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23章 谈判
    议事广场,广东市舶司提举衙门。

    林晧然再次来到了濠镜,却不是以广东市舶司提举的身份,亦不是以广州知府的身份,而是以广东巡海道副使的身份到来。

    广东巡海道副使虽然仅是正四品,但在外交上所拥有的权力,却是其他官员所无法比拟的。如昔日的汪柏,正是他一力促使葡萄牙人入驻于濠镜,全权负责着广东的外交事宜。

    林晧然率领着广东市舶司提举陈敬及香山县官员坐于正厅中喝茶,正等候着葡萄牙人到来,一场全新的谈判即将拉开序幕。

    已经开始蓄胡的江荣华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朝着林晧然轻轻地点头,这一场谈判正是由着他牵线搭桥的。

    话说,当年江荣华所率领的舰队出事后,却是误打误撞到了马六甲,然后又随着葡萄牙的商船前往了印度的果阿城。

    在那里,江荣华接触到了葡萄牙人的技术和文化,甚至还学得了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对西方社会有了较深的了解。

    很是奇妙的是,举止儒雅的江荣华竟然被一位漂亮的葡萄牙美女看上了,从而成为了葡属印度殖民地总督的妹夫。

    这次从印度归来,不仅仅是要重返故土,同样是肩负着一个神圣的使命,正是前来修复葡萄牙官方跟大明官方的关系。

    虽然大明对葡萄牙商人和传教士很是宽容,但对葡萄牙官方舰队显得并不友好,并不允许他们进入大明的港口补充食物或采购商品。当然,“做贼心虚”的葡萄牙的官方舰队亦不敢进入雷州港或濠镜码头,生怕被大明的军队给吞了,故而双方一直处于半敌对状态中。

    从马六甲到日本这一条超长的航线中,在失去了濠镜这个最理想的补给站,致使他们前往日本的航线承受着更大的风险。

    在一航大黑船失踪后,葡萄牙官方一度想要放弃了日本航线,转交由普通的葡萄牙商队前往日本进行贸易,但这无疑会稀薄他们的利润。

    葡属印度殖民地总督是一个富有远见的人,知道无法用武力征服这个强大的东方帝国,特别教会那边亦不同意他这样做,转而谋求和平谈判的方式。

    不管是出于日本航线的需要,还是对大明商品的贸易需要,他都需要跟大明“重修于好”,而江荣华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在得知林晧然已经成为广东最高的海防升官,又得知江荣华跟林晧然的关系,便是极力推动了这一场充分友好气氛的谈判。

    江荣华走进来片刻,后面的葡萄牙谈判使团亦是出现。

    “林大人,好久不见!”

    巡道使加莱内尔领着几个葡萄牙人出现在客厅中,这位一度想要在濠镜建立属地政权的野心家,自从给林晧然驱逐后,却是显得消瘦了不少,眼睛复杂地望着林晧然行礼道。

    昔日生死相向的敌人,如今却是友好相见,正在演绎着“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加莱内尔先生,你的来意本官已经知晓!你们只要遵守大明的法制,不试图指染我大明的土地,我们可以跟你们葡萄牙王国达成友好的贸易往来!”林晧然仍是坐在座位上继续品茶,显得率直地说道。

    之所以敢于让葡萄牙舰队前来濠镜,并不是林晧然对大明的水师有多大的自信,最关键还是香山新城已然落到了濠镜。

    不要说葡萄牙在不久的将来被西班牙吞并,哪怕西班牙舰队到来,只要他敢于夺下濠镜,那大明朝廷必然将怒火喷向西班牙人。

    在“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最高政治指示下,不会有官员对丢失一城而坐视不管,必然集结大军将西班牙人进行驱逐。

    加莱内尔的眉头却是微微蹙起,将顾虑说出来道:“我们舰队的安全如何保证呢?一旦你们对我的舰队动手,这又当如何?”

    “加斯帕教父,本官可曾因某一支舰队满载财富而眼红过?可曾对你们哪支舰队掠夺过财富?又何时做过出尔反尔之事?”林晧然却是扭头望向了坐在一旁的加斯帕教父,正色地询问道。

    加斯帕脸上泛出苦色,虽然这位林大人曾逼他们下跪,又在香山新城的资金上敲了他们一笔,但确实是一个极讲诚信的人。

    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他自然希望这次谈判能够顺利进行,却没有向加莱内尔回答,而是恭敬地对着站在加斯帕身后的教士认真地说道:“卡罗教士,这位林大人确实没有做出过欺诈之事,这里的人人都奉法,是一个很守法的官员。”

    “加莱内尔,既然加斯帕教父都这么说了,你可以将这种担忧放回肚子里了!”卡罗是一个矮胖子,但神色间充满着傲慢地道。

    值得一提的是,葡属印度殖民地的最高长官固然是总督,在名义上亦属于葡萄牙的驻地。但在果阿城属于主教区,更是耶稣会的所有地,实则教会的话事权要更重一些。

    而这一次,在耶稣会拥有极大威望的教士卡罗亦是前来,实则是这个商谈的决策人之一,或者说是最终的决策人。

    “加莱内尔先生,这里是大明对外的港口!我们要是的商贸往来,能允许你们武装舰队前来从事贸易,已然是本官极大的让步了!”林晧然显得高傲,说着又扭头望向了旁边的江荣华道:“若不是看在江兄的面子上,本官不可能做出这个承诺,更不会允许你们到这里进行贸易!”

    江荣华却是面露苦笑,若是不知道林晧然的计划,还真要被他的话感动得流泪了。如果说到算计,一百个加莱内尔都不是这人的对手。

    加莱内尔面对着双方面压力,知道不能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便又是开口地道:“为了诚意,我们葡萄牙王国会开放马六甲,允许你们普通的商队前来从事商业贸易,但不允许你们的武装舰队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