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怎么还是你
    听到周富贵这么说,当时参加江州翡翠公盘的修士也都纷纷想起了什么。

    “这是不是他和江家老太太抢的那块原石?”

    “应该就是那一块!”

    “难怪这老太太为此押上了一千万,假如这块原石的价值超过的了神凰蛋,那一千万可真就不算是多了。”

    周富贵也是今日早上刚到江州,并不知道翡翠公盘一事,听到众人议论,脸色又是一变:“什么意思?这块石头是翡翠毛料?这……”

    周富贵心中狂震。

    翡翠毛料,值钱的当然不是石皮,而是里面包裹的东西!

    假如这真的是一块翡翠毛料的话,那里面究竟包裹着什么样的东西?

    周富贵嘴角带上了一抹苦笑:“小兄弟,我现在真想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了,实话实说,连我对这块毛料都起了贪欲。”

    随即周富贵突然恍然大悟道:“小兄弟,你莫不是想要以这神凰蛋,来证明这块毛料的价值?”

    听周富贵这么说,所有人都蒙了。

    用磕碎神凰蛋的方式,来证明这块毛料的价值?

    这特么的已经败家到了极点了好么!

    陈晓有点无奈道:“我还没这么无聊,只是因为神凰蛋很硬,只能这么打碎而已,至于这块石头周掌柜不要想了,我也从来都没想过要出售,也没有想过拿它当聘礼。”

    随即周富贵随行的年轻道士便是附在周富贵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

    周富贵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小兄弟,你应该能看出来,我是诚心与你结交,好言说一句,这块毛料在你手里未必能发挥很大的价值,也未必能保得住,这不是威胁,你应该知道,况且你需要一笔价值不菲的聘礼。”

    陈晓微微笑道:“我知道周掌柜是个磊落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很乐意和周掌柜做生意。”

    周富贵能明白陈晓的话中婉拒的意思,便也不再勉强,只是惋惜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道:“我老周还要多句嘴,珠光宝气阁还有寄存和押运的业务,如果小兄弟需要,可以随时说话。”

    听到周富贵的话,陈晓更加对此人刮目相看,这人明明可以等到宵小惦记自己,然后从自己手上夺走毛料,再用另外的渠道来得到。

    而他这么提醒自己,则就是怕有人见财起意,防止自己手上的毛料被夺走,足见其人品了,若是能结交,想必能有大用。

    两个人的谈话丝毫没有避讳,让很多惦记陈晓的修士都是心中大恨,不过要说招惹珠光宝气阁,这些人还没有这样的胆量。

    “好了,周掌柜,此乃我儿婚宴,不是你做生意的地方,闲话少叙,陈现实你究竟能否拿出超过我药王谷的聘礼,如若拿不出,便速速离开,不要耽误吉时。”

    纵然孙不归养气功夫到家,但是也有点不耐了,周富贵闻言也未生气,平静的坐下,不再开口。

    苏九儿瞟了孙不归一眼,淡淡道:“这神凰……煎蛋,我已经准备收下了,难孙宗主,认为药王谷能拿得出比神凰蛋还要贵重的聘礼么?”

    一边说着,苏九儿已经伸手探向陈晓手中的平底锅。

    孙不归脸色一黑:“神凰蛋已毁,一文不值,你楚家的长辈同意么?”

    说这孙不归看向楚家一众老人。

    楚家老太太神情阴晴不定,此时她已经更加趋向于陈晓了,奇宝迭出,身份不俗,还是江州官方的重要人物。

    更重要的是,若是把九儿嫁给陈晓,那势必会引起药王谷和官府彻底撕破脸,那也就距离扰乱神州人族的大计更进一步了。

    “当然不会同意,神凰蛋已经被糟蹋了,除非他还能拿出和神凰蛋同样价值的聘礼,比如把那块毛料做聘,不然的话,我们楚家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楚家一直缄口不言的二爷突然开口。

    楚家老太太神情瞬间变得阴沉无比,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弟弟,但是楚家二爷却好像丝毫没有看到老太太的眼神一样,自顾自的坐下。

    孙不归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陈晓道:“听到了么,这是楚家长辈的态度。”

    苏九儿想要开口,却被陈晓拦住,泰然笑道:“当然,我怎么可能让红鱼吃煎糊的蛋呢,嗯……和神凰蛋等价的东西么?”

    陈晓顿了一下,然后笑的更加灿烂了一些道:“那另一颗神凰蛋行不行?”

    说完,陈晓手心再次一翻,又一个神凰蛋出现。

    苏九儿顿时惊讶的捂住嘴巴,茫然的看着陈晓。

    孙不归刚想要开口,但是也僵住了。

    周富贵腾的一下,再次站了起来。

    楚家的老太太也是目瞪口呆。

    全场都傻了。

    第二颗神凰蛋?

    妈卖批!

    这……怎么可能?

    你是掏了神凰的窝么,混蛋!

    甚至就连练青衣和曲九儿都懵逼了。

    练青衣“扑通”一声瘫软在院墙上,双眼失神,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人和人的区别,真的这么明显么……我果然是非酋之女么?凭什么……我不甘心,我……好恨啊……”

    陈晓看着下巴都合不上的众人,打趣道:“这是干什么,厨艺不好的人,怎么可能下厨只带一颗蛋。”

    所有人都是一愣,然后顿时升起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

    然后就看到了陈晓扬起手,拿着神凰蛋,再次磕向毛料。

    周富贵面目狰狞大吼:“住手啊!”

    练青衣:“手下留蛋!”

    楚家老太太:“慢……慢……慢……”

    “咔嚓……”

    蛋碎了。

    在场的人心也都碎了一地。

    “疯子!这就是个疯子……”

    “混蛋啊!难道神凰蛋在他眼里就一文不值么?”

    “这是炫富么?这就是炫富!”

    两颗神凰蛋,说砸就砸,这特么不是脑袋有问题,那就是他根本不把神凰蛋放在眼里。

    苏九儿也是一脸纠结,半天才憋出一句:“别……忘了放油……”

    全场绝倒。

    这两个人,天生就该是两口子吧!

    下一刻,一声狂暴的鸣叫声响起,火焰四溢,再次开始凝聚神凰异象。

    “混蛋……难道我凤凰一族已经被人遗忘了么?究竟是谁……”

    神凰怒不可遏,只是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又有一颗神凰蛋陨落,只是等神凰异象凝聚完成之后,狠狠的看向陈晓的时候,神凰本身也呆住了。

    只是随即神凰顿时就暴走了:“怎么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