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207.不可阻挡(3更求订阅求月票!)
    陈洛阳一脚踩跨太乙道宗的山门。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他说道。

    在远方,魔教众人目光中都流露出狂热之色,齐齐向陈洛阳行礼,口中高呼:“教主神威盖世,我神教战无不胜!”

    在这里的魔教教众,主要是从蜀州、渝州、湘州而来。

    原本代理蜀州事务的刑天护法洪岩,奉陈洛阳命令,返回雪域高原。

    眼下负责这里的人,是一个中年女子,从湘州而来的魔教共工护法萧宝瑟。

    人不貌美,反而有些丑陋。

    名字出自乐器,但浑身上下巾帼不让须眉的豪雄之气与杀伐之气。

    还在一个多月以前的时候,魔教与夏朝各自占据湘州、赣州半壁江山,争锋相对,彼此拉锯。

    彼时,魔教将半个湘州和半个赣州东西合为一片,统一指挥。

    坐镇这处分舵,在这个双方征战最前线的地方统帅魔域大军的人,便是共工护法萧宝瑟。

    此前魔教八方护法中,四人是全心全意忠于教主的少壮派干将。

    原滇州分舵,祝融护法张天恒。

    黔州分舵,夸父护法王独豹。

    粤州分舵,后土护法白有常。

    然后,便是眼前的共工护法萧宝瑟。

    除了萧宝瑟以外,此地还有青龙第二宿,以及一个中年男子。

    曾经的渝州霸主,五色堂堂主,“九命飞龙”宋伦。

    陈洛阳转身,冲萧宝瑟等人赞许的点点头,然后目光落到宋伦身上。

    “跟令郎团聚的如何?”他开口问道。

    宋伦先行了一礼,然后老老实实答道:“犬子尚有些转不过弯来,但属下会训诫他,用心学艺,将来为教主和神教效劳。”

    陈洛阳便点点头:“很好,忠心之人,我从不会亏待。”

    宋伦言道:“谢教主宽宏。”

    稍微顿了顿后,他又继续说道:“教主亲临,鄂州已然落入神教之手,本教横扫天下之势不可阻挡,属下欣喜不已,然而又暗自惶恐。

    请教主允许属下暂时退下前线,前往总坛白虎殿领罚,听候发落,以赎昔日罪责。”

    萧宝瑟和青龙二等魔教高层强者,这时看向宋伦,都暗自点头。

    对方昔日能在渝州如鱼得水,独占一方,确实不是一般人。

    决心投身古神教之后,就一次性彻底豁出去。

    且不谈近些年他渝州五色堂跟魔教行走江湖的弟子有没有过摩擦,之前陈洛阳亲征蜀州的时候,此君就曾经率领五色堂高手前往蜀州金顶参战。

    虽然最后因为他的临阵反水,让魔教轻松拿下华严寺,但战事进行期间,他五色堂跟攻打金顶的魔教弟子也是互有死伤。

    战后,因为中土正道组建联军举世南征魔域,魔教首要任务是先解决这场大劫。

    所以蜀州和渝州那边的事情,就暂且扔下了。

    宋伦老老实实,梳理打点自家五色堂上下,让渝州也成为魔域一部分。

    现在大战尘埃落定之后,他这又主动请罪,甘愿领罚,就是为了让蜀州金顶之战的事情彻底翻篇。

    而且,他本人甘愿前往总坛白虎殿蹲大牢,也是摆明了任由魔教清洗拆分他五色堂的态度,着实百分百的诚意。

    事后如何处置他,会否将他投闲置散,似乎也全不在意。

    投诚投到这个份上,当真是躺平任摆布了。

    “你是蜀州之战中期投身本教,之前本教弟子的死伤,有一部分合该算到你头上,这一趟白虎殿,你走得不冤。”

    陈洛阳言道:“但我素来赏罚分明,你之后同样立下大功,且功劳不断,除了令郎以外,也会有所赏赐,你从白虎殿出来后,自有差事等着你,只要你忠心办事,自不会亏待于你。”

    宋伦闻言,提着的心顿时放下,心悦臣服向陈洛阳拜倒:“谢教主隆恩,属下一切谨遵教主谕令。”

    他心中,有怅然,也有释然。

    作为曾经雄踞一方的坐地虎,发号施令惯了,就此臣服于他人,心中滋味自然不好受。

    曾经也有过雄心壮志,如今全都成了过眼云烟。

    但面前这个青年,强大到让人完全生不出对抗之意。

    如果说宋伦刚刚投诚的时候更多是为了独生子杨晓风,心中还存有以后东山再起的指望,现在则是彻底断了念想。

    剑帝王健,黑帝修哲,突破至第十四境的夏帝李元龙,乃至于刀皇宇文峰,全部都死在对方手里。

    放眼神州,无可抗者。

    古神教横扫神州,独霸天下,已成定局。

    面对如此强人,宋伦也唯有放弃曾经的雄心壮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虽说宁为鸡头,莫作凤尾,但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索性做到最好。

    自己就跟随这个面前这个仿佛魔神一般可怕的年轻人,试着去走出一片全新的天地。

    宋伦向陈洛阳拜服,然后南下前往魔教总坛古神峰,甘领刑罚。

    陈洛阳则将鄂州这边的事情交给萧宝瑟等人后,便也离开鄂州。

    下一个目的,徽州。

    地藏禅院。

    仍然是相同的一句话。

    “臣服,或者灭亡。”

    地藏禅院住持灵空大师看着满寺僧人,最终叹息一声,双掌合十,向空中的陈洛阳一礼。

    “愿遵陈教主号令,只望陈教主不降杀劫,全徽州众生姓名。”

    “佛家施粥送药,授人以鱼。”陈洛阳淡然道:“我布施,授人以渔,哪个更好,由时间检验。”

    灵空大师闻言愕然。

    陈洛阳并不多言,向地藏禅院外面的魔教众人挥挥手。

    接下来的善后工作,便由手下人来负责,他就不操心了。

    至于地藏禅院是不是假投降,他也不用操心。

    即便不算远赴雪域高原的燕明空,除了他这个教主以外,魔教至少也还有苏夜、谢冲两个武帝。

    在众人跪拜称颂中,陈洛阳离开地藏禅院。

    他漫步于山林间,神态随意。

    这时前方有一道轻烟浮动,显露出一个黑衣女子的身影,正是陈初华。

    陈洛阳并不意外,只淡淡说道:“这里一路向北到草原,都交给你了,我接下来去趟西北。”

    陈初华点点头:“放心交给我。”

    她看向陈洛阳:“我接到洛阳城的消息,知道王飞已死,便可以放心离开古神峰了,不过大长老仍然留在总坛,那里山下的地火,对他恢复伤势有益。

    之前同王飞一战,虽然短暂,但对大长老的负担还是蛮大的,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的休养。”

    陈洛阳便点点头:“无妨,养伤要断根,挺好。”

    他注视面前的陈初华。

    到了现在,他其实已经不在意会否在对方面前暴露自己其实是个冒牌货的事情了。

    不过,那面古怪的镜子,让他心中生出几分警惕。

    如果他夺舍魔皇的事情广为人知流传开来,那会不会也被人怀疑镜子后面的魔尊其实也已经换人了?

    虽说这个可能不怎么大,但还是需要小心才是。

    先前已经有了的变化,就随它去好了。

    自己的手下们会帮他脑补找借口的。

    但眼前这个女子,总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还是需要留神。

    关键是,自己仍然查不出对方的底细。

    击杀王飞,让黑壶内的血红琼浆积攒了许多。

    然而这么一位武帝的贡献,居然还是不够量套出眼前陈初华的信息。

    这说明,此女并非跟王飞一样先前掩饰修为,而是像应青青那样有更大的古怪。

    按照之前去找修哲路上,张天恒的密报,古神峰能击退王飞,除了谢冲外,眼前的陈初华也是关键。

    并且是很重要的关键。

    那古怪的黑雾…………

    陈洛阳对此很感兴趣。

    同时暗叫天助我也。

    现在大家都有问题,那就别怪我先发制人了。

    所以他很理直气壮的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面前女子。

    被陈洛阳目光打量,陈初华苦笑了一下:“洛阳,如果我说我也不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你信吗?”

    “那是什么?”陈洛阳简单问道。

    陈初华答道:“一口棺材。”

    陈洛阳微微扬眉。

    陈初华当即闭上双眼,然后身上有黑气散发出来,仿佛浓雾。

    在这浓雾里,一切生机和光明似乎都被吞噬。

    陈洛阳身处其中,不运功抵御,也不挑战其中深浅,只是耐心观察。

    他双瞳之中,有暗金色的光芒闪动。

    然后,便看见黑雾的中心,果然有个模糊的影子,若隐若现。

    以他的目力,一时间都很难看清楚其具体形状。

    当陈初华身边散出的黑气越来越浓郁后,陈洛阳目光一亮,终于看清楚黑雾中心。

    正如陈初华所言,那里确实是一口棺材。

    一口通体纯黑的棺材。

    黑雾,就是从中露出。

    陈初华的面色,微微苍白,甚至泛起一重青色。

    陈洛阳见状,沉默一下后说道:“可以了。”

    黑雾顿时收敛。

    然后陈洛阳就看见,那口黑色的棺材,似乎化为一道流光,收入陈初华的天灵盖中,瞬间消失不见。

    “你自己什么感觉?”他问道。

    陈初华叹息一声:“莫名其妙。”

    陈洛阳闻言,看着她沉吟不语。

    八月飞鹰说

    ps:今日第三更,老书打赏加更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