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420章 公主要杀人
    怎么能帮助汪乔年摆脱眼前这个困境,不离开朝廷,保住朝廷的颜面,确保朝廷不被撕开口子?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涉及到人伦大道这种根本性的原则问题,任何人都没辙。

    在座沉默无声,汪乔年的离开,似乎已成定局,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孙传庭见众人无话可说,他也想不出办法,转头看向孙承宗。

    孙承宗沉吟一阵,道:“汪乔年要回去奔丧,这个阻拦不了,先想办法,尽快澄清汪父之死吧。”

    孙传庭眉宇间尽是凝重,杨锦初,沈珣,现在是汪乔年,他统领的朝廷就要分崩离析了。

    孙传庭不惜自身,可朝廷若是真的崩散,对大明来说,伤害将无以复加,对乾清宫的打击更是不可想象。

    这种情况决不能发生!

    孙传庭见众人说不出话来,只得道:“这件事先这样,你们回去再商讨一番,汪阁老,看看,能不能请他等一天。”

    父丧,子第一时间奔丧乃是最正常的事情,稍有耽搁就是一个‘不孝’的大帽子。让汪乔年等一天,那是冒了极大的风险。

    傅昌宗知道孙传庭需要时间,在这个时候,他站出来支持孙传庭,开口道:“好,我去试试。”

    孙传庭勉强的微笑,心里还是挺欣慰的,傅昌宗在这个时候没有急着与他划清界限,落井下石。

    孙传庭安抚住内阁,虽然汪乔年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总算还有点时间给他转圜。

    但外面的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永宁公主回京本是极其秘密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被一群人提前知道,男女老少皆有,死死的围堵在进出口。

    “我们要知道真相!”

    “三大案必须澄清,史书不能含混!”

    “下来!下来!太后娘娘与信王到底什么关系!”

    “皇上到底是不是喜欢男人,为什么皇嗣那么少!”

    永宁的侍卫有十八个,外加守门的卫兵堵在进出两口,神色凝重,死死挡住这些人。

    群情汹涌,仿佛找到了发泄点,一个劲的向里面冲,冲向中间的那辆不起眼的马车。

    “皇室从来就不干净,前有客氏,后有张氏!”

    “天不藏奸,交出朱由检!”

    “我们要查清真相,公主出来说清楚,你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

    侍卫与卫兵根本不够用,也不敢擅自动强,只能死死挡住。

    侍卫队长一脸凝重的来到窗口,急声道:“公主,人越来越多,还有些人不一般,巡防营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属下带您杀出去,送您回宫吧。”

    永宁坐在马车内,将外面的骂声听的一清二楚,小脸煞白,双眼通红。

    她自小备受宠爱,谁敢欺负她?又何曾见过这样的阵仗!

    但她迅速冷静起来,女将军的热血在沸腾,冷哼一声,一撩帘子站了出来,目光冰冷的盯着前面。

    众人见永宁公主真的出来了,先是一愣,顿时大喜,刚要开口,永宁忽然厉声喝道:“闭嘴!”

    她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身形单薄,声音难免有些稚嫩,娇柔。

    这一声落下,奇怪的一群人居然真的安静,有些吃惊,意外的睁大双眼盯着她。

    永宁盯着前面一群人,冷声道:“你们不是谈祖制吗?祖制里哪一条告诉你们可以围堵公主?哪一条说了可以无凭无据污蔑后宫娘娘的?哪一条又给你们权利干涉皇室了?”

    两边的人群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永宁公主居然说出这么掷地有声的话来,一些人刚要开口,永宁又一背双手,冷声道:“本公主不管你们受谁的指使,诽谤宫廷那是死罪!现在,你们立刻去行不自首,如实交代罪行,如果胆敢反抗,本公主就视你们谋逆,就地格杀!”

    小丫头说的是杀气腾腾,吓的边上侍卫队长不知所措。

    侍卫队长是禁卫出身,倒不是怕杀人,而是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杀人,会捅出天大的篓子。

    小丫头背着手,扬着头,一脸冷肃,丝毫看不到是故作凶狠,或者胆小畏缩模样。

    他前后的‘百姓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似乎是难以接受一个十六岁小女孩的‘屠杀’威胁,迟迟没有再说话。

    “何人胆敢阻拦公主座驾!”

    这个时候,一声大喝突然响起,接着是一阵马蹄声。

    有三十多骑兵从不远处横冲直撞而来,刀兵出鞘,杀气腾腾。

    那‘百姓’中的一些人脸色大变,纷纷散开,哪敢与这样的骑兵硬碰硬。

    领头的军士穿着副校尉军服,快速来到小永宁马车前,看着她站在马车门前,还以为她收到惊讶了,连忙下马,单膝跪地道:“卑职来迟,令公主受惊,还请公主恕罪!”

    小永宁却没有看他,而是目光在对面散开的一些人身上打量,双眼渐渐闪烁,嘴角勾起冷笑来。

    她看着地上跪着的人,道:“本公主记得你,皇家军院第五期的生员,很好。本公主命你,即刻抓人,堵门的要全数抓获,以谋逆大罪送入天牢!”

    副校尉是军人出声,一听就毫不犹豫的道:“遵命。”

    转身调头就一挥手,三十多骑兵分坐两拨,外加守门卫兵,迅速开始抓人。

    “快跑啊!”

    刚才还义愤填膺的男女老少,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四散而开,疯狂逃命。

    侍卫队长看的一愣,看着马车上犹自不满的公主殿下,暗暗的擦了擦头上冷汗,低声道:“公主,太冒险了。”

    刚才如果不是这对骑兵来的及时,外加这些人确实胆小怕死,真可能出大乱子。

    在京城,首善之地对‘百姓’大开杀戒,即便是被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冠之‘不仁不孝昏君’的皇上都没干过。

    永宁瞥了他一眼,骄傲的一扬白皙脖子,哼哼笑道:“这帮人是匆匆被人喊过来的,连骂的话都记的七零八落,毫无章法,你以为他们真的是那些读书人?没用的睁眼瞎,要不是你是皇叔的人,真想打你一顿!”

    侍卫队长听出了公主话里的笑意,知道她是借此缓解紧张的心里,没当真,配合着尴尬的笑了笑。

    永宁就更加得意了,一挥手,道:“走,进宫,本公主要找孙阁老算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