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226【纪录片跟拍】
    转眼就到了五一劳动节。

    去年五一的好消息是全国实行双休制度,今年同样有好消息:央行宣布降息!

    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次降息,存款利率平均降低098个百分点,贷款利率平均降低075个百分点,同时央行与金融机构的存贷款利率也相应下调。接下来,各银行之间的拆借利率也会跟着下调。

    很多老百姓表示不开心,以前在银行存款利息高啊,现在好像没那么划算了。

    其实,央行宣布降息,意味着中国多年以来的高通货膨胀率得到根本性抑制。飞涨的物价被控制住了,老百姓手里的钱更保值了,相比起来,存在银行里的那几个利息根本不算什么。

    而像宋维扬这样的企业家,得到的好处就更多。

    首先,减轻了企业利息负担,降低了企业成本。其次,缩小了中国实际利率和国际利率的差距,增强了出口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那些到处搞兼并,想一口吃成大胖子的企业,现在跳得更欢。因为不仅贷款利率降低了,从银行贷款的难度也降低了,反正找银行拼命借钱急速扩张就是。

    于此同时,中央又颁布了《外商投资企业财政登记管理办法》,开始整治外商在中国的投资乱象。在此之前,中央对外资的管理是失控的,到底有多少外商投资,每年具体情况如何,地方上自己随便糊弄,中央根本就搞不清楚。

    反正一内一外两个政策实施,让本土企业家喜出望外,都感觉中国工商业飞速发展的时代已经到来。

    对了,今年又在严打,从4月中旬正式开展!

    起因是某位大佬被入室抢劫杀害,全国震动,直接促成了96严打行动的开展。其中,“严打铁道游击队”的专项行动,也让宋家有所收益。

    所谓“铁道游击队”,最开始是铁路沿线的村民,知道货运列车会在哪些地方减速慢行。于是他们提前埋伏,一拥而上,疯狂偷窃车上货物,有些地方整村整村的人集体出动。在经过历年严打与法制宣传之后,村民偷窃的行为越来越少,专业犯罪团伙却越来越多。

    就在四月初,宋家的仙酒被盯上了。

    都是高档白酒,一瓶售价近百元,一箱就够那些犯罪分子发财了。他们埋伏在山道转弯处,等待火车减速,50多人就这样爬上去,偷了三分之一个车皮的白酒。这些家伙估计是尝到了甜头,不到半个月又来偷,再次得逞。

    正好省里在实施“96严打之打击铁道游击队专项行动”,警方接到仙酒集团的报案,很快就探明犯罪分子的作案地点,甚至知悉了对方下一次的作案时间那些家伙实在太嚣张了,根本不知道保密,到处吹嘘自己有多牛逼,说再过几天还要干一票。

    47名犯罪分子在作案时被当场抓获,接着又顺藤摸瓜,把运输、销赃的也一锅端。经过审讯,还查出一名铁道系统的内鬼,专门给犯罪贩子传递货运消息。

    由于这些家伙是惯犯,已经累积作案近百起,犯罪数额特别巨大。再加上严打,六名主犯全部枪毙,判无期的也有十多个,销赃从犯直接判三年(《刑法》第六次修正案以前的最高量刑)。

    宋维扬即便身处校园,也感受到了严打的力度,五角场周边到处是“扫黑除恶”的街头标语。

    煤霸、市霸、菜霸、车费路霸,成为重点打击对象,其他恶性案件也临时成立一个个专案组,就连公交车上的小偷都变少了。由于宣传和打击力度超级强烈,大批违法犯罪分子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东北某省,一个月就缴获枪械8000多支,报纸上那堆积如山的枪支照片令人咋舌。

    社会治安,突然就好转了很多,宋维扬这样的有钱人不用再那么担惊受怕了。

    ……

    机场,候机室。

    宋维扬需要回公司签字,高薪聘请的法国专家,制定出一整套升级换代方案。另外,介于全中国都没有纯净水生产厂商,法国专家还建议引进纯净水生产项目娃哈哈此时也正在准备搞,宗老板刚刚跟法国达能集团合资,资金实力雄厚。

    这些项目加起来,需要耗费近两亿资金,已经超过了总经理杨信的权限范围,必须宋维扬亲自回去签字。

    樊馨曼带着中央台的纪录片摄制组,也一路跟过来了。事实上,她在三天前就开始拍片,纪录宋维扬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情况。

    有这么个美女整天跟着,林卓韵极不放心,但也没表现出不满。她甚至和樊馨曼成了好朋友,这次坚持要跟着宋维扬回家,说是去看望宋维扬的母亲,其实就是在向樊馨曼宣示自己对宋维扬的主权。

    中央台“很穷”,拍纪录片只有一台摄像机,而且胶卷消耗量还要严格控制。

    “开机先拍一个候机室的镜头。”樊馨曼对摄像师说。

    很快,镜头对准了宋维扬,从侧后面拍的,只能看到后脑勺和半边脸颊。为了不影响画面感,樊馨曼正面露全脸,问道:“宋老板经常坐飞机?”

    “一年几回,毕竟火车太慢,有些浪费时间。”宋维扬道。

    樊馨曼笑道:“效率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

    “这话没错。”宋维扬说。

    樊馨曼问:“喜丰公司也注重效率吗?”

    宋维扬说:“我们注重效率,同时也注重质量。这次我回公司签署的文件,就是要对喜丰现在的生产进行更新换代。不仅是生产线的更新换代,也是质检技术和制度的更新换代。第一,可以提高生产效率;第二,能够保障公司产品的质量。”

    樊馨曼道:“我已经跟着宋老板拍摄了三天,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你身上除了手机以外,好像没有其他的奢侈品。衣服鞋子不是名牌,也不戴什么戒指项链,这跟人们印象中的大老板有点不一样。”

    “有名牌啊,”宋维扬伸臂露出袖子里的手表,“进口货,一位长辈送的。”

    “你自己不买名牌吗?”樊馨曼问。

    “我不太在意那些,”宋维扬说,“我并不反感名牌,但也不迷恋名牌,好用耐用就行。你也别在纪录片里说我艰苦朴素,要真碰上一个喜欢的奢侈品,我肯定会买,并不在乎花钱多少。”

    “实用主义?”樊馨曼道。

    “对,实用主义。”宋维扬说。

    樊馨曼示意摄像师关机:“好了,就拍这些,上了飞机再拍两个镜头。”

    林卓韵递过去一瓶喜丰冰茶:“樊女士辛苦了。”

    “哪里,谢谢林小姐。”樊馨曼笑呵呵的接过冰茶,她觉得宋老板这个女朋友也挺有意思的。

    (ps:明天要早起外出,今晚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