻婆豆腐的性感灵魂却隐藏其中。

    “戈登主厨!!”江云枫把样品摆上柜台呼叫戈登·拉姆齐,他成为减员严重的厨房中第一个端出完成品接受审核的选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