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51.代号-裂颅
    灵魂,这是很神秘的领域。

    哪怕对于泰瑞昂这样的死神之神来说,他都不敢胯下海口,说自己完全掌握了灵魂的奥秘。

    灵魂也是生与死的循环中极其重要的一环,对于普遍认知中的生命而言,其本质到底是血肉组成的,饱含生命能量的躯体,还是躯体所承载的,更深层,更有意义的东西?

    到底是血肉组成了生命,还是灵魂撑起了生命,亦或者是两者的融合,才能被称之为生命?

    这是个直至生命本源的问题,对于任何文明而言,这都是对于生命的自我理解的流程中极其重要的一环。

    而现在,它的一部分最本源的秘密,已经向大领主和整个黯刃敞开了。

    “她还活着,没有什么异常,所有的器官乃至思维都在正常运转。”

    大领主用手指指着眼前的萨洛拉丝女王,对身边的两位特工长官介绍到:

    “我们没有伤害到她,我们还加强了她与她妹妹的感官,相当于我们做了好事,我们给予了她们更辽阔的未来她们的灵魂也是完整的,不像是“深海”那样的组合体。”

    泰瑞昂用一种看艺术品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着躯体的艾瑞达恶魔,他说:

    “她们的灵魂没有裂痕,亦没有缝合的痕迹,那就是她们的躯体所孕育的原本意识,我们所做的,只是给这灵魂加上了一个小小的“开关”,一个连萨格拉斯亲至,都无法看穿的灵魂“开关”。”

    “开关?”

    玛维有些怀疑的看着眼前如提线木偶一样的恶魔女士,她低声说:

    “恕我直言,大领主,我看不到这“开关”存在的意义,如果只是单纯的思维控制,那么用一些精神引诱魔法同样可以做到,而且很轻松,完全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不!这完全不一样!玛维。”

    泰瑞昂摇了摇头,他尝试着组织语言,来为自己麾下最好的特工们解释发生在艾瑞达双子身上的事情,但联想到当初大巫妖为他解释这原理的时候,用的那些复杂繁琐的专业名字,大领主便再次摇了摇头,他举起一根手指,对身边的两位特工说:

    “算了,让我给你们演示一下吧。”

    说完,大领主打了个清脆的响指,这仿佛像是一个命令一样,之前如提线木偶一样站在原地的萨洛拉丝女王的眼神在瞬间改变,就像是记忆断线又重连一样,挥起双手,尖叫着砸向眼前的大领主。

    但是在她的双手接触到泰瑞昂的前一刻,又一声清脆的响指声传来,她的动作就像是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又一次飞速的恢复到了提线木偶的状态。

    就像是在等待着命令的机器人一样。

    “回到你17岁的生日那一天!”

    大领主低声吩咐了一句,然后在玛维和娜萨的注视中,大领主挥了挥手指,可怜的试验品又一次“苏醒”,但这一次,她并没有立刻对大领主做出攻击的动作,而是尖叫着,如一个正常的女人一样,一边弯下腰,用双手试图捂住自己**的躯体,一边满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三个古怪的人。

    那姿态,根本不像是一个恶名昭彰的恶魔,反而像是那些纯洁而无知的女孩一样。

    她惊恐的看着四周那完全不熟悉的场景,用软糯的艾瑞达语尖叫着:

    “奥蕾塞丝!你在哪?这里是什么地方?快去求援!妹妹,快去找阿克蒙德导师求援!奥秘学宫被敌人入侵了!快拉响警报!”

    “啪”

    又一声响指声传来,在上一刻还如正在上学的女学生一样惊恐无比的萨洛拉丝女王,在这一刻又恢复到了那提线木偶的状态里。

    大领主没有再下达命令,而是扭头看着身边的娜萨和玛维,他问到:

    “现在懂了吗?”

    “灵魂,是生命的核心,而记忆,是灵魂的基础,阿纳斯塔里安完成了一项极其惊人的研究,他用自己的智慧,向我们揭示了灵魂的真理,他教会了我们如何通过编码记忆,从基层向上,快速更改灵魂的本质从今往后,我们不再需要那些很容易被破解的精神魔法,也不再需要花大力气策反敌人,更不需要再艰难的培养属于自己的王牌特工。”

    泰瑞昂摊开双臂,对自己的下属说:

    “我们只需要将一段编制好的“灵魂代码”,悄无声息的输入他们的意识里那些灵魂,所有灵魂,就会主动向我们敞开大门!这个世界,在我们眼中将没有秘密!”

    也许是大领主的发言太过惊人,也许是大巫妖的“手术”太过晦涩,总之,玛维和娜萨一时间没有立刻做出回应,直到数分钟之后,玛维走上前,她伸出手指,模仿着大领主刚才释放命令时的能量频率,她的手指如指挥棒一样向前挥动。

    “你是黯刃情报局的4级特工,你刚刚完成了任务,要来向我亲自汇报!你认得我,你很尊敬我,愿意为我和黯刃军团做任何事情!”

    “啪”

    伴随着玛维的响指声,萨洛拉丝女王如梦方醒,她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在看到玛维的瞬间,她眼中闪出了一股从心灵中迸发出的狂热之色,她猛地挺直身体,大声汇报到:

    “黯刃情报局4级特工萨洛拉丝,向您报道!玛维局长!我已经完成你吩咐的任务,现在特来汇报!”

    萨洛拉丝女王的表现,让玛维眼中闪过了一丝惊骇,她回头看了一眼同样震惊的娜萨,她犹豫了片刻,然后对萨洛拉丝女王说:

    “很好,特工!现在告诉我,你执行的是什么任务?”

    “我执行的是由您亲自分配的,前往艾泽拉斯世界,寻找创世之柱的任务,狡猾的纳斯雷兹姆们希望”

    “啪”

    响指声再次响起,让滔滔不绝的汇报任务的萨洛拉丝女王又一次回到了等待命令的状态中,大领主看着玛维,他对自己最优秀的特工说到:

    “明白了吗?大巫妖制作出的“灵魂代码”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它将目标的所有记忆都当成是可以随意更改的数据,甚至不需要我们为她设置完美的“故事剧情”,只需要给她一个大概的方案,她便会自己组合脑中的记忆,凭空生成一段“真实”的记忆,这才是最强大的地方。”

    “如果我们要用双子作为诱饵,诱使欺诈者前来艾泽拉斯,我们就必须保证双子的伪装不会被欺诈者发现基尔加丹是感官非常敏锐的艾瑞达人,我们所做的任何准备都有可能被他窥破,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做准备!”

    大领主眼中闪耀着一抹光芒,他轻声说:

    “我们要让他确信,艾泽拉斯的一切情况都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彻底放下警惕心,孤身来到这个世界里踏入这个为他准备的致命陷阱中。”

    大领主的话,让两位黯刃特工有些默然,她们怜悯的看着眼前等待命令的萨洛拉丝女王,这个艾瑞达恶魔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却落得这个下场她确实还是完整的生命,但她此时的状态,简直和毫无感情的机器人有的一拼。

    “不过,大领主,“灵魂代码”如此强大,必然也有缺陷,对吧?”

    娜萨伸出手,摸了摸萨洛拉丝女王那盘起来的,挺优美恶魔角,她低声问到:

    “这世界上不存在完美无缺的东西”

    “缺陷嘛,有!”

    大领主对眼前的萨洛拉丝女王随口说:

    “忘掉关于我们三个人的所有记忆!记住,你们两个联合了海拉,九死一生之间,勉强从坠落的瓦拉加尔要塞里找到了阿格拉玛之盾,但你们被海拉盯上了,现在你们需要纳斯雷兹姆们的帮助!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基尔加丹的期许,而在基尔加丹到来艾泽拉斯之后,恐惧魔王们将不再是威胁,因此它们的意见,只要能帮到你们,就都是可以采纳并且接受的。”

    说完,大领主才扭头回答了娜萨的问题:

    “这就是缺陷。她的每一段记忆都是“真实”的,不管那在现实中有没有发生过,所以每一次的记忆修改在结束后,都必须被重新覆盖,否则,记忆彼此之间的冲突,会让这个灵魂的意识逐渐分裂,最终形成两个,甚至更多个纠缠在一起的意识。”

    “其次,灵魂代码的持续时间有限毕竟,那东西就像是灵魂的一个“额外挂件”,它每一次生效,都会自我消耗,按照实验体12a的状态和力量,它最多只能持续两个月,短时间内二次植入会严重破坏灵魂完整,所以”

    大领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留给你们和我的时间只有两个月,两个月之内!”

    “基尔加丹,必须死!必须,死在我面前!”

    死界的规则在趋于完整,尤其是在三块地狱归属于统一的力量规则之后,这片世界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新的变化。

    对于居住在这个世界的生灵而言,这种变化显得非常明显,就好似原本笼罩在世界之上的迷雾,被彻底吹散,让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在7天前,灰蒙蒙的死界终于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日出和月落,尽管那悬挂于天际,并不散发出热量的苍白光球很难被称之为太阳,而月夜之下的两轮阴寒的银白光晕,也很难被看做是真正的月亮。

    但这种自然现象的重现,代表的却是一个积极的走向,这代表着死界是真正的在复苏,而在今夜,死界的天空罕见的出现了模糊的星光,这又是一个让死界居民们感觉到庆幸的事件,而黯刃城中的一些萨莱茵们,则已经开始了自己在死界的第一次观星之旅。

    他们期待看到和艾泽拉斯截然不同的星象,来证明这个世界与艾泽拉斯彼此之间的独立性,作为黯刃未来的归属,这些心高气傲的萨莱茵们,并不愿意将自己的世界,视为艾泽拉斯的附庸。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于这自然现象漠不关心,在他们看来,这没有什么值得喜悦的,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而已。

    黯刃城,“雷霆战斧”酒吧。

    这是由一批矮人死灵们开设的酒馆,也是黯刃城中心区最繁华的娱乐场,几乎每夜都有轮休的黯刃将士聚集在这里畅快的饮酒,体验那种对于死灵而言极其鲜活的感官,这里的生意棒极了,矮人们提供最好的血酒,以及一些陆陆续续被开发出的,能够被死灵们享用的烈酒,还有烟草之类的享用品。

    最火爆的是在灯红酒绿的酒吧最中心,坐落着一个庞大的黑色铁笼,其中有喝得烂醉的死灵们在铁笼中大打出手,这里的拳手基本都是难以控制情绪的低级死灵,他们秉承着黯刃军团士兵特有的气质,凶狠,坚韧,不带任何武器,就那么拳拳到肉的互相殴斗,再加上其他酒客们的呐喊,以及地精们开设的赌局,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更火热。

    “砰”

    穿着便装的格洛库什提着两大摞血酒,在刺耳嘈杂的音乐和闪耀的灯光中,他一路上谢绝了数个喝醉的萨莱茵和好几个画着妩媚妆扮的德莱尼女妖的暧昧邀请,挤着人群走向自己的酒桌,在一种老兵的欢呼中,格洛库什将手中的美酒堆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最上方的那一大杯。

    在美酒醉人的香气中,格洛库什对这些跟随过自己的老兵们举起了手里的酒,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今天在这里,没有什么军衔,没有什么资历,大家都是一起上过战场的兄弟,今夜在这里畅饮,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一众老兵们轰然响应,这些老兵们大都已经混成了黯刃体系里的次级领主,还有几个已经能独立统帅战团作战,虽说在黯刃军队中不允许公开出现山头势力,但坦白说,不管是什么体制,只要有军队存在的地方,山头势力都是必不可少的“特色”。

    在畅快的饮过几轮酒之后,这些黯刃军团里最早的一批老刀把子们在吞云吐雾之间,聊尽了天南海北的话题,伴随着黯刃防区的不断扩大,他们也很少有时间能聚集在一起,而就在气氛最热烈的时候,格洛库什放下酒杯,从手边拿起雪茄烟,贝尔.死疫很有眼色给大佬递上雕饰着银色骷髅的打火机。

    在几声轻咳之后,烟气将格洛库什的脸遮了起来,在那飘散的烟雾之间,这老兽人轻声说:

    “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耳目灵敏的,已经知道了一些传闻,今天我确实要告诉你一个消息”

    “作战指挥部已经敲定了一个大计划,具体细节我不能告诉你们,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不要错过它!这将是第一批英灵选拔的战争,英灵,你们都知道,英灵才是黯刃军团未来的必行之路。”

    老兽人举起酒杯,将其中混杂着冰块的血酒一饮而尽,他舒了口气,眯起了眼睛,对其他老兵笑着说:

    “而且他们给它起了个,很合我胃口的代号”

    “他们叫它”

    “裂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