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安排(求订阅求月票)
    “《敛息诀》。”

    白子岳取出其中一本书籍,很快翻阅了起来。

    事实上,随着他的武道实力提升到内炼巅峰,他的气血之力,已经十分浑厚了。

    普通人或许难以看出,一些机敏之人,绝对能够察觉到他的气血异常。

    所以,他如今也确实需要一些手段,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机。

    本来他将主意打在了仙法之上,看看是否能从老秀才那边,获得这种隐匿法术。却是没想到,这次会从赵靖的私库中,获得这《敛息诀》,倒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一边翻阅过后,白子岳闭目沉思了一会儿,又重新翻阅了一遍。

    “果然,这敛息诀最主要的,还是劲力控制,不过与一般劲力控制不同,这里面还涉及到了更为细致的,气血控制。”

    白子岳观看了两遍之后,却是已经明白过来,这《敛息诀》,并不是功法,同样也不是武技,它甚至只能称作一种技巧。但其对于劲力和气血的运用,却让他感觉大开眼界。

    对于劲力控制,白子岳早就掌握,并且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细微的程度,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气血的细致掌控,却是一种全新的领域。

    白子岳依照敛息诀上面的介绍,小心的尝试着,一步一步,一点一点的收敛着自己的气血之力。

    “成功了?”

    半个小时过后,白子岳明显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气血之力收敛了许多,至少在旁人看来,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外露了。

    只是,他才刚刚松了口气,气血之力就再次冲破了他的摄拿,涌现了出来。

    “果然没有那般简单。

    这还是因为我对于劲力控制,细致入微的原因,不然,绝不会这么快,就抓住窍门。”

    白子岳缓缓地舒了口气,就又一次的尝试了起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不知不觉,天边已经透亮。

    白子岳的嘴角,在这一刻却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

    “终于能够完整的施展敛息诀,而不会像之前那般,转退出来了。

    也就是属性面板处于升级中,不然应该能够看到,我已经将敛息诀入门了的。”

    对于能有如此进度,白子岳也自觉地满意。

    此时旁人看向他,再也不会觉得他的气血异常旺盛,不似普通外锻武者了。

    ……

    正午时分,艳阳高照。

    蒸腾的热气侵袭下,蝉虫鸣叫,越加使人昏昏欲睡。

    就连守城门的官兵,也是半眯着眼站在那里打盹。

    叮的一声,铜钱落入钱箱的脆响传出,让得官兵猛地打了一个机灵。

    正要怒骂,就见到一个牵着马的少年,自顾的踏入了城内,他顿时闭上了嘴。

    他自然认识这人,清河镇最近名声鹊起的一个少侠,听说已经得了发展,将来前途无量。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在前次剿匪之时,师傅死去,没人庇护之下,估计日子不会如以前那般好过。

    当然,就算再不好过,也远胜过自己这一个只能蹲守在城门的普通兵卒,是以平时在普通百姓面前骂骂咧咧的他,可不敢在这等人面前造次。

    将马匹还了租马行,在前往内务堂的途中,白子岳轻易的就听到了有关左护法赵靖被杀之事。

    而且,毫无意外的,任何人都信誓旦旦的表示,是鬼头寨大寨主五通道人下的手。

    对此,白子岳心中略微有些兴奋。

    昨夜在动手之时,他全程没有露面,本不是有意之举,但后来赵靖一番述说,反倒让觉得,对方不明不白的死去,更合乎他的心意。

    特别是对方最后的那声呼喊,竟然穿透了阴气迷雾,让他在初始吓一跳之后,也是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反正五通道长已死,让他背锅,对白子岳可谓是百利而无一害,他自然显得心安理得。

    此时所有人都认定了五通道长是为凶手,完全将他摘了出来,更是让他长松一口气,没了担忧。

    进入内务堂,因为赵靖已死,自然没有人再去为难他。

    是以,即便白子岳这个任务以失败告终,也没谁找他麻烦。

    回到住处,白子岳本以为那小狗必然已经饿的惨了,毕竟他已经足有三天没有回来了。

    谁知道,当他踏入院落,跨入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恰好就看到那小狗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一脸惬意的睡着午觉。长长的粘液滴落在被子上,狗嘴时不时地砸吧一下,好似还在回味着什么?

    而在地面上,一个被撕开了口子的布袋中,露出了一块被撕咬过后残留了一半的蛇妖血肉。

    这也是所有蛇肉中的最后一块了,还有十多斤的模样,应该还够小狗吃上几天。

    只是,对方的举动,却让白子岳有些咬牙切齿了起来。

    正安然睡着的小狗,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好像连空气,都显得有些阴寒,顿时猛地一个激灵,直接清醒了过来。

    它先是有些茫然,而后就看到了白子岳那一脸阴沉的脸,狗脸上顿时露出一脸悻悻之色,忙不迭的起身,夹着尾巴,跳下了床。

    “哼!”

    冷哼一声,白子岳直接将一张清洗符丢在了床上。

    ……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就连一直有些警惕的各大乡绅势力,见五通道人一直没有出现,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反倒是烈阳帮,因为左护法之死之事,显得有些混乱。

    右护法刘洋,晋升门主之位的呼声,更是空前强烈了起来。

    只不过,在左护法赵靖死去的第五天,一个中年儒雅男子的到来,彻底结束了这一场风波。

    因为随着他到来的,还有一纸任命书。

    直至这时,所有烈阳帮弟子才知道了这儒雅男子的身份。

    血扇书生段云峰,十年前崭露头角,七年前踏入内气境,如今已经踏足三流高手行列,足足四年。

    乃是一位实打实的强横人物,真论实力,就连上一任门主,可能都比之不过。

    是以,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所有人都信服了下来。

    就连本来心思萌动的右护法刘洋,也在第一时间出声拥护,渐渐息了心思。

    段云峰自然也懂得投桃报李的道理,第一时间就将刘洋晋升为了左护法,而后就将大战过后没没多久就侥幸突破,成为内力境的秦少平的师傅,谭超凡,给提升为了右护法。

    借由两大护法,加上段云峰自己本身的强横实力,只是短短两天,他就将清河镇内的烈阳帮正式梳理了一遍,彻底的坐稳了这门主之位。

    期间,这段云峰自然也有找过白子岳谈话。

    因为知道他很快就会离开,段云峰也是勉励了一句,期望他将来如若有成,能够多照顾清河镇烈阳帮几分。

    对此,白子岳自然满口答应了下来。

    反正只是客套话,几分真几分假,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子岳哪里也没有去,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之中,苦修武功。

    之前的几次出手,白子岳的收获不可谓不大。

    单是内炼功法,他就获得了金刚练体术和金蝉功两门。

    即便白子岳如今已经将金刚琉璃身修炼到了圆满,实力也随之达到了内炼巅峰的程度。

    但通过外锻巅峰之时的对比,白子岳其实也知道,自己这个内炼巅峰,并不是真正的巅峰。

    就如外锻巅峰之时,还有一个无垢无漏,劲力浑圆如一的特性,这内炼巅峰,自然也有着相应的比较。

    白子岳此时,表面上是内炼巅峰,但他自己也能够感觉得到,并不圆润。

    所以,对于金蝉功和金刚练体术,他也同样没有放弃修行。

    除此之外,诸多的武技,他也耗费了时间去专研练习。

    就算因为属性面板还处于生机之中,让他不能时刻监看自己到底将武功练到了什么程度。

    但他自己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日子反倒过得更为充实一些。

    期间,白子岳正式的与父母进行了告别,而后拿出了足足五千两银子,交给了自己的父亲。

    白子岳知道,自己将来所要过的,必然是江湖舔血,生死置身事外的日子,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去。

    马革裹尸,身首异处……都有可能。

    所以,他早在之前就刻意与父母疏远,淡漠感情。

    就是为了免得他们听闻噩耗,伤心过度。

    好在他们还有弟弟,相信就算白子岳真出现了意外,他们也不会太过悲痛。

    而这五千两银子,却是白子岳为他们未来生活准备的一个保障。相信,应该足以让父母过上安逸舒适,一辈子衣食无忧的日子了。

    身子就连他弟弟,也能很够因此受益。

    最后,白子岳才找到了老秀才,正式与他道了别。

    “吴江县不比清河镇,因为距离郡城其实也不远,凶险程度远胜于本地,你自己多加小心。

    多的我也帮不了你,这上面记的,是我一个师兄的地址,这是我帮你写的介绍信,应该能让他信任几分。

    但他那人脾气古怪,心性喜怒无常,而且我与他也有十多年没有见过了,如今到底如何,我也不清楚。

    你自己考虑,到底要不要联系他。”

    老秀才说着,将一封信递给了白子岳。