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九一节 南下
    见过秦王之后,粟珞又来到白晖面前长身一礼:“见过大河君。”

    白晖点了点头,然后身边的护卫捧上一只托盘。

    托盘上是一套军常服。

    白晖这才说道:“秦与你等,原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分彼此。出了海,咱们更是一家人,要一致对外。本君决定,出海所有的军士,穿新军服。这是将军的军常服,就是日常所穿。”

    “末将明白,末将谢大河君。”

    白晖点点头:“传本君将令。”

    立即有一个书吏上前:“大河君将令,着令燕人粟珞将军选派精兵良将一万五千人,登陆倭京与倭本岛东港,一年之内,清扫倭京与本岛东港之间一切不臣之民,一切所得,依倭岛法令。”

    “末将,得令!”

    刚投降就有一块大肥肉扔给自己,粟珞脸上都笑开了花。

    从乐问那里粟珞已经得知,倭岛倭京以西,可以说只差清扫山沟,倭京以东却还有几处大的倭奴聚集区,人数合计几十万人,也有人说,倭京往东还有百万倭奴。

    当然,这些不重要了。

    至少自己带七万人刚刚投靠,就是这么肥一块,怎么能让自己不兴奋。

    白晖又说道:“燕人多在北地,这次灭辰国之战,你可愿参加?”

    “愿为先锋。”

    “好,你留一万精兵随本君南下,你与骑武将军一人南下,一人北上。北上之人听从王龁将军号令。相信本君,你们燕人不是去送死的,你们能跟上王龁所部的冲锋脚步,才有肉吃。”

    粟珞愣了一下后,大笑。

    白晖这话不假。

    秦军进攻,绝对不会等什么陷阵营先杀,秦军的主力杀的比任何人都凶。

    人头就是战功。

    有时候跑的慢了,想找个敌人都不容易。

    粟珞退下后,魏遫站在了白晖身旁:“新军服有没有我们的。”

    “你说的呢?”

    白晖一句反问之后,没理会魏遫,自己就往新港内走去。

    这里有造船厂,有仓库。白晖既然来了,便一定要带秦王去亲眼看一看,秦国眼下在新港的力量有多强。

    新港停留了五天,先头部队已经派出去了约六千人马,白晖这才与秦王正式出发。

    船在海上航行了三天之后,白晖命令远离海岸。

    秦王解:“难道前面海面下有石头?”

    “王兄,前面再走不远,就是楚国的泉州港。我派人秘密的调查过,楚国虽然得到了泉州,但他们依然没有下功夫去开发,眼下楚国正在花大力气清扫整个闽越,想把所有的反抗力量清除,然后才开发港口。”

    秦王问:“你以为,楚国这么作是对,还是错?”

    “无关乎对错。”

    “为何?”

    “楚国得到港口又能如何?这个港口给楚国无法带来利益,港口的作用就是货物的流通,楚国眼下并.无多少货物需要从海上走。辰国半岛的生意控制在咱们手中,倭岛的生意,楚国粘不到。”

    白晖一解释秦王立即就明白了。

    闽越这块地方秦王之前就从白晖那里了解过,这里多山,是药材、茶、矿石。或是烧制瓷器的一处好地方,但楚国才刚刚控制了闽越,茶林还需要种,药材靠进山采也不会有多少,也是要靠种的。

    其余的楚国就算制作了,也并没有足够的生意。

    秦王再问:“那么,若是这港在咱们秦国之手呢?”

    “王上,这个港太重要了。可以说是咱们南下最重要的一个中转港,南海有多大,南海比中原还大,南海那里有无数的生意可以作。不说南海,仅辰国半岛所需要的茶、倭岛所需要的茶与药材这两项,需要百万人劳作才能够满足。”

    白晖给秦王讲解了出海贸易的最基本条件,那就是货物。

    有足够的货物运出去,同样也有大量的货物是港口需要的,否则这个港口便没有足够的价值。

    船又行了半日,秦王可以用肉眼清楚看到船左边的陆地。

    秦王问白晖:“这是何处?”

    “小流球,或叫夷州岛。这里依照历史来说,应该是几万年前,山崩地裂,从咱们中原的陆地上分离出去的一块。”

    “就咱们的斥候上报,这岛上有人,但人口总人数最多也就是三万人,就算有没找到的也不会超过四万人。这岛上的人,应该是上古时代陆地分离之时,飘过去的。这个我没研究过,应该是这样吧。”

    白晖说是应该,也就是没把握。

    秦王也认为白晖讲的有理,天地大变将一块陆地裂开,只能说天威惊人。

    至于人口,秦王也认为这上面有人,也应该是上古时中原过去的人。

    白晖又说道:“这个岛,西边是平原、盆地,整个东边都被山挡着。这岛上气候怡人、物产丰富。我已经命人在岛的南北两端登陆,人数不多,各有一百五十户,外加五百兵马。”

    “恩。将来这也是天下的一部分?”

    秦王认为,这个岛不同于倭岛,既然是从中原的陆地因为天地大变而裂开的土地,那么这也就是中原的一部分。

    这件事情,秦王不愿意退让,既然是中原分出去的,那就应该回归。

    教化礼乐,德育万民。

    “王上英明!”

    白晖没意见,这里眼下没有开发的价值。记得历史上记载过,三国的时候孙权派了一万人过来开发,但这地方开发的价值并不大,因为没有足够的人口。

    大量的移民过来开发,意义不大。

    船上海上航行了足足半个月,一直是可以看到陆地的航行。

    终于,正北方向见到了海湾,很深的海湾。

    船队开始减速,白晖站在船头远远的看着,也不说话,也不询问,也不下令。

    秦王问:“到了吗?”

    “王兄,北上海湾深处,便是这次的目标。我在想,是选找一处休整之地,还是一口气杀上去。依秦军的作战风格,没有半点情报,这样杀上去。”

    白晖摇了摇头:“不智!”

    秦王远远的望着这海湾,这里正是后世的广州湾,秦王已经不再去想白晖怎么就知道这么多,但肯定的一点便是,这里便是灭楚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