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上代掌门
    一听王升说最少两三年才能有所成,迟雯小嘴抿着,多少有些失落。

    她小声问:“没有什么速成的法门吗?”

    “速成的法门大多是歪门邪道,修道讲求的是先修德,而后修心,再修道与法。”

    王升拿出了做师兄的气度,一本正经的教育着:

    “若想走修行路,就当明修行所为之事,修道是追求道之境界,并非厉害的法术。

    剑法、符法、咒法这些,都只是用来护道之法,你自身的道才是根本,切莫本末倒置,混淆了重点。”

    话语一顿,王升又笑着多加了句:“这些都是你父亲教我的,我十七岁那年上山拜入师父门下,师父上来就是这般教训了我一顿。”

    迟雯含笑点头,但看她眼神,显然是没能改变心底的想法。

    王升岔开话题:“你以前都不知道师娘的真正工作?”

    “嗯,我只知道她很忙,上中学时,有时候一周都见不到她一次,她从没对我说过这些……”

    “师娘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王升心底一阵无语,他也是修道修的不通人情世故了,没事找了个更让人心肌梗塞的话题。

    “我都知道的,”迟雯抬手理了理耳旁的秀发,这段时间她人也清瘦了不少,给人感觉十分柔弱,“是我做错了事,我不怪妈妈的。”

    王升暗自皱了下眉,他总觉得自己师妹此时的开朗多少有些奇怪。

    太过于正常反而不太正常……

    恐怕,她在自己心底藏起了些什么吧。

    王升毕竟只是她师兄,又非亲生的兄长,也没什么立场去干涉她太多,带她回山离开了那个旋涡,已经算是尽了对师父的孝心。

    此时只能盼着师父早些回来见见他女儿,用他那稳中带皮的慈爱,温暖他女儿备受折磨的‘幼小’心灵吧。

    和迟雯闲谈两句,王升又去找师姐叮嘱了几声,让师姐千万不要随便传道法给迟雯。

    倒不是怕迟雯能学成什么道法,只是担心迟雯急功冒进,反而会耽误了今后的修行路。

    教人修行与自身修行完全是两码事,他跟师姐还拿捏不准其中的分寸。

    ……

    回山刚半个多月,王升就在武当年轻弟子中彻底‘火’了。

    现在人人都知三代弟子中用剑最强的是这位非语道长,不少人也会趁王升和高始行切磋的间隙,请教王升一些学剑的疑难。

    王升也没把自己放在什么‘高手’的位置,谦虚点、多与旁人交流,对自己也是百利而无一害。

    结友成群,坐而论道,这也是山中修行的乐趣之所在,起码不会担心自己会太寂寞,只要不耽误自己打坐悟道就好。

    王升跟高始后面这几次切磋,都有不少弟子前来围观。

    因当初道武盛行的缘故,武当山上的剑修不少,虽不能说是主流,但也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让王升更为欣喜的是,最近这一次跟高师叔切磋时,还有几位白发飘飘的老道爷前来观摩,也出声指点了王升和高始行一二,让王升颇有茅塞顿开之感。

    他像是一块海绵,如饥似渴的汲取着这些元气复苏前已修道大半辈子、练剑数十年岁的前辈,所拥有的珍贵剑道经验。

    虽青言子师门三人与武当非同一道承,但武当道承也没把他们当外人,除却想要查看武当道承的典籍需要得到掌门批准之外,他们在武当山各处都是随意出入。

    ——修道功法算是一门道承的根基,乃是重中之重,便是自家亲传,等闲也不可随便轻示。

    王升练剑之余,也没忘自己曾教训迟雯的话,切磋剑道之余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参悟结胎境奥妙之上。

    内周天的封闭已经摸到了门道,王升几次尝试,每次都离着成功更近一步。

    若一切顺利,最多再过半个月他就能正式踏入筑基期的第三个境界,他不敢操之过急,一切顺其自然便是。

    突破结胎境尚且如此麻烦,更遑论是师父在突破的金丹境了。

    也不知师父何时才能归来,回来之后见到小师妹该是如何惊喜。

    师父应该会……哭吧。

    王升只要一想到青言子那张越发年轻的面庞上涕泗横流,心底就是一阵莫名的舒爽……

    修行一日,王升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会自行结成内周天,告诫自己不可太过急躁,故而放松精神,静静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

    日升月落,星河起伏,转眼又到了高师叔来跟自己切磋的日子,这已经是他们第八次切磋了。

    第七次切磋时,也就是有几位道爷过来观摩的那次,王升已经能跟高始行对战半个小时而不落下风,这点让周应龙各种无力吐槽。

    到底是谁先求指点的,他这个正主怎么就成看客了,还是要端茶送水递毛巾的那种!

    短短时间内能有这般增长,其实并非是王升的实力有了跃升,实力的跃升通常是会伴随着道境的提升。

    这只是王升对剑的理解更深了些,七星剑阵和七星剑法开始初步融合,身携的北斗剑意也更完整了些,所以能在剑招上跟高始行道长切磋半个小时而不落下风。

    但两人全力搏杀,王升估摸自己还是走不过百招。

    回首上山这几年时间,也多少有些活在梦里的错觉。

    想想他刚拜师时定下的人生目标,也只是去混混‘地’、‘人’、‘新秀’榜;

    但现在,王升已经多了几分信心,他也想多努力一把,等这些榜单正式公布,自家师门能有三人天榜之上。

    这上榜率,绝对是修道界一枝独秀!

    虽然没什么实际意义就对了。

    清晨时,王升在院门处听到风中传来的笑语声,从打坐中醒来,门前蜿蜒的山路上已经有几个年轻弟子结伴前来。

    迟雯正抱着扫把清扫院中的落叶,牧绾萱则在不远处的树林中打坐修行。

    牧绾萱对剑道并没有太大兴趣,后面这几次切磋,她都是有意避开。

    家里人太多了,师姐有点不知道该站哪、坐哪,所以干脆躲出去了。

    王升往门前的大石上一坐,开始闭目养神,将自己的状态缓缓调整到最佳。

    隐隐的,王升陷入了某种奇妙境界。

    內视自身,仿若看到了一个虚妄的幻境,周遭一片黑暗,但在黑暗的正中,却有一把散发着微弱青芒的模糊古剑。

    剑身、剑柄这些都还没有具体的形状,但在剑身中却有七颗星辰摆出了北斗七星的方位。

    这是他的剑道化形,剑意便是由此而发。

    周遭的黑暗便是‘内周天’,也是他尚未凝成的灵台之所在,此时内周天已经接近完全闭合,就差最后一丝丝缝隙。

    渐渐的,小院门前聚了三十多位身穿道袍的年轻男女,各自都提着自己的佩剑。

    王升感觉到山下有一股锐利的剑意外放,于是睁开眼来,果然看到了正拾阶而上的高始行道长与周应龙。

    站起身,周遭顿时想起了一声声问候。

    “王师兄早。”

    “王师弟早。”

    “王师兄这是要突破了?”

    王升对着周遭拱拱手,笑着应答了几句;待高始行到来,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与高始行一同入了院中。

    正在灶上烧水的迟雯连忙去屋内捧来刚沏好的茶水,放在窗台下方,等师兄与这位高师叔取饮。

    本以为今日会一切如常,怎料,这位黑黑瘦瘦的道长对王升露出几分轻笑,言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与你切磋了。”

    王升一怔,随后对高始行深深的一揖。

    他并未问为什么,只是道:“师叔对我指点之恩,今后不敢忘却。”

    高始行道长却摇摇头,“不必,你我只是切磋,互有增益。但你对我的道已经有了不小的影响,我与你切磋下去,怕是要偏离我自身之道。”

    “师叔所言之事,其实我也有想过,”王升笑道,“今日当要与师叔好好过几招,印证下自身之道。”

    “当如此,”高始行的笑容虽有些僵硬,却能让人感觉这位道长确实十分开心。

    两人提剑入场,隔着十米相对而立。

    既知这是难能可贵最后几次切磋的机会,王升与高始行都已准备全力以赴,看能否在彼此剑下寻到感悟。

    闻渊剑斜指,王升体内仿若传出铮铮剑鸣,体内真元奔涌;

    高始行道长则是平举手中宝剑,原本不高的身形,此刻却散发出一股凌厉迫人的剑意。

    周遭不少武当弟子闭目用灵念查看,能隐隐见到两把模糊的古剑之形。

    正此时,忽听一声朗笑在院门外传来。

    “你们两个,切磋无事,但这般争斗,可莫要伤了谁。”

    这说话声第一个字响起时,说话之人离着他们还有些远,似乎是在蜿蜒的山路上。

    但等最后一个字落下,此人已经出现在了院门处,背着手笑呵呵的打量着王升。

    又来老前辈了?

    王升自不敢怠慢,他虽感觉不到这位发须全白的老前辈具体修为在哪,也感受不到任何威压,但从刚才那句话,就能断定这绝非结胎境的存在。

    甚至,这位老者此时给王升的感觉,与去终南山之前的师父十分相近。

    正当王升要向前问候,却见高始行道长恭恭敬敬的做了个道揖,口中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老人道:“你师叔师伯都说青言子那家伙走运捡了把绝世名剑,我一生习剑,自然是要来观赏观赏,品鉴品鉴。”

    王升一阵干笑,他怎么就成剑了。

    等会儿,高始行道长的师父?他听周应龙提起过,那不就是山中辈分最高的那位……

    前代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