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1章 强者修路,弱者修墙
    刘三吾到了大宁城,老爷子最大的感触就是整齐,一望无际的油菜田,每一株油菜距离都差不多,恰逢开花,一水儿的淡黄色,看不到任何多余的东西。

    整齐本身就是一种力量,能做到并不容易。

    士兵整齐了,多半能战无不胜,所向睥睨,庄稼整齐了,没有杂草,也能丰产丰收。而且在中原和江南,是绝对见不到满眼一色的壮阔景象。

    土地分割,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最多二三十亩,哪里能做到这般辽阔无垠,震撼视野!

    老先生终于相信,大宁都司是一块宝地。

    “对了,柳经历,老夫发现田地整齐也就罢了,怎么每隔一段距离,修的田埂,水渠,水井,怎么也都一样啊?”

    柳淳笑道:“这就是军屯的妙处了……圣人留下了三万多北伐大军,让将士们解甲归田,拿起锄头,戍守一方。晚生就按照军中的编制,拨给了土地,每一营就是一个村子,一个村子有多少田,有多少房,要修多少路,挖多少水井,建多少水渠……统统都有规划,他们只要照办就是,而将士们最能忠诚执行命令。”

    刘三吾频频点头,“好,果然干练!柳经历虽然年纪小,但心思缜密,能做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这才是青年才俊,国之栋梁!你放心,老夫说到做到,一定向陛下推荐,要重赏柳经历才是。”

    柳淳含笑,“老大人太客气了,为国效力,本就是晚生的职分,要说赏赐,我是不敢奢求的,不过若是朝廷能帮大宁解决一些难题,晚生求之不得。”

    “你还有难题?说!有什么就讲出来,老夫一定尽力!”

    刘三吾是真的满意了,大包大揽,一副予取予求的慷慨模样。

    “是这样的,大宁都司什么都不缺,唯独粮食缺口还是太大,我想请老先生帮忙。”

    刘三吾点头,“粮食当然重要……你是想也好朝廷出多少粮食?”

    “不!”

    柳淳摇头,“我不要粮食!”

    “那你要什么?”老头不解了,缺粮不要粮,这个小子没发烧吧?

    “我要路!”

    “路?”刘三吾不解。

    “我需要一条官道!”柳淳笑呵呵道:“老大人,你从喜峰口到大宁城,觉得这段路如何?”

    “还算平整。”刘三吾思量道。

    柳淳点头,“没错,这条路是为了北伐,颖国公傅友德临时调动民夫修的,由于工期紧迫,很多地方没有修好。随着夏季暴雨来临,很可能就要中断。所以,我需要朝廷帮忙,把路修好。”

    老头吸了口气,修一条几百里的官道,还要坚固结实,花费可不小,而且还要动用很多民夫。他这个钦差只是来查案的,却不是修路的,上书陛下能答应吗?

    刘三吾有点后悔了,他嘴太快,就不该大包大揽。

    柳淳见老头犹豫,也急了。

    虽然柳淳早就计划着修路,可他毕竟创业时间太短,家底儿也不丰厚,拿不出修路的钱……再说了,筑城修路,这样的大事情,必须朝廷亲自协调,才能顺利无碍。

    “老大人……你瞧,大宁都司有铁厂,有油坊,有糖寮,有各种各样的商品。我们不需要朝廷施舍粮食,靠着自己,不但能换来粮食,还能过得很好。只是想要互通有无,就必须修路,这一条路修好,能产生无法估量的效果。”

    柳淳充分发挥大忽悠的本事,不停给刘三吾灌迷魂汤。

    靠着朝廷拨粮食,需要每年输送,一点不能少。可修路之后,靠着商人,就能把粮食运来,朝廷要支付的只是一点维护的费用。

    而且路一旦修好,还能收取不菲的过路费,填补地方衙门之用。

    “老大人,从大宁到北平,商贾往来,财货通畅,朝廷边军用度充足,自然不用惧怕鞑虏。而且赚钱的机会多了,军户就不会逃跑,相反,还能吸引更多的人来到边地,对朝廷来讲,绝对是大好事,每年能节省的军费开支,就相当可观了。”

    “其实不妨把眼光放得更长远一些,老大人你看,大宁都司生产的东西这么多,光是一个北平城,未必能消耗掉,您老觉得该如何是好?”

    刘三吾一介儒生,哪里知道怎么办。

    “柳经历,你有什么高见?“

    “哈哈哈,高见谈不上……我是想着铁器,牛羊肉,菜籽油一类的东西,南方也是需要的。假如能通过运河,把大宁都司的商货运到中原,甚至江南,岂不是更好!”

    “这个……”刘三吾还没有彻底迷糊,“柳经历,怕是不妥吧!运河是用来输送漕粮,若是用来运送货物,未免公器私用。更何况,运河多处泥沙淤积,清理也不容易。”

    柳淳凝重道:“老大人,我觉得你应该建议朝廷,疏通加宽运河,刻不容缓!”

    “柳淳,你想让朝廷帮你疏通运河?亏你说得出口!”一直在旁边听者的吴华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小子简直是异想天开,狮子大开口。

    大明朝廷,给你开的是不?

    什么都敢要,脸皮何其厚也!

    “吴佥事,你这就说错了。历代以来,南方物产丰饶,隋唐两宋,都是把南方的漕粮,运到北方,支应京城和边防之用。南方百姓一味付出,却没有得到回馈,故此时常有抱怨。如今大宁都司也有了可以出售给南方的商品,物资流通就由原来的单向,变成了相互获利。”

    柳淳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让他们理解起来容易一些。

    “老百姓常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想办成事情,就要你情我愿。疏通运河有什么不好?北方的货物南下,南方的丝绸粮食北运,两边的百姓,都能得到好处,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啊!”

    “说得轻巧,又是修路,又是疏通运河,你当朝廷有金山银山啊?”吴华气哼哼道:“刘大人,我看出来了,这小子分明是私心作怪,想要朝廷替他打通商路!”

    这家伙还真有些本事,一语道破了柳淳的心思。

    可柳淳不怕,他玩的是阳谋,不怕朝廷不答应!

    “老大人,吴佥事说对了一半,修路,疏通运河,的确需要花钱。可如果做成了这两件事,大宁都司的前景就会非常光明。有大宁都司在塞上,我们的防线就能深入草原一千里!原来计划修筑的长城,就能停下来!”

    “不修长城?”

    “没错!”柳淳笑道:“把大宁都司经营好,漠南的这一片,鞑子就没了立足之地,如果再能把河套拿回来。鞑子唯有退到漠北,这时候他们想要袭击大明,就会困难无数倍。我们只要建立一些烽火台就够用了。修长城要多少钱?把这些钱省下来,只怕修十条路都够用了!”

    刘三吾眉头紧皱,忍不住喃喃道:“不修长城修道路?”

    “没错!”

    柳淳笑呵呵道:“我大明刚刚横扫北元,盛朝气象初具,君临天下,岂能畏首畏尾!与其耗费巨资,修一道保护自己的墙,不如修一条能延伸利益的路!难不成,当下的大明还会怕鞑子吗?”

    强者修路,弱者修墙!

    柳淳送给了大明君臣,一道不算很难的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