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章 生离死别
    不老山上,燃起了一团光火。

    洛长生蹲下身子,双手抱着膝盖,饶有兴趣看着眼前那团燃烧的火光。

    “你这是要烧什么?”

    秋风萧瑟,吹动道观空地上的枯败草叶,打转,起伏。

    徐徐火苗在宁奕掌心浮现,这些火苗由星辉凝聚而出,宁奕松开手掌之后,火苗便原地悬在空中,随风摇曳。

    宁奕从房里取出自己的箱笼,双手抬着箱笼底部两边。

    洛长生眼神里有些讶异。

    “你要烧掉这个箱笼……为什么?”

    抬着书箱从房里走出来的黑袍年轻人,眼神复杂,轻声道:“因为背着箱笼的那个人死了。”

    兰若寺里,傅清风化成清风。

    或许,背着书箱的那个“宁臣”,根本就不该出现。

    道观空地,箱笼着火。

    宁奕在洛长生身旁,蹲下身子,接着从腰囊里取出了那张面皮,火焰照映之下,“宁臣”温和的面庞逐渐消融,他摇了摇头,没有犹豫,将其掷入了火堆之中。

    谪仙人眯起双眼。

    《金篆玉函》、诸多古籍,都被烧了。

    还有不知名的字画,玩物,书信……这些东西他曾瞥过一眼,虽未观看内容,但大概也能知道,这是某位女子所留。

    宁奕用寥寥几句后,说了兰若寺发生的故事,以及乱坟岗的因果。

    一直在不老山静修的洛长生,立马了然。

    神仙居大师兄沉默片刻,似乎是在回味这个故事。

    片刻之后,他轻声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好像有些悲伤。”

    宁奕笑道:“是啊,但这都是我的错。烧掉箱笼,算是了却这桩因果。以后我也许还会有别的身份,别的模样,却再不会去假扮一个叫‘宁臣’的书生,也不会像兰若寺那样……去伤害无辜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

    没有想到,洛长生竟然摇了摇头,他站起身子,一挥袖袍,道观里箱笼的齑粉倾飞而去,最终在远方汇聚如一条小河,飞下山去。

    “你给了那个叫傅清风的姑娘希望,这并不是你的错。”他意味深长看着宁奕,道:“生死无常,对你而言,死是坏事,对她而言,并非如此……箱笼火化成灰,落地还会生根,因果仍在延续。”

    宁奕有些恍惚。

    箱笼焚烧的灰烬,落入藤蔓爬满的颓塌兰若古寺。

    花开花落,因果轮回。

    宁奕回过头来,他站在不老山上,轻声问道:“这是‘道’么?”

    谪仙人摇头,语气认真:“这是道理。”

    “这座山头送给你,算是前段时候,羌山拜访的礼物。”他站在宁奕身旁,鬓发被风吹散,“整座东境大泽都知道不老山是谁的地界。三圣山的人物不会来打扰你。”

    宁奕侧过头,看着洛长生。

    “别这样看我。”洛长生笑了笑,道:“王异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教育他,长陵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

    宁奕也笑了,“自然不会。”

    “我有一个事情,一直很好奇……”宁奕顿了顿,犹豫道:“李白桃跟你?”

    宋伊人当初在天都,跟自己意有所指。

    大隋公主李白桃,喜欢某个小白脸……

    自己怎么也想不到,这位小白脸,竟然是神仙居的大师兄洛长生。

    说到这里,洛长生有些头疼,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无奈道:“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如果下次有机会见面,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喝两杯,再慢慢把这个故事说清楚。”

    对于这个故事……宁奕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

    他只问了一句。

    “你的心中, 只有大道么?”

    洛长生陷入了沉默。

    但这并不是什么很难的问题。

    片刻之后。

    他轻轻点了点头,道:“目前来看,放不下其他。”

    ……

    ……

    洛长生离开了不老山。

    于是,宁奕成为了这座道观的新主人……这座山头其实是一个出手十分阔绰的礼物,山上的灵气很丰盈,肉笋很好吃。

    最重要的是。

    此地真的十分清净。

    宁奕不需要如何露面,路过此地的修行者,三圣山人物,尤其是羌山子弟,都会来此地山下揖礼,绝不会打扰静修。

    宁奕目前正需要“不老山”这样的山头,一是休养伤势,二是把“山字卷”的秘密琢磨清楚。

    神魂正在一点一点浸透山字卷。

    静室里,宁奕的面前悬浮着一根竹简。

    山字卷到手之后,宁奕以神魂浸透,也算是一种参悟。

    “山”,意味着凝聚,汇聚。

    宁奕动用山字卷,自身修行,汲取星辉的速度会大大加快。

    他有些明白,为什么执剑者修行所需要的星辉如此庞大,若是有完整的天书傍身,那么甚至不需要那么多外界的资源,仅仅凭借山字卷,便可以极快的修行,打下最稳固的根基。

    八卷天书之中,必然有主掌杀伐的古卷。

    但山字卷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杀伐之力。

    但它养活了整座东境大泽的数万鬼修。

    可见其恐怖的“滋养”之力。

    宁奕有一种预感,自己若是把这根竹简彻底参透,山字卷握在手中,那么南疆脱困的那些大魔头,赖以为生的东境资源,将会彻底消弭……他们的大阵将会不攻自破,山字卷不再滋润东境大泽,三圣山,以及琉璃山,便可以轻易攻破这些老魔的联手。

    自己如今的境界只有第八境,炼化“山字卷”之后,虽说获得了一卷天书,但“山”之一字,不攻杀伐,所以己身的杀力,应该不会有太多的飞跃,只不过再不会被资源所困。

    宁奕心里有数。

    自己最大的问题,便是资源。

    同阶之中,他有诸多手段傍身,已然堪称无敌。

    山字卷解了自己燃眉之急,也是最大的麻烦。

    ……

    ……

    不老山上,一个月很快过去。

    这一个月,是宁奕一个人修行,最安静的一个月。

    没有任何人打扰。

    天下太平。

    直到今日,一位意料之中的女子前来拜访。

    不老山雾气浅淡,因为有洛长生亲手布置的禁制阵法,宁奕并没有多做修改,只是加上了自己的一张感应符箓。

    符箓震颤。

    有人来访。

    闭关之中的宁奕立马心生察觉,他翻手收下“山字卷”,起身推开屋门,正好看见了那位“大隋南疆公主”李白桃一步一步登上不老山顶。

    李白桃一身浅淡素色长裙,容貌生得很是英气,腰间左边悬着一个酒壶,右边挂着一柄狭刀。

    世人都说,李白桃脾气不好,单单从酒壶和狭刀来看……似乎是这样的。

    让宁奕觉得惊讶的,是李白桃身上的气息。

    这位大隋公主的境界,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许多。

    宋伊人当初对自己说,李白桃被执法司看得很严,得不到修行和历练的机会,但这位南疆公主的境界至少有九境,比寻常圣山的圣子丝毫不让。

    宁奕站在道观里,道:“你来晚了,他不在。”

    李白桃的神情并没有变化,她淡淡道:“我知道他已走了。”

    宁奕挑了挑眉,他这才注意到,这位南疆公主的身上染了一些血腥味,只不过不是凡人的,也不是正常修行者的……这些血腥味是鬼修的。

    李白桃平静道:“从南疆逃出来,杀了不少不长眼的鬼修,我横渡大泽而来,特地到不老山来找他,找他之前,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宁奕哑然。

    “不过我还是要上山一趟。”

    李白桃说完之后,便开始前进,踏入道观,一个人漫步长廊,隔着纸窗目光扫过洛长生曾经的居住之地。

    宁奕没有阻拦,而是一前一后,他并没有落后太多。

    两人之间的对话很简单。

    “离开南疆,多谢你那张符箓。”

    “嗯……”

    “宋伊人是个好人,你也是。”

    “嗯……”

    “我娘那边,也多谢你的照拂。”

    “这不算什么。”

    李白桃走得很快,将道观逛了一遍,然后站定。

    她转身问道:“洛长生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当然有,他说了山上的肉笋很好吃,山下的乱坟岗不好玩……”宁奕笑道:“重要的是,你想听什么?”

    “关于我的。”李白桃看着宁奕,笑着说道:“宁奕,你最好说些好听的话,如果你告诉我一个坏消息,那么我会告诉你一个……更坏的消息。”

    宁奕沉默片刻,道:“洛长生心中只有修行,这算不算是坏消息?”

    李白桃叹了口气,“很好,我也送你一个坏消息。”

    其实这几日,宁奕心头隐约不宁。

    但不知是为何。

    此刻终于揭晓。

    “你在此地静修,外面发生的大事,恐怕你还不知道……”李白桃靠在一扇木门,神情有些疲倦,“东境大泽,前不久爆发了一场血灾,栖身东境大泽的那些南疆老魔,连同联袂的阵营,都被韩约一人杀绝了。”

    宁奕最不愿意得到的消息。

    也是最糟糕的消息。

    “琉璃山韩约脱困之后,以一人之力,抹杀了大泽深处的所有生灵。”

    说到这里。

    李白桃忽然有些疑惑。

    她在对面的黑袍年轻人眼里,看到了一抹痛彻的悲伤。

    她不知道,韩约脱困意味着什么……

    宁奕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南疆魔头的死活。

    他在乎的是那个在琉璃山插下剑鞘,镇压甘露的老人。

    那个踏入蜀山后山,说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老人。

    只要叶长风犹有一口气在,那么韩约便是有通天本领,也不可能脱困出山。

    道观上空,淅淅沥沥小雨落下。

    宁奕闭上双眼,轻轻吸了一口气,攥拢拳头。

    与西海叶先生的后山一别……

    竟然是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