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4章 景泉挑大梁
    “你……”邪道人瞪圆眼睛,有一种一拳打在空处的感觉。

    他帮助周烈营造环境唤醒了这道沉涸万古的凶瞑气息,可不是真的舍己为人,而是想用咒术御神驱鬼。

    没有想到这小子技高一筹,竟然逆转九字真言震破凶瞑,并且投身其中欲取而代之。

    “轰……”下方显现出黑暗窖穴,就像有人在宇宙中挖了一座地下室。

    也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仿佛时时刻刻都能伸出一条手臂扼住人的喉咙,然后封喉索命。

    邪道人转移目光看向天灾石树,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这是一件至宝,要比他那支木簪值钱。

    如果能把这棵奇异大树搞到手,不但可以弥补损失,还有很多赚头。不过,树上站着十几名修士,看眼神就知道不好对付。另外树身之中融合着数十道气息,看来有人用这株大树延续生机,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邪道人晃动身形,等到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欺身到景泉近前。

    在所有人之中,这个女人英气逼人,隐隐有着大气运傍身。所以先行剪除此女,可以为后面抢夺石树省去许多麻烦。

    说时迟,霎时快,邪道人的力量几乎透入景泉的身躯。

    谁想突然之间出现一抹惊鸿,乍然出现,乍然消失,竟然将邪道人逼了回去,令他圆睁二目有些不敢置信。

    “你竟然将我逼退了?兵家剑修还是道家剑修?你的剑不凡。”邪道人看向景泉的右手,忽然反应过来看向景泉的左手。

    就在这个刹那,比弹指一挥间还要短暂,景泉的双手在胸前交叉互搏,邪道人勃然大怒。

    寒光如剪刀,邪道人身后有狐毛飞起,洒落a点点血光,令他的面色变得相当难看。

    “哼!”景泉冷哼一声,翻手抛掉两把飞剑。

    只见飞剑上面布满裂痕,受到妖气侵蚀已经不能再用。

    在飞升之前,大家做足了准备,景泉掏空了玉溪城所有飞剑,所以遇到高手还是很有底气的。

    其他人也不善乎,知道敌人不简单,赶紧往外掏东西。

    阴毒的,带刺儿的,带毛的,带角的,厉害的,统统招呼过去,管他有用没用,反正不能让这个家伙腾出手来施展杀招。

    毕竟人家的阶位在那儿摆着呢!要不是大家准备充分,又能依靠天灾石树抵消冲击,如果分散开来,有多少人都不够对方杀的,而且还是轻松秒杀,这一点一定要清楚,千万不能托大。

    “岂有此理!”邪道人真的怒了。

    他没能解决那个拥有双祖灵的小家伙,难道连这些小喽啰都没有办法击杀?要是叫其他修士知道,这张老脸往哪儿放?

    “谨请天御社,来临煌煌……”

    “轰隆隆……”星宇摇摇晃晃,仿佛有一片大气候降临。

    恍惚间,看不到边际的大手从上至下拍了下来,令人心中生出巨大惶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景泉的目光异常坚定,她抬手拍向额头射出一千三百六十七缕银色丝线,与至上而下的大手碰撞在一起。

    不要看这些银丝脆弱,可是触及大手的刹那便展开覆盖数十里的涟漪。

    当这些涟漪在空中完全打开,好像一面面圆盾挡住大手,不让他有机会落下来。

    “哼,找死……”邪道人觉得今天这脸丢大了,他的手指突然夹住一根黑针,抖手打了出去。

    “偷袭,卑鄙!”祖万豪看到一溜乌光射来,出于本能祭起一面圆镜。

    战场之上只论生死,至于是不是偷袭,谁都不会放在心上。

    景泉并非没有防范,然而针类暗器最难挡住,何况还是这种大高手发出来的暗器,那就更加难以抵御了。

    幸好,祖胖子这灵机一动的防范,虽然镜面破碎,却为景泉带来一丝生机。

    数十把飞剑向前环转,只听叮叮当当轻响,竟然在半个呼吸间将飞剑毁了个干干净净,可见这根黑色细针有多么厉害。

    关键时刻又有一人出手,不是周烈一方人物,而是那墨家三杰中的青年。

    “叮铃铃……”

    只见一枚非常不起眼的戒指竟然在瞬息之间套住黑色细针,令其发出一阵嗡鸣,陡然失效。

    “哎我去!哥哥仗义!”祖胖子拍着对方的肩膀,打心眼儿里感谢。

    景泉暗咬银牙,虽然有人帮她解决了暗器,可是空中那至上而下的大手并未解决,让她大感吃不消,觉得身体随时都有可能破灭。

    “看我的……”天灾石树之上多了一道身影,正是巨君侯。

    他抬起一只斑驳不堪竹筒,提醒大家说道:“小心,这是我的杀手锏,已经留存多年,就像酿酒一样酒气越来越醇厚,后坐力很强很强,不过天灾石树一定扛得住!”

    话音刚落,就见一道光柱出现。

    没有任何轰鸣响声,仅仅是寂静破空。然而越是这样,威力越大,天灾石树在巨大后坐力的怒怼下开始下沉。

    光柱在空中造成满眼光斑,遮天大手彻底崩溃开来,谁知邪道人已经来到景泉身边,将天灾石树的威力排斥到三米之外。

    他想杀人,真没几个还活着,今天也不例外。

    景泉遭遇巨大危机,然而她的心中早已通透无瑕,越是危险越能爆发潜力。

    素手轻抬,她震碎了身上所有飞剑,就连修炼至今的本命飞剑都一分为三,化作碎片崩飞。

    邪道人拎起一柄神剑,就像甩动拂尘一样将所有飞剑碎片拨拉到旁边,唯独景泉的本命飞剑炸裂后给他带来一些阻碍。

    “叮叮叮”三声响,就连这本命飞剑也未能给他造成太多困扰。

    随后邪道人将神剑递了过去,他仿佛看到自己割下美人头颅,如此一来可以多上一件标致的收藏品,或许心情会好一些。

    可是,手中之剑突然顿住,发出凄凄切切哀鸣,竟然无法挺进分毫。

    “怎么……可能?”

    “嘤嘤嘤……”哀鸣声大作。

    邪道人大为惊异,要知道他这把神剑可是天丛云剑,最为犀利,最为凶戾,最为顺从,世间怎么可能有人让它发出哀鸣?

    天丛云剑定在空中是因为景泉伸出纤纤玉指夹住剑身。

    她的眼神变了,带着一种超然物外意境,让世间所有神剑向她朝拜。

    这便是一名纯粹剑修的三品朝宗期,而且景泉是越女剑的继承者,敢向她亮剑之人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